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与“农民教授”

2009-08-07 16:37:15

也并非多么久远的事情。一次我在一家大型外资超市内的日本料理店吃日本料理。刚一落座,女服务生即送来一大杯茶水,继而拿来一大本食谱。食谱有日语有汉语,哪个我都认得。于是情绪上来,一边琢磨食谱一边同旁边等候的女孩聊了几句。“哪里来的?”“河南。”“一个月多少钱?”“五百元。”

五百元!也巧,那天上午我就从邮局取了五百元。我给南方一家报纸涂抹了一篇一千五百字的小文章,对方寄来了五百元稿费。同是五百元,我用一个晚上,女孩用一个月。这还是跟我这个教书匠比,而若跟歌星影星私企老板国企老总比,那简直没法比了。

据媒体报道,平安保险集团董事长年薪高达6600多万元,即每天至少18万,晚上睡觉每小时都有7500块光灿灿的银元前仆后继涌进口袋。农民工工资即使往多里算,一个月平均也顶多1000元,而那位懂事长先生一小时就抵七八个农民工兄弟整整一个月的收入。“平安”是国有企业,即全体国民的资产。他这个国民的收入凭什么比农民工国民高出5500倍之多—纵然同教授相比,也在112001500之间—这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我不知道这个星球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这种荒诞现象。

从根本上说,有人之所以能拿6600万银两,就是因为有农民工提供廉价劳动力—他们才是从底层支撑改革开放的巨大力量。

然而未能从改革开放成果中分得一杯羹或分得最少的也是他们。不但经济上仍未步出廉价阴影,而且身份也相当尴尬—“农民工”!原是农民固然不错,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已不再务农,也不再亦工亦农,就职业来说已完完全全是工人,如建筑工、矿工、车工、铣工、装配工、缝纫工、清洁工等等。可他们始终不是“职工”,本身得不到城市职工的福利待遇,子女得不到能接受平等教育的机会,居住还要办理“暂住证”—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本土居住居然要办“暂住证”,听说一部分老外反倒有类似美国绿卡的常住证—这一切都在提醒他们:你是外来乡下人,你不是城里人,你休想和城里人一样,休想!

在城里住却不是城里人,身为职业工人却不是“职工”,死活都非是“农民工”不可。这“农民工”三字就像孙猴子屁股后的半截尾巴,即使摇身变一座庙,尾巴也只能变成旗杆立在庙的后面。说来也怪,上查三代,城里人没几个不是泥腿子,不少人本人就是农民出身。敝人亦是。按“农民工”语法,我应是农民教授,其他人如农民局长、农民书记、农民主任等也当比比皆是。然后这些人都不再有“农民”这个死缠活磨的定冠词—旗杆统统变到庙的前面,惟独“农民工”例外。真是匪夷所思。

(作者系村上春树作品中译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人大教授何晓群回忆韦尔奇:管理经验在中国被奉为圭臬,但并没惊人成效
德国教授来华抗击疫情?消息属实!但没带灵丹妙药也没去
“抗艾滋病药治新冠肺炎”登微博热搜,宾大教授提醒:不
抗艾滋病药能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宾大教授:“是合理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