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内阁”能否救赎国美

2009-08-13 15:15:55

首富黄光裕流年不利,羁押在京已经10个月,86,香港高等法院的一张“资产冻结令”又冻结了黄光裕16.5亿港元资产,受消息影响,国美股价狂跌7.78%。加之此前国美“去黄化”努力的失败,让引入贝恩资本后看似明朗的国美平添了几分不确定性。

翻版创维

牟其中出事,南德陷入持久的衰退;唐万新入狱,庞大的德隆系轰然倒塌;顾雏军被捕,辉煌一时的科龙被海信低价收购;龚家龙折戟,天发集团收归国有;戴国芳沉沙,铁本无奈破产偿债;杨斌沦为阶下之囚,欧亚农业烟消云散;还有更早的张海、胡志标……

公司核心人物突然入狱,连带着企业资本与实体“帝国”随之轰然倒塌,这似乎成为中国企业的宿命。

黄光裕亦是在国美等于黄光裕,且国美管理层尚不知情的时候被秘密逮捕的。几乎和上文提及的所有企业一样,黄光裕被拘后,国美业绩骤然下滑,第四季度国美电器净利亏损约5亿元,之后供应商催款、银行催债、资金链紧张、内部人心惶惶、对手步步紧逼……

为了改变困境,新任的国美董事局主席陈晓作出了诸多改变,应对危机。首先是在努力自称公司经营管理正常的同时,淡化处理黄光裕在公司业务和管理中的影响力,国美声明强调,“国美电器是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具有成熟的管理运营体系,经营管理一切正常”。

其次,通过300亿元的采购大单和“改善款项结算周期”等措施来稳定供应商。同时利用国美举行的22周年大型店庆,以史无前例的促销和折扣打动消费者,稳定供货商和消费者,银行方面的压力自然也小了很多。

最后,对外优化供应商合作关系,对内优化门店网络资源,今年上半年国美已关停了40多家单店盈利低的门店;此外,借鉴百思买等世界家电零售巨头体验式营销的做法,引入新的销售理念,从跑马圈地进入深耕细作,并力求商品的丰富与收银、物流配送系统的完备。

经过陈晓和国美管理团队的努力,622日下午,国美向国际私募基金贝恩资本旗下的Bain Capital Glory Limited新发行18.04亿港元的7年期可换股债券,总计募集资金超过32.36亿港元。623,停牌7个月之久的国美控股有限公司高调复牌,当日大涨近69%,国美渡过第一轮危机。

这一切都似曾相识,宛如当年创维的翻版。2004年的11月,彼时黄光裕刚刚第一次荣登富豪榜首富,风头正劲,黄宏生却突然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创维集团对外强调创维“是一个治理结构规范完善的上市公司,其生产、经营、管理不会因任何个人因素而受到影响”。

之后创维通过借助上游供应商、下游流通商,以及广发、兴业、民生、工商、深发展、招商、农业等银行和当地政府等不同层面的力量,开始扭转了当初的危机局面。在截至200953012个月,创维在中国大陆液晶电视市场的销售量和销售额占有率都位居第一。上月4日,黄宏生保释出狱,这一消息更刺激创维数码股价接连上涨。

一个细节是,黄宏生出事后,当年的黄光裕表现出了极强的江湖义气,表示:“创维是民族制造业的一面旗帜,经受了市场的风雨,国美任何时候都将对这面旗帜保持信心。”时光荏苒,如今创维集团也给予了国美相应的报答:“创维集团和国美电器同是家电行业民族品牌的代表,创维集团任何时候都将一如既往地给予国美电器鼎力支持。”

逼出的“摄政+激励”模式

比较当年的创维和今天的国美,能坚强地活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接班团队和管理模式的及时转型。

黄光裕被捕后,国美立即成立了由陈晓、王俊洲、魏秋立三人组成的“决策委员会”。 王俊洲和魏秋立是黄光裕目前指定的私人代表。王俊洲2001年加入国美,曾担任国美业务中心总经理、华南大区总经理及战略合作中心总经理,是国美系统成长起来的职业经理人,王、魏二人皆是深受黄光裕倚重和信任的国美元老,本身也重权在握。

国美董事会目前的执行董事除了上述三位还有伍健华和孙一丁,伍健华是黄光裕亲自提名,从2000年就担任国美执行董事的证券业资深人士,孙一丁和王俊洲经历相似,从1999年起就开始追随黄光裕,2002年起开始在国美总部工作,曾先后担任采购中心副总经理、运营中心总经理、连锁开发中心总监以及华北大区总经理等职位,现为国美集团副总裁,并兼任三联商社董事会主席,亦是黄的心腹爱将。

就在陈晓成为国美董事局主席的同一时间,黄光裕的胞妹黄秀虹告别了国美管理层的身份,改任鹏润投资董事长,相当于代表黄光裕拥有了对国美的最高控制权。后黄光裕时代的国美管理中,一个清晰的“亲属摄政+专业团队”的轮廓已然显现。

“摄政”是中国上层政治常用的手法,而职业经理人是引进的西方管理模式,两者可谓中西结合。

创维亦然,老板黄宏生“出事”之后,以张学斌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带领创维,黄宏生以股票投资的方式继续成为创维的第一大股东,目前黄宏生家族共拥有上市公司创维数码39.71%的股权,黄宏生妻子林卫平仍担任着公司的董事职务。

这种模式并非没有先例。亲属、职业经理人以及老员工之间是否相处融洽,又成为企业是否能良好发展的关键。去年刚过百岁生日的化妆品巨头欧莱雅,至今只有过4任职业经理人,他们都和创始人的女儿,大股东莉莉安•贝当古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但是在中国,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

在陈晓受命时期,国美又引入新的财务投资者,又快速推出了7.3亿港元—目前为止中国家电业金额最大的激励股权方案,把国美旧部变成跟他自己一样的“投资者+职业经理人”,使其全心全意地为国美所用。

这种模式的效果开始显现出来。此次香港法院的资产冻结令没有对国美产生太多负面影响,很大程度上也源于券商看好这种“稳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结构。

融合考验

83日晚,在顺利完成协议交割后,贝恩资本提名的3名代表正式进入国美电器董事会。贝恩资本派出的3名进入国美电器董事会的成员,分别为竺稼、Ian Andrew Reynolds(雷彦)以及执行董事王励弘。现年46岁的竺稼和37岁的雷彦目前均为贝恩资本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励弘为贝恩资本亚洲的执行董事,3人均有丰富的跨境并购、国际金融交易以及消费品销售行业运营经验。

同时,竺稼持有近117万股国美电器股份,除担任国美电器非执行董事之外,竺稼还出任国美电器提名委员会和薪酬委员会会员。

在中国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眼里,“国美已经进入贝恩资本时代”,因为贝恩的进入大大优化了国美股权结构,同时也是对黄光裕事件影响的有效稀释。不仅帮助国美缓解了资金压力,对于供应商、银行和股民具有明显的暗示意义。

刘步尘认为,“黄氏时代”的国美带有很浓厚的黄光裕个人色彩,可能导致公司的重大决策失去理性,而为贝恩增加的三名非执行董事,可能会使某些非理性的决策带有更多理性与审慎。

不过对于贝恩时代的国美,亦有不少变数。贝恩的三名非执行董事,能在留下黄光裕深刻烙印的国美电器董事会中发挥怎样的作用,曾经因对赌摩根士丹利失败输掉永乐的陈晓,又带着怎么的心情与贝恩相处,现在还不得而知。

而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在北京市朝阳区双井桥附近,两家国美一家大中步行不过几分钟;位于十里河的两家国美也遥遥相望,而双井桥南的国美电器,销售人员总是比顾客还多。

另外国美旗下的上市公司三联商社,也在国美和三联集团无休止的诉讼中耗尽光阴,直到新三联逼近家门口,在山东市场上节节败退。

而对手不断有新的斩获。624日晚,苏宁电器认购日本Laox公司定向增发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光大证券分析师黄志刚在他5月份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里写道,苏宁在门店经营、规模扩张速度和效率、盈利能力、现金流和资产负债状况上都超越了竞争对手国美。

国美的另一个竞争对手百思买,开店数量少但是单店利润却很高;宏图三胞也在一路高歌猛进……

对于解决了燃眉之急的国美,也许,挑战才刚刚开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左手拼多多,右手京东,国美如何追回逝去十年?
拼多多认购国美零售2亿美元可转债:共迎“普惠、人为先、更开放”新消费趋势
【财报头条】中关村(000931) 净利增长5.5倍 控股股东国美质押超九成
【财报头条】中关村(000931) 净利增长5.5倍 控股股东国美质押超九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