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代岳:帮派少年•退役将军•巨著译者

2009-11-19 04:13:09
作为一个译者,70岁的台湾陆军中将席代岳可以说是“业余”。1998年他从军中退役,独子前往美国读大学,他陪同去烧饭照顾,为了消解离乡背井的寂寞、打发时间,这才开始尝试翻译工作。从2002年3月到2005年10月,他花费三年半时间,独力翻译出爱德华•吉本近300万字的巨著《罗马帝国衰亡史》,引起学界震惊,然后仍没有止步,又开始另一部堡垒式大书《希腊罗马名人》的攻坚,终于在2009年译罄出版—这两部作品,由于篇幅浩繁和译介艰难,此前都从未有过中文全译本问世,难怪很多人在细读译本之前,先忍不住表达感佩之意。

《罗马帝国衰亡史》被认为是第一部“现代”历史著作(以前的西方历史学家都是根据宗教的观念写历史,这部著作是第一次根据政府、文化、社会等方面来描写历史),共有六卷,光是第一卷到第六卷的出版,就跨越了从1776年至1788年的12年光阴,内容包括罗马帝国的全部历史。

古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更是历史久远,成书于公元1世纪前后,迄今已有近两千年。书中记载了包括恺撒、安东尼、梭伦、苏拉等50名古希腊罗马政治家和军事统帅的事迹,既是一部体例松散的古代史,也开了西方世界传记文学的先河,对此后的西方哲学、史学、文学都产生过重大影响,譬如莎士比亚的名剧《裘力斯·恺撒》就完全脱胎于普鲁塔克的传记,歌德、蒙田、培根也都从普鲁塔克那里吸取过营养。席代岳因此将《希腊罗马名人传》称作“西方世界的《史记》”。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希腊罗马名人传》陆续出现中译片断和节本(吴于廑等译《普鲁塔克〈传记集〉选》,商务印书馆,1962年;吴奚真节译《希腊罗马名人传》,台北“国立”编译馆出版,台湾中华书局印行,1963年上册,1971年下册),上世纪80年代也有过一些单篇传记和数篇合集的中译文,但都散见于期刊与内部资料。1990年商务印书馆推出黄宏煦教授主译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上册(1999年重印),反响热烈,但由于种种原因,读者翘首企盼了近20年,其余部分仍未出版,与国内通行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商务印书馆节译本一样,难以完璧。

是怎样的“天时”“地利”使得两部大书的首版中文全译本都在席代岳一人的手上完成?行伍出身、半路译书的他有什么样的经历,为何有勇气专挑最硬的骨头啃?翻译的过程如何?带着这些问题,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了席代岳先生。

湘军将领席宝田后人

时代周报:《罗马帝国衰亡史》、《希腊罗马名人传》中文全译本出版后,读者对你的经历都非常好奇,有网友根据你家乡整理的族谱,发现清末湘军的重要将领席宝田是你的曾祖父,还有人说你家里世代都是军界的名人?

席代岳:也不见得,因为我父亲也没有很有名。在我曾祖父之后,家族里就没有出过有名的将领。因为曾祖父实在赚钱太多了,多得不像话,所以子弟都不事生产,在家里抽鸦片,到我父亲这一辈,家族已经迅速衰败,我祖父去世比较早(在父亲三岁的时候就死了),所以父亲才上军校,后来到缅甸打仗,打完日本就跟解放军打,打败后就跑到台湾去了,当时级别很低,我父亲是上校退伍。我兄弟姊妹很多,有九个,我是老大。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也选择了从军?

席代岳:当时家里兄弟姊妹太多,家境很困难,我们住在台湾南部,要到北部去读书没地方住也没钱吃饭,学费交不起,当军人不要你付钱,没有办法才参军。其实我是很不喜欢当军人,当军人没有意思,我喜欢当个文人、当个艺术家,当然这条路走不通。

帮派少年断指从军

时代周报:你对文史的兴趣是从小就有的吗?

席代岳:是。我从小喜爱读书,也可以说是爱读闲书,对历史尤其情有所钟,几十年来读过的不下千本。在我中学的时候,茅盾、鲁迅、曹禺的书是禁书,但我都看过,因为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他爸爸在国民党做事,去台湾时带了一批书,几百种。那时候没钱买书,就到书店去站着看,暑假时早上书店一开门就去,看到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又过来看。

时代周报:之前采访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王明珂教授,他说当时台湾的眷村少年不乏读了卡夫卡、尼采感到苦闷出去找人打架的状况,父辈们前途茫然,困窘的经济也使家庭矛盾重重,很多子弟都在帮派中厮混,来壮大自己幼小薄弱的意志。

席代岳:是啊,那个时候我也参加帮会,也拿刀子。因为眷村都是外省小孩,尤其我们那时又不讲台湾话,和本地小孩常有冲突,没事就打架。看电影没钱要硬看,也打。我读中学的时候,行为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吧,打架、闹事、拿刀子捅人,经常被警察抓到警察局打,就是不良少年。我念到高三下学期,就要毕业,学校还是把我开除了。

我的手指头少一个,就是那时候决心脱离帮派,断指明志。最后还是考进了(台湾)陆军官校,在军校四年,开始革面洗心、重新做人。军校管理很严格,尤其第一年。我们那时候有规定,一个月扣点不能超过13点(内务不整、被子没叠好扣1点,走路没走直扣1点等等),超过1点就要被罚武装行进1小时,我有一个月大概扣了52点,要全副武装在操场走39个钟头。

时代周报:台湾的军校教育是什么样的?

席代岳:陆军官校的教育是美式的教育,要学物理、化学、数学,学到微分方程,理工科目是很扎实的,我们那时候一个学期理工科目要修198个学分,但是有关军事训练的科目,平时不上,到了暑假,三个月集中进行军事科目训练。科目都是毕业后选,比如我选的是炮兵,就要先到炮兵学校突击班学炮兵的专业课程八个月,然后到部队去,当观测官、连副。

我从1959年进入台湾陆军官校第三十二期,到1998年从联合联务总司令部提前一年半退休,在军中服务将近40年,其中受训时间有11年半,大概有1/3的时间是用在教育、培训上,所以我们在教育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勤奋译书只为亲身教子

时代周报:近40年的军旅生涯和你后来从事翻译工作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我知道在翻译《罗马帝国衰亡史》、《希腊罗马名人传》这两部大书的几年里,你每天凌晨两点起床,晚上八点就寝,用于翻译的时间在12个钟头左右,还为自己设定了一天三千字的进度,几乎从不停顿。这样的意志力是军中的训练带给你的吗?

席代岳:没有,这个和军中毫无关系。军队里面养了很多懒人,不一定军人出身就很勤快。军中是要求生活规律,但离开那个场合后乱七八糟的人也很多,我这种状况很特殊。

2000年我小孩去美国读大学,我也就到美国去陪他,那时候台湾的环境我也不喜欢,看民进党很讨厌,就跟孩子到美国去,给孩子做饭,是那个时候开始翻译的。我在美国的生活只有四件事,睡觉、做饭、翻译、散步,其他什么都不干,也没有朋友。要想把自己一天的时间打发掉必须有个目标,否则一年十几个月怎么住得下去呢,不能天天看电视啊。那个时候我翻译了12本书,还有两本翻译好了没有出版,一共是14本。不那样做,就没法在那里过日子。

时代周报: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消解寂寞?

席代岳:对,需要有一个寄托才能撑得下去,所以才翻译不断。另外,我也希望给孩子一个好榜样,希望他努力,从这个方面来讲是有点成效。我小孩高中念的是台湾最好的建国中学,但是他沉溺于电玩,全部功课通通不及格。我和校长很熟,而且学校就在我家后面,学校敲钟家里都能听到,但是孩子就是不读书。他毕业后我实在没有办法,把他带到美国,言传身教,看我这么努力你能不努力吗?他后来完成学业也算找到很好的工作,这也是个收获。所以我译书是很多特殊因素造成的。

“名人传”与《史记》的对照

时代周报: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你将它称为西方的《史记》,能否将这两部中西的史籍对照谈谈?

席代岳:《希腊罗马名人传》共有50多个人物的传述(原来是70多个,有20个遗失了),从篇幅来说比《史记》小,《史记》有几百个。

《史记》涵盖的范围也广得多,是真正的“名人”,比如孔子、孟子等诸子、刺客列传,凡是能够想到的,对当时有影响的,都列入了,《希腊罗马名人传》里主要都是帝王将相,没有几个文化艺术、哲学方面的名人,所以从内容上说更像是“英豪列传”;《史记》是一个国家、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由很多人物创立的历史,而《希腊罗马名人传》是两个不同的民族融合在一起创立的历史,又称作“对传”,一个希腊名人搭配一个罗马名人。在普鲁塔克生活的时代,罗马帝国正当极盛的巅峰,古希腊的辉煌已经落幕了,所以普鲁塔克写这本书,最重要的是他认为希腊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太大了,有那么多伟大的人物,他不能不把他们记述下来,如果他单独为这些人写传,又怕罗马人吃味,所以才用了一个希腊人搭配一个罗马人来作对比。

《希腊罗马名人传》最大的优点,也是《史记》没有的,就是书里面把传记规范了,写传记的目的、功能、用什么方式写、要包含哪些要素、传记形成什么样的启发作用、达到什么效果,它都有说明,所以后来西洋人写传,都是以这本书为依归。

还有,普鲁塔克在这本书里,一直在提倡“好人”,他对人物所作的评述,都是从一个泛道德的观点出发,比如说苏拉,苏拉在罗马大将里是杀人最多的,在把马略击败以后,颁布了“公敌宣告”,杀了几千人,对于这件事普鲁塔克并没有作很大的批判,反而是对他的私生活,如好色之类作了很多批评,也就是说,普鲁塔克所注意的要点是道德,对政治上的问题他也用道德的观点来作评述。这有些太过分了,《史记》就并没有完全从道德观念来评判一个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盛京银行公布2019年年报: 营收和拨备前利润再创历史新高
看完iPhone11发布会,我们觉得可以给iPhone做个历史性总结了!
速冻食品历史抽检:“不够新鲜”是个问题,合口味、思念曾上“黑榜”
看完iPhone11发布会,我们觉得可以给iPhone做个历史性总结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