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保单门”开审 消费者索赔十万

2009-10-15 05:33:36

20081114,在海南度蜜月的梁玉祥和妻子通过携程旅行网订购了两张机票,同时也购买了两份平安交通工具意外伤害保险。随后,梁发现自己所购买的保单系伪造。

今年38日,在多次跟携程协商赔偿未遂后,梁玉祥将携程网告上法庭。928,“携程保单案”在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进行了预备庭庭审。本月,此案将正式开庭。

保险期限引起怀疑

最先引起梁玉祥怀疑的是保单上的保险期限。“保险期限只有18日一天”。梁玉祥说,而他的飞机航班则是1811时起飞,而19日凌晨才到。这样算下来,他有50分钟的时间,处于“裸飞”状态。

有所怀疑的他当晚拨打了平安保险公司热线电话,在电话中,梁玉祥得知,他的保单在数据库中并没有记录。怀疑中,梁再度致电携程客服,得到了“保单100%肯定是真的,并会在次日带上保单为真的证明给梁先生出示”的回答

第二天,梁玉祥并没有等到携程网出具的证明,而是等来了携程网的两箱礼物和致歉短信。回到昆明后的梁玉祥,开始陷入了跟携程漫长的交涉中,其间,携程提出以积分补偿以及现金补偿4000元的方式来了解这庄事情,都被拒绝了,因为“他们始终不肯承认保单有假”。

当年128日,梁玉祥将两张保单以扫描形式发往平安海南分公司,4天后,他得到了公司“保单不属于本公司产品”的肯定书面答复。

“我将平安财险的证明发给携程,但回复我说,他们也是受害者,接着就晾了我两个多月,没有和我联系。”梁玉祥说,虽然40元的保单实际上并不需要花费多少钱,但他却觉得生命根本没有得到尊重。

携程出售保险无资质

20091月,梁玉祥向携程提出了80万元索赔要求,此后,双方陷入漫长的协商中。而在此期间,梁玉祥开始向媒体反映此事。

“半年下来,我被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太气愤了!“梁玉祥说,在媒体压力下,携程只是发表了一个“毫无诚意”的道歉,这被他认为不可接受,今年38日,梁玉祥与其代理律师张宏雷宣布与携程网的协商破裂。

在梁玉祥宣布与携程协商破裂的10天后,中国保监会中介监管部、海南保监局,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海南假保单一事进行说明。

在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上,保监会保险中介监管部副主任吕宙同时指出携程网并不具备保险兼业代理资格。

这番言论,迅速引起了媒体质疑携程涉嫌非法经营的声音,但对于这种质疑,携程副总裁庄宇翔继而发表博文直言不讳自己并没有保险兼业代理资格,但他同时宣称,携程其实不需要保险销售资质。但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携程停止了销售在中国一些地区销售保险的行为。

就在携程陷入媒体集体的讨伐同时,梁玉祥分别在昆明市盘龙区、上海市徐汇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等地提起诉讼,而法院均以此案不属于管辖范围为由,拒绝受理。多次碰壁下,其代理律师张宏雷甚至在今年6月上书人大,请求给他们一个立案的机会。

728,梁玉祥状告携程终在上海杨浦区法院获得立案。

“敲诈”还是“推卸责任”?

在庭上,梁玉祥诉讼请求包括判令被告在携程旅行网(www.ctrip.com)首页显著位置持续一周就出售假保单一事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二、判令被告双倍赔偿原告购买假保单的费用,并赔偿误工费、通讯费、维权支出、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0万元。

这个数额以及最初提出的80万索赔都被携程的律师指责为“漫天要价”。

法庭上,携程首次公布了在“保单门”后,客服与先生的对话记录,讲述了事件发生之后,双方多次的沟通。携程代理律师认为,携程在最初和梁先生的沟通中,已经表现出了极大地诚意。

据携程公关部相关人士介绍,在先生上机之前,携程已经将新的真的保险单送到先生手中,并且立即通知了客人。之后,携程网表示,可以以“假一赔百”,赔偿先生4000元,而且,他们也随后在新浪上进行了道歉。这位公关人士表示,在整个事件中,携程的确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但事发之后,他们最初的姿态,是积极的,不但中止了与三亚辰龙的合作,同时也举报了出具假保单的机构。但先生坚持要80万的赔偿,所以才让商谈破灭。

“这简直是敲诈。”携程代理律师则如此评价梁玉祥的索赔要求,他说,即使10万元,也是漫天要价。

10万元的赔偿中包括了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等。”原告律师张宏雷说,事发时梁先生正与妻子在海南进行蜜月旅行,却买到了假保单,他在携程网的注册会员IDIP采用技术手段以“禁止您发表任何言论”形式进行封杀。而在与携程长达几个月据理力争的维权过程中,原告不得不支出高额电话费,并在昆明和上海两地委托律师代理本案,正常工作、生活也受到极大影响。

携程则辩解,当时管理员只是不允许回复,“为了防止原告用多个IP刷帖,影响了网友对此事的判断。”而对于梁先生的发帖行为,携程指出,“夸大事实以博取媒体和公众的同情。”

希望生命得到尊重

携程网律师说,携程曾经以“上海携程国际旅行社”的名义回复原告并在新浪网上赔礼道歉,而新浪的名气比携程官方网站大很多。对于10万元的要求,对方坚持只能以“一赔百”的方式,即赔付对方4000元。

“这样的道歉,我们不承认。”张宏雷在法庭上说,实际上,被告的准确名称是“上海携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本应严肃、正规的道歉上,携程网却连本公司名称都写不规范。而新浪的道歉生硬,是贴在科技频道,早就淹没在新浪网海量的信息里了。”

至于“媒体既已还原事实真相,说明携程也是受害者”的说法,更是缺乏诚意,携程以“上海携程国际旅行社”的名义来道歉,其根本目的是怕影响携程美国上市公司的财务和形象。

记者通过携程方面了解,“假保单”事件发生,携程将原来分散在各地的保险销售集中在上海统一管理、处理。如果客人在购买机票的同时还主动要求购买保险,携程会通过合作的知名保险公司为客人投保,投保成功后,保险公司会发出短信或邮件告知投保人相关保单信息;客人在收到短信时即可通过保险公司的呼叫中心或网站进行验证。

而对梁玉祥来说,双方律师的互相指责对他已经不太重要。“我坚持这么久,只因为希望自己以及其他人的生命得到尊重。”并坦言,自己现在已经不指望能拿到实质性的赔偿,只需要携程赔礼道歉认错就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携程“BOSS直播”大数据发布:高净值用户贡献超5亿GMV
战“疫”营销谋“变”之年:携程首席市场官孙波入选“2020亚太营销领袖50强”
携程梁建章:Boss直播出海,国际化、高品质战略不变
梁建章:直播已成携程常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