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

2009-11-05 04:05:01

1028,阿拉善生态协会(SEE)换届选举的日子,SEE51名理事早早到场。他们今天的任务,是讨论审议协会章程修正案,下午选出新一届的会长、监事长等班子。

由于此前有“有人将在会上质疑王石”的传闻,这次选举吸引了外界的格外关注。

第一个“发飙”的,正是监事长任志强。江湖上,他被人戏称为“大炮”。

 “我发现万科还是收我们的管理费和物业费,而且最近涨了很多”,任志强用了这样的开场白。SEE的办公场所是王石的万科公司无偿提供的,不收租金但不免物业管理费。

自始至终,任监事长的表情保持在严肃的状态上。这位被同侪戏称为“上厕所都皱着眉头”的监事长,一开口却逗得哄堂大笑。由场地费的问题开头,任志强重申了自己未得到重视的一大堆质疑,语速很快。他最耿耿于怀的一点,协会的盈余高达800万,“而且每年在增加”,“我们成立这样的组织,就是要把钱花出去”。

不甚宽敞的会场里早已名流云集、星光熠熠,未出席的理事名单里,还有诸如招商银行的马蔚华,巨人集团的史玉柱,一帮不差钱的牛人。

监事报告显然是针对会长王石的卸任报告。老会长是个调节会场气氛的高手,演讲经常跑题,这次仍不例外,王石的离职讲演拖得很长,超时10分钟有余。“看来这一任的会长非常留恋这个位置”,主持人张树新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创业十年,我是从来没有妥协过的;在SEE的三年,我学会了妥协,”王石很是感慨。他随即补充说,“妥协是为了沟通和效率。”

讨论和妥协,在场的很多人或许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传说中的风暴最终没有出现。末了,任志强的语气也多了一丝和缓,“这一届理事会得到所有会员和执行理事会的容忍,我们尖锐地提出问题,有助于理事会改进工作,建设更好的NGO”。

上午的重头戏是协会章程修正案投票。新章程起草人冯仑和章程委员会主席王维嘉主持解释新成立的SEE基金会和相关的章程修订。

冯仑显然是个很好的演说家。他甚至用了这样的开头,“前不久李湘生孩子,媒体炒得最热的是顺产还是剖腹产的事,而我们的SEE基金是顺产来到人世的”。接下来,他不断地用比喻来诠释原本复杂的逻辑关系,“新成立的基金会是儿子,协会是爹;儿子应该怎么管,爹说了算”。

 “协会的工作就像开车,不断会遇到交通规则的约束,成立基金会就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政府的法律。”冯仑说。企业家们每人每年拿出十万元会费,作为入会的基准。依照国家的规定,这笔费用同时要缴纳三万多元的税。协会希望通过新的基金会解决麻烦,并邀请经济学家吴敬琏做理事长。

在当天下午的选举中,台湾大成集团总裁韩家寰被大家推举做了会长,刘晓光当选新一任监事长,冯仑当选章程委员会主席。所有的当选者需要做出承诺,每年拿出足够的时间参与协会的事务管理。

企业家管理NGO,时间是个天然的大麻烦。上午茶歇的时候,三位嘉宾在闲聊中“埋怨”王石,原本计划的协会成员玉龙雪山出游计划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季节。其中一位艺术家模样的人道出了王石的原委,“太忙了,日程表上排满了各种各样的日程,实在走不开”。

另外一个小插曲,下午选举的时候,参与竞选的冯仑替不在现场的马蔚华拉票,当即遇到与会者的挑战。双方一番论战。结果,选举委员会紧急开会,重新拟定了大家认可的规则。

正如立志在中国推广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袁天鹏所说,“细枝末节的背后,才有议事的效率,以及议事程序的正义性”。同样卸任的副会长张树新也说,“大家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学习做企业,现在要学习如何参与公共事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秒光、千万验资……北上深富豪集体出手,豪宅爆卖
疫情下的全球富豪:巴菲特乐观抄底
数看2019胡润百富榜:千亿富豪广东最多!
全球财富迁移地图:去年有12000名富豪迁入澳大利亚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