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亿“蛋糕” 如何分配更重要

2009-08-12 17:58:21

观察最近的新闻标题,“蛋糕”似乎已经成为当前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代名词。

4万亿计划,按照它刺激经济应对危机的目的,把它比喻成江湖救急的“及时雨”似乎更加合适;再不济,从潜在受益者的角度,把它说成是“馅饼”也能应和汉语之中“天上掉馅饼”的俗谚。

为什么偏偏是“蛋糕”这个词被媒体反复使用呢?这大概来源于经济学上的一个小故事—在多人之间做到公平分切一个蛋糕的最佳方案,就是让负责切蛋糕的人最后一个拿。这个用以阐述博弈论原理的小故事,是经济学“机制设计理论”的最生动、最有趣也是最流行的注解。

4万亿计划会被冠以“蛋糕”的别名,这表明在当前大家对于4万亿计划分配问题的关心不亚于4万亿计划本身。

据说在4万亿计划消息出台的当天,发改委大楼前各地前来“跑部前进”的小车云集,场面蔚为壮观,而在其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地方政府上报的投资计划就超过了10万亿。这天文数字的经济刺激计划,最终还是出现了人多肉少,僧多粥少的局面。这其中,民营经济显得尤为委屈。不少民营企业家表示,面对4万亿投资,民营经济沾不上边,分不到一杯羹。因此,在“两会”期间,民营企业家们纷纷向中央陈情。他们担心如此4万亿的投资涌向国有企业,将会恶化民营经济的生存环境;他们希望能够出台更有力的措施扶持非公经济走出经济危机。

民营经济认为自身有资格和有必要参与4万亿蛋糕分配的理由大体上有这么几点。第一,民营经济在经济危机下受创甚深,而民营经济占了全国经济总量的70%,因此民营经济应当是政府救援的首要对象。第二,从保就业的角度来看,民营经济提供了约90%的就业机会,而70%的大学生毕业后进入民营企业,因此,让民营经济参与分享4万亿蛋糕对于就业问题有很大的帮助。第三,从撬动社会投资的角度来看,国有企业存在投资“体内循环”的问题,也就是投资国企资金会在国企内部流动,难以起到刺激民间投资的作用,4万亿投资的乘数效应会因此大大地减弱,所以,让民营经济直接参与4万亿计划能有效地调动民间资本。

从理论上来讲,他们的理由很有道理,也很充分。但是民营经济难以分享4万亿计划的核心障碍并不在于民营经济是否应该参与分享4万亿蛋糕,而是在于民营经济如何参与分享4万亿计划。

现在,我们已经意识到一个中央计划者不可能事无巨细地管理经济之中的每一个层面。我们不能要求中央政府为每一个民营企业设置专门的救助计划,这在操作上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正如“机制设计理论”专家马斯金,这个以“研究蛋糕分配问题”而获得2007年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所言,在分配过程之中,我们不需要一个中央计划者命令人们去怎么做,而是设计好一个机制,这些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事情,在这个机制的引导下行动。

因此,民营企业家们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诉说民营经济参与4万亿计划的必要性,这其实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了。民营企业家们应该把对政府的诉求重点放到4万亿计划的分配机制之上。民营经济不必去寻求对自身的特殊待遇,也不必抨击国企享受的特殊待遇,而应该呼吁一种“一视同仁”的分配机制,去寻求一种公平竞争的经济环境。

归根结底,蛋糕分配问题的研究重点不在蛋糕分配谁多谁少,而是蛋糕分配的机制是否合理、可行。

作者系本报评论员、经济学博士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住房公积金存废之争:还没到动“蛋糕”的时候
万亿新增专项地方债抵省未达市,分配比例发行时间待定
拼多多要分直播“蛋糕”,中小品牌能否受益
实现全面小康 分配制度改革须提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