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呼之欲出

2009-08-14 16:15:35

这已经是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师韩德云第四次递上关于官员财产申报的代表提案了,只是这次他不再“孤单”:先是有温总理的“铺路”,紧接着又有了中纪委副书记何勇的“正面回应”。一系列事实表明:中国确在研究制定官员财产公示的有关条例或者规定。

“两会”前夕,温家宝总理即在与网民互动中亲口承认:“我认为这个建议是正确的,我们说要实行政务公开,也要对官员的财产收入实行公开。当然,这件事情要做得真实而不走过场。”总理的表态,被认为是中央反腐决心的体现。

而面对“两会”上多位代表对反腐问题的关切,同为人大代表的中纪委副书记何勇亦给了大家一颗“定心丸”:“现在我们正在研究和论证这件事情,正在想办法制定这个。”

中国不少反腐专家因此认为:“‘两会’后相信会有动作。”

阿勒泰一小步,中国一大步

20091月以来,率先实行官员财产申报的新疆阿勒泰地区,已公布了千余名官员的财产情况。但据阿勒泰地区纪委书记吴伟平透露:目前纪委对官员的财产申报已经进行了初步审核,发现在申报中,有部分官员存在虚假申报的情况。针对这些官员纪委已进行逐一登记,并展开调查。

虽然财产申报表上的“收礼”一栏多为“无”,虽然表格的具体内容还有些流于形式,不够完善和规范,但这一具有标本意义的举措还是让多年来止步不前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有了小步前进,至少是中国第一次以网上公示的形式来“晒”官员的工资。

可以说,阿勒泰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是次两会上,阿勒泰的“试验”被代表们津津乐道,其中有褒扬、有质疑,但无论何种态度,都希望让“两会”成为“阿勒泰效应”的助推器,都期盼着全国性的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可以早日出台。

然而,全国人大代表、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馼依旧表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不能仓促出台。”其理由是:尚需政策配套。

马馼的“忠言”显然无法令网友和许多媒体评论人偃旗息鼓,不少网友在第一时间“留言”:“老百姓已经等不起了。”而不少媒体的评论更是直接:“官员财产公示不缺论证只差行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没必要羞答答”……

据了解,早在20多年前的全国“两会”上,就有代表委员建议国家制定“官员财产申报法”,因此,韩德云的提案不是第一,也不是唯一,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韩德云同时附上长达6000字“律师版”的《阳光法案》草案。

韩德云显然是有备而来。该草案甚至详细罗列了官员需要公开申报的11项财产收入。除传统的工资和各类奖金、津贴、补贴及福利费以外,还包括其他各种收益情况及资金来源。

好制度为何实施难?

可是,明知是明智的制度,却缘何始终无法推行呢?

同样是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记者向不少市人大代表寻求官员网上晒工资的可能性和可操作性,但得到的多数看法是:不看好。不少官员认为:“有些事情是需要从上而下去推动的,官员财产公开就属于这类,中央没有动静,地方再动也没有意义。”

中央编译局当代所所长、著名反腐专家何增科表示,制度反腐之路主要有两条:一是改变滋生腐败的宏观制度环境和结构;二是有具体的反腐败制度安排。“党政官员财产收入申报及公开,当属于反腐败的具体制度安排,也是被国际经验证明为最有效的反腐制度。”

然而,建立党政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首要的就是立法,而目前中国这方面还存有缺陷;另外,财产收入公开尚需要一系列技术和制度条件。比如,需要银行和税务机关的配合,这些配合当然需要法律授权。

十七大报告中重点强调的“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一切若要内化为具体的制度,在何增科看来,即是要健全质询、问责、经济责任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并与政治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相互配合,相互推动,形成合力。

对阿勒泰的“破冰”,学者是积极看好的。毛寿龙教授认为:“一项政策或者制度的开始并不总是完美的,阿勒泰的尝试是好的开端,只有实行了才能慢慢完善它。”在毛寿龙看来,那些支持官员财产公开的代表委员,不妨可以自己主动“公示”,“每个人都可以先从自己开始,慢慢地制度就会跟上。”

其实早在1995年,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规定》,1997年出台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2001年又发布了《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规定》,2006年又出台了《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

当然,这一系列关于申报个人财产的法规,实际收效并不理想,根源就在于这些法规看似摆着,但事实上信息不公开,导致无非就是“自己人监督自己人”,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何增科和毛寿龙都认为:“究其制度根源,还在于现有的党政领导体制、干部人事制度、司法体制、政府间体制和行政管理体制存在着严重缺陷。”

如何让既得利益者主动“放下”手中的权力和利益,是当下中国政府下决心出台有关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要攻克的难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企业行贿10万或出局 医保局拟建信用评价制度
建立制度体系  助推价值投资普及
供应链金融“卡壳”信用,政府数据共享或成“解题之匙”
政协委员吕红兵:传染病疫情防控信息报送制度亟需完善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