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底在哪里

2019-08-15 11:48:41
日本的衰退看起来没有终点,而且当人们发现,他们只能依靠有限的资源生存时,这个国家曾引以为傲的社会凝聚力也在减退。

本报记者 马欢 综合报道

东京当地最长寿的男性加藤宗现111岁的生日快到了,当地官员们希望为他庆祝生日。然而,当他们试图进入他家的时候,却屡屡被其家人拒之门外。最后的真相令所有人惊呆了,—加藤事实上已经死去32年了,现在的他只是一具躺在床上的干尸。多年以来,其家人一直隐瞒政府,借此来讨要养老保险金和百岁老人奖金。

在东京另一个地区,有关当局们还在一名男子的登山包里发现其104岁母亲的尸骨。这个64岁的男子称,其母在2001年去世,由于没钱举办葬礼,他只得将母亲遗体肢解放入自己的登山包。

以上骇人听闻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根据一份来自日本政府的报告显示,超过20多万的户籍登记的在世百岁老人,实际上不是失踪,就是死亡。

上世纪80年代,日本还是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动机,生机勃勃。然而时过境迁,在人口老龄化、失业率增加以及退休金缩减等问题的困扰下,越来越多的公司迁往海外,日本的衰退看起来没有终点。而且当人们发现,他们只能依靠有限的资源生存时,这个国家曾引以为傲的社会凝聚力也在减退。

漫长的衰退

事实上,最令当局们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老人的户籍登记缺失,而是这个国家一直所自豪和倡导的由两代人共筑的和谐社会,正在陷入衰退之中。曾经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却在过去20年内陷入不间断的剧痛与危机之中。不断增加的贫困老年人口,只是其中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罢了。

日本早已习惯这些消息:今年8月,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京的日经指数只有1989年顶峰时期的1/4,而今年平均指数又再跌15个百分点;还有,现在日本房地产仅有1974年价值的1/4而已。

“别光叫嚷着日元升值,赶紧解决问题。”面对中国的赶超,日本三菱东京UFJ银行首席策略师表示。

尽管拥有世界一流的出口企业,但由于固守老旧的商业关系,日本无法消除盈利较低的生产线——包括相应员工裁减,而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大量退休人员又制造了巨大的社会负担。

长久以来,日本都沉迷于一种想法—赶超欧美。很多年前他们早已做到,但却发现,事实上并不如他们所想象那般美好。今天,像德国这样的工业化国家,都以日本为反思和借鉴的对象—如何避免类似日本1991年的危机和之后长期的衰退。

“欧美和中国领导人常常提及,日本是他们不愿效仿的经济模式。为了推销巨额经济刺激方案和拯救银行计划,西方领导人告诉自己的国民:‘我们应该这么做,否则我们会像日本那样,经历长达十多年的经济衰退和通缩。’”哈佛大学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肯尼思·罗格夫在文章中表示。

日本的衰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日本当时的经济呈现过热现象,为了应对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日本被迫对日元升值,后果就是出口价格大涨。为了弥补出口带来的损失,日本政府对经济注入了大量的资金,央行也大幅下调了最优惠贷款利率。

虚假的繁荣让日本政府在股票和房地产市场上投机。股票市场和房地产业像海绵吸收水分一样大量吸收廉价外来资金,从1986年到1989年,日本的房价提高了两倍。当时一个流传甚广的神话是:日本地价在最高峰时,一个东京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由于本国有限的土地无法满足发展需要,日本的开发商甚至开始考虑开发海洋和月球。

然而,随着日元套利空间日益缩小,国际资本开始获利撤离,日本央行开始对这所谓的“繁荣”感觉有些不安,开始上调利率。这也导致了东京股价的暴跌以及房地产的崩溃。自此以后,日本不断提出新的经济刺激计划,以求自保,而在此过程中,它也欠下了比其它发达工业化国家更多的债务。

面对80年代的衰退,政府本应该减免银行坏账,减少行业管制,制定新的税收政策,提高生产率和鼓励创业。然而,日本政府却采取了更多治标不治本的政策,如大量的财政支出,降低利息率和让日元贬值。

这些刺激计划成效不佳。在分析看来,日本不是希腊,可以依靠邻国获益,日本政府只能从自己本国勤俭节约的公民那里借钱。尽管就保存颜面来说,日本做得相当不赖,至少迄今为止这场衰退都是在不卑不亢的情况下进行的。但从长远来说,日本面临着重重危机,因为它正在一点点消耗本国人民的存款。

“很不幸,虽然日本目前还能撑得住,但前景却令人堪忧。最为重要的是,由于持续极低的出生率,加上根深蒂固地反对外国移民加入的观念,劳动就业人口持续下滑。日本急需找到提振生产力的新方法。”肯尼思·罗格夫表示。

“人人拜金主义”

面对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日本的政治家们希望他们的高科技社会至少为老龄化社会做一点实际的贡献:比如,利用机器人来照顾老人,但这个想法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如果真这样做的话,日本最后可能就破产了。”78岁的石原慎太郎表示。

“人们不再关心周围的邻居,”59岁的根本明说道。他在当地经营一家敬老院。每天,他都要和工作人员们骑着单车,寻找一些该地区被遗忘的老人们。在他所在的地区,居民们偶尔只会去探望重症病房的老人。大家如今似乎更关心经济和出口问题。

得益于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可以从出口中获利,但对于当地而言,一些小企业不是破产,就是和大公司一起迁往中国。越来越多的商店倒闭,最后,该地区居民也逐渐消失。

对于很多日本家庭来说,越来越多的失业子女企图从父母的养老金和存款中获取利益。很多老人甚至沦为子女们彻头彻尾的榨取工具。“大家满脑子想的都是钱,”根本明说。

对于日本社会的另一个核心——企业来说,它们也不再关注雇员了。

今年年初,日本航空正式申请破产。如今,它正在日本政府的援助下进行重组。这家曾经的巨擘不得不裁员16000余人。该公司退休员工也不得不同意接受养老金锐减的现实。

类似的问题发生在越来越多的公司与企业之中。69岁的小泽认为辛苦工作一辈子换来的不过是被人敲诈而已。已经退休的他,平时只能看看报纸,喝喝茶,在他看来,一生勤俭的下场是生存困难。

小泽年轻的时候为一家大银行工作。他将自己的大部分人生都献给了这家公司。尽管他的假期补贴很少,但公司承诺给他丰厚的养老金。但是,自2003年开始,小泽的退休金每年大缩水3000多美元。“这些钱都是我规划好,用来将来去阿尔卑斯山旅行的,”小泽说,但如今他的养老金已不能帮他实现这个愿望。今年,小泽和一些前雇员向日本最高法院递交了对该公司的起诉书。

讽刺的是,如果小泽找政治家抱怨,甚至都不知道该找哪一位。自经济泡沫期开始,日本前后经历了14名首相。目前的首相,64岁的菅直人也刚刚上位5个月。从他目前的表现来看,也并没有让人看到太多希望。

“房地产泡沫破裂的二十年后,如果我们有计划地做些什么(至少我们应该有紧迫感),那么现在结果就会很美好。”全球曼氏金融证券公司东京资产研究部主管尼古拉斯·史密斯抱怨说,“或者至少有一个能让我们来得及知道名字的首相”。

政治瘫痪使日本经济受到沉重打击。正如一些外来投资者所表示的那样,他们从没有“见过一个国家的政策制定机构像现在这样不统一”。

日本依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人均收入超过4万美元,即便在“迷失的十年”间,它的失业率也维持在较低水平。

然而,离开了东京,越来越多的地区面临着萧条,就业形势不乐观,被遗弃的老人们不是返回了村庄就是孤寂终老。即便在繁华的大城市里,城市人口的待遇也在不断降低,企业引以为傲的终生员工制也被大量的临时工取代。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华人眼中的日本抗疫:日本人发烧还坚持上班呢!
“现在,体育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日本奥运延期损失或达700亿美元
奥运延期后遗症:日本GDP或下滑1.4%
东京奥运会将在历史上第四次被停办?日本:伤不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