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

2019-08-14 16:28:56

,重庆海联职业技术学院(下称“海联学院”)的拍卖将重启。得到重庆市有关部门的这个正式通知后,熊明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今年以来,作为重庆美丽殿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美丽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熊明刚一直深陷海联学院资产纠葛的烦恼中,“我出资创办的民办高校,不料被自己聘请的职业经理人牢牢控制,而阻止我这个主人履行投资人权利”。

被取消的拍卖

“海联学院资产争夺的僵局,终于被打破了。”在熊明刚看来,拍卖的重启,说明重庆市政府已强力介入了海联学院资产纠葛案,并在行动上支持了他作为海联学院出资人的身份。

这次拍卖委托方为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促成此次拍卖的是美丽殿公司的几家债权银行,这些银行向法院起诉,要求拍卖美丽殿公司的主要资产海联学院,用于偿还约9000万元银行债务。

这被号称是国内第一个高校被拍卖的案例。事实上,,重庆市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在将海联学院实施整体拍卖,参考价为1.92亿元。但这场拍卖随后受到了海联学院的强烈抵制而被取消。

,该学院的60多位员工在现任海联学院院长凌霄的指挥下,冲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并打伤2名法警。凌霄认为,海联学院是他投资的,重庆市高院不能拍卖这所高校,去抵偿美丽殿公司的银行债务。

海联学院是重庆市第一所民办高校,位于重庆主城渝北区(重庆正在申请的“两江新区”范围内),“它拥有250亩土地,如果取得所有权,将是一个暴利机会。”熊明刚称,1.92亿元的参考价是评估公司将土地的用地性质按教育用地(每亩只值25万元)评估出来的,而目前在该区域综合用地的价格每亩大致在250万元左右。

而让熊明刚哑然失笑的是,争夺海联学院资产的凌霄,实际上只是他聘请的一个职业经理人。

1997年,熊明刚掌控的重庆美丽殿物业发展公司在重庆市渝北区宝圣湖旁购买了250亩土地,用于兴建一个“美丽殿度假中心”。但在19995.58万平方米的房屋建成后,遭到亚洲金融危机银根紧缩的影响,企业决定改变房屋的用途用作办学,兴办一所学院。

在筹备期间,筹备组来了一位自荐担任院长的安徽合肥男子凌霄。熊明刚遂聘用了他,授权其全权负责海联学院的日常运营。

“保姆”VS“主人”

 但这位“保姆”并不安分,要当家做主人。

2006年,熊明刚在和某校高管培训班的一位同学聊天,“这位在国内某财团就职的同学对我说,他们最近看好重庆的一个项目——重庆海联职业技术学院,他们准备买过去进行一些土地及资产方面的操作。我当时就告诉他:开玩笑,海联学院的产权是我的,别人怎么可能卖给你?”熊明刚说,他一追问,才知道他聘请的职业经理人、现任海联学院院长的凌霄已经叫卖该学院好几年了。

熊明刚还从重庆一位房地产商处了解到,该地产商也曾耗费半年时间与凌霄谈有关购买该院土地、房产的合作,“压根没想到资产不是他的”。

熊明刚随即展开核查,原来他在筹建好海联学院后,就将该学院的资产监管等交给其弟弟熊明强管理,但其弟此前几年一直忙于生意疏于管理。熊明刚坦承,实际上熊氏家族对海联学院的管理一直处于失控状态。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12月的海联学院《章程》中,就出现了“重庆海联学院是由先生亲自筹资创建的”等字样。凌霄在多个场合宣称海联学院是自己投资的,资金来源有三,一是有海外朋友认为他办学办得好,送给他一块价值2000万美元的翡翠,他用翡翠作为投资;二是一部分投资来自海联学院海外上市得来的钱;三是自筹了一部分资金投入。

海联学院多位教师对凌霄把买地建校几年后得到的翡翠“坐时空穿梭机”投入到几年前的投资中,感到不可思议。这些教师称,这块号称昂贵的翡翠迄今还摆在学院一间办公室里。

这些教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凌霄每年均宣称学院没有赢利且入不敷出,但其本人及家人名下却出现了一批私人豪宅和6辆进口轿车(其中悍马1辆,凯迪拉克1辆,沃尔沃1辆)。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美丽殿公司在买地、修建房屋以及筹建海联学院的过程中,除投入几千万元自有资金外,还向几家银行举债了9000万元,多次面临银行催债。

重庆市高院今年617日下达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最终认定,“美丽殿公司作为海联学院的开办方和投资方,将其已作抵押的坐落在渝北区宝圣湖西侧的土地,房产财产,全部作为对海联学院的一次性投入。”

“其因该投入出资这一前期行为,亦应取得在投资的经济实体海联学院中享有可转换性的财产性权利和收益,该投资权益属于美丽殿公司合法所有的其它财产权。”裁定书说。

早在今年2月,美丽殿公司股东们一直认为,凌霄在多年的操作中严重辜负了公司股东对他的信任,对其作出解除院长职务的决定。

但凌霄态度强硬,坚决不撤离学院。,美丽殿公司的6位股东代表进入海联学院,欲接管该学院以履行投资人权利时,其中3人被2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围攻打伤,熊明刚的一根肋骨被打断,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月。

“造假院长”

记者试图采访海联学院院方,但被拒绝。的冲突后,凌霄手机也一直无法接通。据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信息,重庆市渝北区警方今年初曾启动了对凌霄职务侵占的调查,但是很快戛然而止。

,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局经侦分局曾发出两份追逃令,被追逃者为海联学院院长凌霄及其妻子刘曼静,案件类别为职务侵占案,案情为“2000年至2008年凌霄担任重庆市海联学院院长期间,伙同财务人员刘曼静利用职务的便利,侵占投资方美丽殿公司资金800余万元。”

熊明刚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了他从公安部门的追逃网络上下载的资料。但这份“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在第二天因故撤下。

但警方千里奔赴安徽、海南的调查,揭开了凌霄的身份造假真相。警方的调查资料显示,凌霄只有初中二年级学历,19839月调到安徽省委讲师团工作,先后担任过驾驶员、电化教学秘书(副科级)、办公室秘书(副科级)等职务,停薪留职,提前退休。

但凌霄在美丽殿公司员工登记表上填的学博士,曾在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后勤部任副团级干部,1973年至1996年任安徽省委大学部、安徽省委教育厅(记者注:原文填写的内容如此,无此部门)副厅长,1996年—1999年任海南省教育厅厅长。

凌霄在其重庆市渝北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登记表上填写的简历为: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后勤部;安徽省委大学部、文教部;海南省委机关工作(正厅级);其文化程度又变成了“大学”。但中共海南省委组织部等方面给重庆警方的证明称,此人不是该省厅级领导,也不是该省三届人大代表。

凌霄在员工登记表上还称其父亲的工作单位为国家安全部,母亲的单位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但警方取得的凌圣改(凌霄的曾用名)入伍时的政审资料显示,其父母一贯务农。

“他父母到死都是农民,哪里可能是国家部委干部和北大教师?”凌霄的一位亲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凌霄家住安徽合肥新站开发区七塘镇张洼村,其父亲凌绍海、母亲李孟英均已去世。据其证实,凌霄确实就是初中文化。

来自重庆市政府举行的一次协调会上的消息,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近日批示称,将对“海联资产纠葛案”相关冲突中打伤3人、冲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一事进行查处,并将对警方的不作为启动了行政问责。目前,当地检察机关已经批捕1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国人大代表林腾蛟:大力发展民办教育
寿险格局生变 汇丰友邦争夺首家独资牌照
时代早课 | 重庆国资委网站已删除四川银行最新进展消息
亿达中国重庆创智广场入选重庆市2020年市级重大项目及北碚区“六大工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