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家辉:“中国通”出招老辣

2009-12-17 05:42:42

骆家辉上任之初,路透社曾撰文设想了这样一番情景:在中美贸易谈判桌上,分坐两侧的两位部长有着同样的黄皮肤和黑眼睛。文章的疑虑是,祖籍广东台山的美国商务部长究竟将更“中国”还是更“美国”?

8个月后,这一答案日渐清晰。他三次访华,第一次带来了“碳关税”;第二次,人还没到,对中国钢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的消息却已炒得沸沸扬扬;第三次,他一边赞誉“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市场了”,一边对中国石油管材发起了新一轮的围追堵截。尽管这位美国部长强调“中国根”、“台山情”,并与中国高层互动密切,但随着美国商务部频频提起反倾销调查,一再要求人民币升值,“知华派”给人的期待所剩不多。

上海市美国学会王联合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骆家辉入阁,让人宽慰的是华裔在美国政府中地位有所提升,但就中国而言,这并非幸事。避嫌、民意等因素常常推动华裔高官反其道而行之,甚至比“反华派”走得更远。

不过,当奥巴马仍为高达两位数的失业率焦头烂额时,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张家栋教授看来,“双反”调查是骆家辉的无奈之举,除非美国经济能够在明年大规模复苏,否则“特保案”还会重演。

华裔部长对华强硬

与前任财长、“中国通”保尔森相比,骆家辉的力量略显单薄。他未能主导美国的对华政策,布什时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由更为强势的国务卿希拉里领衔。但是,当美国经济成为“困兽”时,商务部长的角色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1124,美国商务部决定向中国产石油工业用管材征收反补贴关税,税率在10.36%15.78%之间,涉及金额约27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美对华发动的最大贸易制裁案件。

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美国频繁对华发起贸易救济调查。其中,反倾销与反补贴合并调查10起,反倾销调查2起,特保调查1起。立案率之高在世界贸易史上都属罕见。

针对愈演愈烈的贸易纠纷,骆家辉在访华期间多次表示,摩擦是双边贸易的正常现象。与往年相比,美目前对中国企业提起的诉讼只多出“一点点”。从商品总量来看,案件牵涉的产品只相当于所有对美输出商品的1.3%。而奥巴马允许中国禽肉对美输出就说明美并未实施保护主义。同时,他督促中国应尽快实行加入WTO时所承诺的特保条款。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国出口商品结构的升级和对外贸易的发展,对华贸易保护的领域正从货物贸易向汇率问题、服务出口、知识产权等领域扩展,摩擦的争执点也从单个产品向整个产业扩散,最后直抵政策和制度层面。

据路透社披露,1119,美国纽约民主党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和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联名“上书”骆家辉,要求商务部启动对“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调查,试图通过惩罚性关税法案,迫使中国实现汇率自由浮动。虽然骆家辉尚未作出具体回应,但他已将“乐见人民币升值”提高到了“全球共识”的高度。

对此,在第十二次中欧领导人峰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现在,一些国家一方面要求人民币升值;另一方面又对中国实行名目繁多的贸易保护主义。这是有失公允的,实际上是限制中国的发展。”

而《华尔街日报》则认为,沉重的经济压力,正引诱美国自我隔绝于全球其他地区:“这种倾向在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内尤其明显。而在当前全球贸易锐减的情况下,这种诱惑可能使金融危机更加严重和持久。”

不过,王联合教授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贸易问题的本质是就业问题。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尽管有所下降,但仍在10%左右徘徊,而失业的正是民主党的票仓—劳工阶层。如果商务部不发起“双反”调查,民调直线下滑,共和党群起攻之,奥巴马承受不起,更不用说推行医疗改革了。

打出“碳关税”王牌

不过,在骆家辉的多张“制华牌”中,最为新颖的一张就是所谓的“碳关税”。根据美国众议院6月通过的《限量及交易法案》和《清洁能源安全法案》,美国政府可以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实施碳减排限额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这不过是“以环境保护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的新型壁垒。众所周知,高耗能产品多数由发展中国家生产并向发达国家出口。其中,“中国制造”所占份额巨大。一旦“碳关税”被发达国家普遍采用,中国将承担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

不过,骆家辉自首次访华起,便不遗余力地为“碳关税”作“无罪辩护”,并大力推销新能源合作项目。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碳减排上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一说,骆家辉认为,对于地球母亲来说,她不会区别碳来自哪个国家,中国还是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她不会在意罪过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作为地球的居民,中美的沉浮是一起的。

张家栋教授认为,美国推行“碳关税”,不仅仅是双边贸易的问题,更关系到美国的全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在他看来,以IT、微电子业为核心的上一轮经济增长已难以为继,寻找下一轮经济增长点迫在眉睫。如果美国在低碳经济领域成为领跑者,那么,这个超级大国或许还能在未来多年继续稳坐世界第一的宝座。所以,推行“碳关税”无疑是美国基于中长期发展而打出的一张战略牌。

同时,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的减排法案允许政府对未达到美国碳排放标准的外国产品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堂而皇之地将别国财富纳入自己国库的同时,还要让其背负污染环境的恶名,这是不合理的。但当低碳化成为具有“政治正确性”的议题时,所有国家只能有两种态度:要么反对,要么支持。而两种态度必然对应着两种后果—支持者占据道义制高点;反对者则成为众矢之的,国际形象受损,贸易面临各种形式的制裁。

事实上,作为“拆壁破垒”的积极对策,同时也为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中国的低碳之路已经逐渐铺开。1126,中国政府公布了2020年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单位GDP排放量力争比2005年减少40%45%。骆家辉的家乡广东已率先编制了《低碳经济发展试点方案》。

出狠招显自己实力

不管是“双反”调查,还是督促“人民币升值”,抑或是推进“碳关税”,“中国制造”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而这一点似乎正是一直抱怨双边贸易不平衡的美方所乐见的。

不过,正如近日中国商务部联合4家商会在CNN投放的广告所述,“中国制造”其实也是“世界制造”。当我们说“中国制造”时,意味着“结合美国运动科技”、“融合法国风尚”,“配合硅谷软件”、“凝结全球工程师的心血”,意味着“与世界一同制造”。

王联合教授认为,骆家辉非常了解“中国制造”带来的实惠和机遇,他不可能一直放大中美贸易顺差以博取同情。实际上,骆家辉本人对“中国制造”青睐有加。据说,在他的家中,从手机、电脑、DVD到家具、衣服、钱包,全都打着中国烙印。他也坦承,正是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使得美国人能够将节省的钱用于教育、购房甚至养老。

此外,在担任华盛顿州州长期间,他曾多次率团访问中国,足迹遍布北京、上海、香港、成都等地,签下了一揽子的经贸协议。他甚至曾亲自在上海易初莲花超市推销过美国苹果。正是因为他的“牵线搭桥”,中国在他任期内成为了华盛顿州的第三大贸易伙伴,美国对华出口的1/7来自华盛顿州。

实际上,在协调中美贸易的过程中,骆家辉力主改革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控制体系。在陪同奥巴马访华期间,他对路透社表示,在全球经济价值链中,中国正日益向高端转移,美国不应控制那些已经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的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而在清洁能源领域,他强调,美国目前已有相当先进的技术能够帮助中国实现能源转换,比如中国的核电站技术需求。

对此,王联合教授指出,其实骆家辉出招“凶狠”更多是为了应付国内政治的需求:一方面平息共和党对其华裔身份的质疑,另一方面兑现奥巴马的竞选承诺,缓解就业压力。同时,王联合教授也认为,“以第三人选的身份获得商务部长提名的骆家辉也需要一些成绩向白宫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他的行为并不是特别让人感到意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跨国公司、供应链、贸易…新冠肺炎疫情会否影响全球经济?
抗击疫情之际,中美关系走向缓和!对美加征关税减半
经济学家系列访谈|赵晋平:2020年全球经济存在回暖可能性
荐书|海南全岛建自贸区,背后有一位智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