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旭和他背后的世界

2009-11-19 04:23:10

“杨旭出事这么久了,体育局和足协没跟我说过任何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像个瞎子一样。”1116,劳玉晶向时代周报记者这样抱怨,声音疲惫而嘶哑,几近哽咽,这位广州体坛的前羽毛球世界冠军,在这一刻孤立无助,令人伤感。

连续一周来,突然北下的冷空气,荡尽了羊城的晴和舒适,气温骤降,几场大雨过后,天气变得潮湿而阴冷。这一切,宛如劳玉晶当前的心境。

上月19日,劳的丈夫—广药足球俱乐部前掌控者、广州市足协秘书长杨旭,因涉嫌行贿罪,被南下的辽宁警方刑拘。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足球扫黑案中,首位被警方正式刑拘的广州足球官员。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当2006年入主广药俱乐部之后,曾经平和向上颇具口碑的杨旭,就开始身不由己,最终变成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德高望重者

又红又专—这个极具夸张意味的溢美之词,用在杨旭身上却颇为合适。

熟人对杨旭的基本评价是:为人踏实正派,工作能力强,家庭和睦。

杨旭乃湖北武汉人,1962年出生,家境一般,1981年前后考入广州体育学院,足球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市体育局,后转入足协至今。

杨旭身高1.78左右,小眼,长脸,宽额,面皮白净,不苟言笑。同事对他的印象是,经常穿长袖衬衣打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外表斯文精干。

 “他个人习惯很好,基本不沾烟酒,也从不粗言暴语”,在朋友眼里,杨旭沉稳有余。

与杨旭在俱乐部共过事的人,称其性格较为内向,平素沉默寡言,若有所思,即使在会场讨论现场,也不随意开口,但做事有魄力,作风实干。

杨旭身为广州足协高管10多年,官至秘书长,正处级,是典型的足球官员,实权派人物。太阳神俱乐部一位前高管说,杨代表足协出面管理球队并非易事,如果他的做事风格不被大家认可,是难以持久的。他坦承,在和杨共事多年中,也经常会为不同观点发生争吵,但他仍认为,杨旭无论待人接物,还是在工作上,都比常人高出一筹。“他方方面面都很到位,否则,在这个位置上早就被下面的人骂得狗血淋头了。”

一个能体现杨旭为人的细节是,他酒量一般,但在庆功宴和聚会上又不善拒酒,因不胜酒力,常常喝一点酒后就满脸通红,极为狼狈。

熟知他的人都了解,杨旭骨子里是个实诚人,绝不是那种假惺惺爱端架子的政府官员,“他从不阳奉阴违,在圈内口碑很好”。

但好景不长。2004年年中,中国足协不再允许地方足协托管球队,必须交还社会。由此,该球队被股份制化—广州日之泉占70%,另外30%股份由香雪所得。杨旭大权旁落,虽仍为领队,但已无实权。

此状况一直延续到2005年,但杨旭并未因此显得过于失意,依然正常工作。

知情者称,杨旭极为重视家庭,无应酬便很早回家,经常买菜下厨。最让业内人士羡慕称道的是,杨旭夫妻二人琴瑟和谐,其夫人劳玉晶,乃广东省前羽毛球世界冠军,供职于广州市羽协,秀外慧中,育有一女,家庭生活十分幸福。

正是杨旭的工作为人和生活态度,使他在圈内德高望重,颇有人缘。足球界大腕戚务生,亦因杨旭南下羊城。相传,在一次聚会中戚务生公开表示,如果杨旭在广州足球圈能说话算数,我便来穗执教。事后证明,当杨旭入主广药俱乐部后,老戚不请自来。

让杨旭卷入这场足球打黑风暴中的种种蜕变,应发生在2006年他掌控广药俱乐部之后。

取祸之途

杨旭的人生,因广药俱乐部而陡起陡落,正应验了一句老话:“福祸相依”。

众所周知,成立于2006年年初的广药足球俱乐部,让已经韬光养晦两年的杨旭,重拾机会。

2005年底,政府为了让广州这个“中国足球特区”博得与大连同等地位,就把第十一个“五年计划”—广州体育工作的“品牌项目”授予了羽毛球和足球。这实际上等同于将一个超大乌纱帽戴到了广州市体育局头上。如果广州的足球水平继续停留在中甲水平,而不能冲上中超,罪魁祸首就该是体育局自身。

因此,体育局决定让靠小打小闹维持广州足球的民企退出,而让国企广药集团接手。

知情者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在政府的主导下,占有球队70%股份的日之泉获得150万元补偿后退出。随后,体育局又找到占30%股份的香雪公司,欲参照同样补偿标准请其退出。

但事情出现戏剧性一幕,香雪并不答应,体育局甚至搬出广州市长出面调停。

一来二去之后,足协与香雪签订了一份啼笑皆非的“协议”,见证人为广州市体育局。

协议大致内容为:一、香雪30%股份退出;二、2年内足协组织的比赛均要给香雪一块广告牌;三、将来广州成立职业篮球队必须给香雪30%股份。

上述协议被传为笑谈,当时广州职业篮球队还未成立,而足协越俎代庖先承诺了30%股权。

至此,广州足球民退国进,2006年初,广药集团接手,成立广药俱乐部。

此刻,杨旭的个人命运也随着广州足球的命运发生重大转变,并为今天的刑拘埋下伏笔。

当时,广药球队的股份由广药与足协共同持有,杨旭因引进戚务生有功,加之为冲超组建了一个坚实团队,在业界极具号召力。因此,体育局指派杨旭出任广药俱乐部副总,兼球队领队,实为主事者。

回望当年,杨旭接手广药俱乐部,迎来了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平台。但现在来看,它是杨旭命运中无法回避的一个“劫数”。

据介绍,虽然广药也派了中一药业的麦某和白云山的吴某出任高管,但由于他们不懂足球,掌控者实为杨旭,遇到重大决策时,杨旭一言九鼎。“基本上都是他说了算”,一位当年人士说。

就在2006年这一年,广药挥金如土,组建豪华阵容,重金引进外援,但令人遗憾的是,一路的高歌猛进却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当年冲超失败。

虽然,至今还没有来自警方的直接证据表明,2006年广药为冲超成功有哪些具体的买分做球行为,但业内人士推测,为完成政府下达的冲超任务,买分和做球不可避免,甚至有泛滥之势。

1117,广州市足协主任谢志光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杨旭被查确实是因为2006年他在广药俱乐部的事”,但他同时表示:“我那时只是副主任,原负责人孔茂盛才是知情者。”

业界人士分析,在广药俱乐部中,杨旭“在其位,谋其政”,他会被一股强大的外力侵蚀和裹挟着,来执行买分做球的勾当,其命运只能随冲超的需要而沉浮。

一方面,已经变异的“政治足球”,让足协要求杨旭必须在短期内成功冲超。

而另一方面,出资方广药集团,在上亿真金白银投进去后,它必须要求商业回馈。一般来说,中超的广告价值是61,即如冲上中超,广药的广告价值就是它没有冲超前的6倍。

这是一个驱人铤而走险的诱惑!同时,它也是杨旭的取祸之途。

一颗棋子

由于辽宁警方一月来未作任何通报,广州足协也三缄其口,引发各种猜想在坊间流传。

1116日上午,时代周报记者前往越秀山广州市足协探访,工作人员高度警惕,但凡不明身份者皆被挡驾,记者在熟人带领下辗转进入。

足协行政办主任梁伟民向记者谨慎表示,杨旭的问题应该比预料的程度要复杂,他进而说:“他短时间内还无法出来,现在体育局和足协都无法联系上他。”

记者注意到,杨旭的办公桌上摆满了杂乱的文件,宛然如初。但在楼下泊车处,他的灰色座驾已不知去向。

当天下午,广州市体育局局长刘江南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支持这次足球整肃行动,无论涉及谁,都绝不庇护。”

上述种种迹象似乎表明,相关部门对杨旭等的调查已获得“重大进展”。

广州警方一位刑侦人士分析:“对杨旭这样的重要人物,如果辽宁警方没有掌握真凭实据,肯定不会贸然刑拘。从时间上看,如果到本月19日满一个月后杨旭还没出来的话,就表明他已被检方正式批捕。”

外界普遍认为,杨旭等涉及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足球黑幕故事,缘起2006年广药冲超时的做球“行贿”。

从警方目前已获证据显示,从2006年到2007年间,广药队在冲超前后,相关赌博集团曾密切参与其中,不少场次比赛可能涉及幕后操控和交易,部分球员、教练更有打假球之嫌,涉赌比赛范围主要在2006-2007赛季的中甲联赛。而当时的杨旭,正是广药队的实际负责人。

众所周知,在广药所有高管中,以杨旭的足协官员和球队高管身份之尊,由他出面做球行贿,应最为合适。

据业内人士介绍,“做球”很有讲究,如果两支球队水平相当,对方也有拿分保级需要,此刻的价格就会非常高,甚至可达百万,如果对方实力明显弱于自己,只是想快点输球的话,其价格就会很低。而且,做球往往由教练主导,上替补还是主力,打法如何调整等。如果自身球队水平低,教练就会安排与对方打对攻,那就输得很快,表面看是在硬拼。

如果杨旭的行贿罪成立,他“买分做球”的具体操作手法应该是,在一场球赛开打前,就奉命找到赌博公司来和对方球队谈价,这也正中赌博公司的“下怀”。一方面,赌博公司可以从中斡旋要对方拿钱让分。另一方面,赌博公司对比赛的结果十拿九稳后,便于其在赌球中“通杀通吃”。

另有人士认为,杨旭还可能通过一个专事买卖假球的中间人团伙来完成,该中间人形同“吃了原告吃被告”的黑律师。

为何广药队的阵容如此强大,在真刀真枪完全有把握战胜对手的情况下,还会买分做球呢?

一位资深足球记者从专业角度分析认为,足球是一个易守难攻的体育项目:“如果对方球队9人缩到防守区,就算你豪华阵容,也不一定能攻进去,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当打平后就丢掉了2分,很多时候,这2分很关键,遇到特殊时刻,分分都是命根。”

更为关键的是,当一项体育项目的成败,关系到主管部门的政绩和脸面时,在具体操作中,则会选择万无一失的手法。

因此,冲超心切的广药队,绝不允许有丝毫闪失。为将得分“锁入”保险箱中,不惜勒令杨旭等执行者,向手眼通天的中间人重金买球。虽然,从最后的结果看,2006年冲超失败,杨旭因此失宠被罢,但当年身为棋子的杨旭,在这一年中,必将全力以赴、不择手段冲超。

谁的替罪羊?

世事难料,在南方生活了几十载的杨旭,却在47岁年末之际,被羁押几千里之外冰封雪冻的辽宁,令人嗟叹。杨旭一位同事感喟道:“听说衣服都不让家人送一件,不知春节前能否出来?”

杨旭的命运随之充满了变数,将何去何从,让人感触良多。但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杨旭此次被拘受查,实为代人受过。“他能有多大权力和能力去操纵这个事情呢?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杨旭在做球买分的整个过程中,实属奉命行事。

一位广州足球记者激愤地表示,如果要从杨旭这里入手,将买分做球这些台前幕后的“底子”全部端出来见光,就应追问3个问题,是谁同意做球买分的?是谁出钱买分的?又是谁唆使杨旭去具体操作买分做球的?

不难看出,此三问中的任何一问,都超出了杨旭自主决断的权力范围。

现在能够判定的是,决定“做球”的决策机构,绝不仅只限于广药;而行贿金额的出资者,肯定非广药莫属。更多应该承担法律责任的人,皆隐没在杨旭身后。

假设杨旭行贿买球的罪名确凿成立,试问,如果没有广州足协点头;如果没有广药俱乐部授意;如果没有广药集团的财力支撑,身为俱乐部副总和领队的杨旭,绝不可能自己拍板定夺。

由此,按照我国律例,杨旭的买球行贿行为,只能被定性为单位行贿,法律重罚的对象应该是企业负责人和决策者。

但以往案例说明,杨旭很有可能成为集体的“替罪羊”,或以行贿经办人被判刑。这不由让人想起几百年前,发生在清朝年间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故事。

当时的情形是,如果这个案子一路查下去的话,将有很多人脱不了干系,越来越复杂。到后来,慈禧太后就发话了:“算了,别查了,不就是一个小姑娘吗?要她去做尼姑吧。”等待杨旭的,会不会就是这个小白菜“削发为尼”的命运呢?

业内人士分析说,由公安部督办的这次足球打黑风暴也许会彻查到底,但查完以后会不会公布?会不会让所有涉及者领刑受罚?这些则另当别论。

深圳足球俱乐部高管刘孝五认为,综合考虑到中国足球的现状及社会和法律的影响,高层对最后的结果肯定会有所控制。

“杨旭案最终的办理和审判,将会显示出出人意料的弹性空间”,他肯定表示。

当前,中国足坛,特别是广药俱乐部,已因杨旭的被拘而引发了诸多业内恐慌和猜测,该事件将如何进展?会不会突然以某种方式戏剧性结束?更为重要的是,杨旭的最终命运,将会怎样影响其他人的命运,以及广州足协和广药俱乐部的命运?各界正在焦急中观望。

应该说,一切皆有可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足球联赛魔幻复工:空场比赛,虚拟欢呼
16支职业球队集体消失 高薪资让中国职业足球陷入“囚徒困境”
恒大120亿拟建全球顶级足球场 许家印瞄准体育经济
恒大10万人足球场开建 计划2022年底前投入使用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