“黑道小说作家”成名记

2010-01-07 03:20:27

孔二狗早就料到了这一天。

2007年底他在“天涯杂谈”贴出《黑道风云20年》的第一个帖子起,他就做好了一炮而红的准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不像其他很多网络写手取标题的随意,孔二狗一开始就标定出了他认为注定会红的几个关键词:黑道,题材足够新颖;风云,矛盾冲突激烈;20年,时代感呼之欲出。

如今有人说他是黑道小说的“鼻祖”,开创出了一个类型,记者便问他凭什么判断黑道题材一定受欢迎。他笑笑:“很简单。你可以看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小说,用句通俗的话,很黄很暴力的东西永远是畅销的。当然,我书里色情的肯定没有,暴力的其实也不多。但是人们都希望能了解(黑道)这个陌生的世界。残酷的青春也永远是小说的主题。”

但他从来不认同自己写的只是黑道:“我写的是时代,是社会。可能几百年后人们想了解这个时代下九流的城市青年在想什么,还可以看我的书,因为我已经很翔实地再现了他们的生活。”

黑社会矩阵模型分析

“我是做咨询业的。”这是见面时孔二狗说的第一句话。而他的整个写作,也从头到尾遵循着专业市场咨询师的逻辑。

写小说成名之前,他是上海咨询行业一家顶级公司的一线咨询顾问,工作第二年时手下已经管了六七个人,包括海归的研究生。他撰写的研究报告,为制药业的跨国公司定义和判断市场,“一份卖几十万美元”,“在看的是他们的全球营销总监”。这样的职场经历给了他极度的自信,“我一直在成功着,我从没试过预期达到的事情没有达到过”。

决定动笔写《黑道风云20年》后,孔二狗用了一个晚上,构建起了一套他理解的黑社会发展体系,“就是运用自己平常写研究报告的方式,拿一套分析模型、分析方法,甚至是西方经济学的东西,来分析整个黑社会的形成、构架和发展”。这也是他认为自己的小说最不同于市面上其他打打杀杀文学的地方。

他将这一套体系全部写在了《自序》,也就是第一个帖子里,同样也由于撰写商业报告的惯性思维:“我一直服务一些西方的公司,西方人的表达方式是写任何研究报告之前,先把最主要问题做个摘要,写在前面。”

四部曲的框架早早已经确定好,安排妥当:“第一部分写1990年以前的事,那时候的流氓很纯真,很古典,他们打架是由于骨气与义气,不求名利。第二部分写 19901996年之间的事,那一阶段,很多流氓的人生观改变了,都成为拜金主义者。第三部分写 19972000年的事,这时的流氓已经具备了黑社会性质。第四部分写 2000年至今。”孔二狗非常确信自己的判断:“2000年前后大规模的金钱、权力、暴力三者结合,这就已经是黑社会,不是黑社会性质了。”

在随后铺陈开的80万字小说里,常常可见大段大段黑社会矩阵模型分析,假如“天涯杂谈”可以贴出PPT,孔二狗一定会大显身手,把这一技术工具融入到小说创作。

“媚俗者生存”

在网上写了半年,已经码出了50万字时,才开始有出版商来和孔二狗接洽。此前《黑道风云20年》在“天涯杂谈”已经是点击量极高的热帖,很多图书编辑也在每天刷帖追看,但“他们可能认为黑道这个东西很难出版”。

孔二狗丝毫没想过另起炉灶,“没有持之以恒的心态,是难成大事的”。

及至出版商们终于蜂拥而至,孔二狗又出奇地冷静,在上百家有意签下他作品的出版公司里,他选择了读客。“我了解他们营销《藏地密码》、《赵赶驴电梯奇遇记》的过程,我觉得他们是整个图书出版业最有广告意识的。”的确,读客堪称当今中国最会卖书的图书公司,尤其擅长营销运作寂寂无名的新人新作。孔二狗考虑的还不止这些:“我选择读客的时候,读客是一个刚刚露出了上升苗头的、而且显然在走上坡路的公司,我不喜欢找一个特别成熟的公司合作,已经发展得那么成熟了,它不大会特别重视某一个作品,我的第一部作品它也未必会投入特别大的精力,在上升期的公司就会特别重视自己走的每一步。”

并不是所有在网上火爆的原创作品,推出纸质书籍后都能热销,成千上万的文艺青年寄希望于写小说赚大钱,但真正名利双收者寥寥。读客的策划总监刘按说:“很多在网上很火的书出版后销量极低。比如起点中文网的第一‘名著’《盘龙》,网上每天搜索量可能在几十万,实体书销量据我了解可能不到两万册,这种巨大的悬念把很多书商都搞蒙了。很多人觉得作品在网上火的话,就不用费脑子,直接印成书就能卖,后来市场检验不是这样的,里面还是有很专业的营销推广,包括包装。”依据刘按的统计,80%以上的书是在书店被卖出去的,网上销售的比例很小,所以他认为一本书能卖出多少,很大部分取决于它能被多少人看见。这样,封面设计就显得格外重要,“比如黑道小说如果都是黑色的(包装),你做一本红色的放在那里,极有可能是消费者第一个看见的”。

《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封面正是红色,一块鲜红的、极具东北风情的大花土布上,横着把寒光闪闪的斧头。孔二狗相当满意,“我看过报纸上一篇读客的报道,吴又(读客总经理)说过一句话:媚俗者生存。说明他了解大众的心态。有些人故意把自己的东西打造得很高雅、高端、小众,这样就很失败,不知道老百姓喜欢什么,什么东西能吸引老百姓的眼球。大花布封面,大斧头,还有法儿更俗点吗?朋友都说了,你把书名一盖上,就是‘村长霸占民女二十年’。”

实际上,作为一本正式出版物,《东北往事》才是这本书申请书号时的名字,孔二狗告诉记者:“如果叫《黑道风云20年》,书号下不来,所以只能改叫《东北往事》。现在‘黑道风云20年’其实只是个宣传语,不过在封面上他们把这几个字印得比书名还大。”刘按则笑说:“单靠《东北往事》这个名字的话,这书也就卖1万册吧。”

“我渴望的是成功”

在签下《黑道风云20年》的同时,刘按还非常看好另一部黑道小说《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但最终另一家出版商占得了先机。现在,已经出版的《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销售量远远落在《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后面,作者浪翻云多少有些后悔,他半开玩笑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当初就不应该拒绝他(刘按)啊。”

此时的孔二狗,已经走得更远。200911月,他选择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自己的第二部作品《别样的江湖》,并非写黑道,而是关于正正经经的职场;而 《黑道风云20年》的前传、聚焦于1982年的《黑道悲情》,他又改交给了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运作、出版,“第四部作品我可能还会换一家公司”。

“我做咨询业,总是在研究怎样能够让销售量、作品的互补做到最好。每家公司在渠道拓展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并不是跟谁关系好就和谁合作。读客擅长做一些新作家,但要把一个人做成名成家,就有一定瓶颈;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一点比较好,但它是老牌国企,在宣传推广方面可能是贵族做派,很简单地举办一个发布会就结束了,它的书插在书架上卖,很少有书会码出来在书店卖的,也很少做一些过分过火的广告;凤凰联动在发行上会更好一些。换不同的出版社、出版公司,也可以降低我的风险,万一有一天哪个东家被禁,那对我来说风险就太大了。”

这个坦承自己“文笔也不是特别好”、“以写报告的语言来写小说”的新兴作家、前咨询顾问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他说赚钱肯定不是他写作的唯一和最大目的:“我渴望的是成功,赚钱是成功的一部分,究竟给它量化是1/3还是1/4,我说不好,但绝对超不过1/2。因为成功意味着名、利、众人的敬仰、自己理念的传播,这些都包括。”

他完全不准备把自己局限在“黑道小说作家”的框框里,他要写留守儿童、滇西抗战、唱了一辈子也没唱红的二人转演员……“只要是社会的东西我都可以写。我觉得应该是产品多元化,而且面对不同的受众群体,这些不同的受众再互相传播我的书,每一本都会促进另一本的销售。”

肺炎、高烧、凌晨4时刚在医院打完吊瓶,回到住处他硬是再写了两个小时剧本才睡觉。然后,上午10点钟,他爬起来接受采访—接受采访也是写书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或撬动千亿社会资本
CPI重回2时代,央行下一步还“放水”吗?
华润置地城市更新,从物理空间改造到社会价值重构
胡润发布《企业社会责任白皮书》 民企成精准扶贫重要力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