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步跃进生态GDP 西部向环境要脱贫

2009-11-28 23:21:42
生活在全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在虎筛芳当人大代表的记忆中,年年免不了提到改善当地环境这一项。“年年在提,年年一样。”“局部好转,整体恶化”的说法充斥着各级政府的文件和媒体的报道中。

光秃秃的山坡上看不到树的影子,庄稼无法下种,十年九旱的定西市同样难以避开这次30多年不遇的大旱。200928日清晨,甘肃省人大代表、34岁的虎筛芳在她位于定西市岷县鹿峰村的院子里徘徊良久。太阳无遮拦地扑射在她的脸上,院子里投射着她和两个晃动孩子的身影。虎筛芳的心情有些沉重—日益恶化的环境、靠天吃饭的生活、以及没有计划的明天,这样的生活她还要持续多久?

多病的父母,无法外出打工的丈夫,再加两个年幼的孩子,虎筛芳一家人总是处在经济拮据带来的压力中。“我的家庭一直入不敷出!”

“在西部的大多数地方,贫穷和环境恶劣形影不离,互为因果。”绿驼铃环境发展中心(以下简称绿驼铃)主任赵中说。

政府向生态GDP的转向

生活在全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在虎筛芳当人大代表的记忆中,年年免不了提到改善当地环境这一项。“年年在提,年年一样。”

“局部好转,整体恶化”的说法充斥着各级政府的文件和媒体的报道中。参与中国环境管理项目的世界银行也认为中国的环境管理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认同“只有地方和中央政府机构大力扩大和加强协作机制,才能应对这一挑战性议题”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

2008328,中国环境保护部正式挂牌成立,从环保局到环保部的变化标示着中央对环境保护的进一步重视。

2009年初的各省两会,对此有了积极回应。尤其在生态脆弱的西部各省,生态建设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占比重在明显扩大,位置也在往前靠。2009年,成了完成十一五规划中两个环境目标的关键年份:能效提高20%、主要污染物减少10%

生态问题、生态地位突出的青海省,省长宋秀岩在2009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认真实施生态立省战略,扎实推进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建设工程,实施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治理工程……坚持既考虑当前,又着眼长远,既做好当下工作,又为今后发展奠定基础,更加注重以规划为先导,提高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保护建设水平。

在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样陈述,要把推进绿色工业化作为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由之路,大力提高工业生产力水平和市场竞争力,对于效益差、污染大、没有市场优势的企业,要借助市场力量予以淘汰……

在经济相对发达的陕西省,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切实加强节能减排和生态环境建设,努力实现更高水平的发展。广西称要强化节能减排目标责任制和“一票否决制”。

各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生态建设的方向都有比较详细的描述,似乎能从中看到政府即将强力主导的影子。

为环保填了30万“跑路费”

青藏高原、黄土高原、云贵高原处于水土流失、生存环境恶化、污染蔓延的噩梦中。在西部12个省市,每年因生态环境破坏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1500亿元,占当地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13%。在首次中国环保体制改革会议上,北京大学张世秋教授说,中国面临着破坏最为严重的时期,而且还将在近期内持续下去。她认为中国当前正处于环境管理体制转型最关键的时期。环境危机最近引发了社会冲突,并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改善生态和生存环境的有识之士一直在做着各种尝试,然而,他们的努力充满了艰辛。

农民企业家、人大代表吴宝林跑了3年的项目终于看到了一丝的光亮。这位50岁刚过的农民在多年前就有办一个沼气公司的梦想:“城市在扩大,污染越来越严重。”

因为多年为县城大街免费洒水,吴宝林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接见和赞誉。

2006年当上人大代表以来,吴宝林多次提出环保节能的项目,却没有取得当地政府的支持。为此,他跑遍了从县到中央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多数情况下碰到的都是冷漠的面孔,“心里虽然凄苦,但仍然有信心。”事实上,为了这个项目他当时已经投入了近30万元“跑路费”,这把他逼到了“一条路”上。

2007年,在焦头烂额中吴宝林碰到了赵中。在绿驼铃的帮助下,吴宝林完成了沼气项目的环评报告。

直到2008年底,项目终于有了新的进展,“因为碰到了为农民办事的好领导”,甘肃省相关部门支持他项目经费50万元—虽然这和他预算的1000多万元还有很大的差距。

“今年过年,我在修厂房。修好了厂房,就去北京要钱。”

吴宝林认为因为以前没有相关政策,他这个项目很难得到官方批复,而现在“碰上了好政策”他才敢建厂房,也才敢去北京找相关部门要钱。

“我们不是来添乱的”

“对生态问题,政府也经历了一个认识转化的过程。”赵中说。同样,政府相关部门对绿驼铃的逐渐重视也让赵中感觉:民间组织绿驼铃的元年来了。

200929,正当赵中从尼泊尔风尘仆仆赶往他在甘肃兰州七里河区明仁花苑174单元102室的办公室的时候,在办公室的徐定艳和冉丽萍早就安排满了各自近日的行程,而赵中的火车票已经买好,10日晚他将远赴哈尔滨。“这几日找赵中的人太多了,电话都要打爆了!”

“和政府部门的接触在增多!”在2008年,绿驼铃受到了各级政府部门的“青睐”,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在此之前,基本上是能躲开就躲,除非必要时,不会和政府部门打交道。”

随着政府对生态环境的重视,各级政府治理生态恶化的方式也引起了众多的争议。如对于环境恶化之地的搬迁,对农业生态恶化区大力兴修水利设施等等,各方争议还在持续。“地方政府在治理生态中也兼顾了GDP,这与生态治理的长期性之间有一定的冲突。”兰州大学干旱农业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一位教授称。

“如果政府的个别部门是污染制造者之一,治理环境的问题就更难处理。”绿驼铃负责柴家峡水电站和梁家湾村饮水问题调查项目的冉丽萍女士最近一直在为这件事情忙碌。2009210,她打通了梁家湾小学王校长的电话,告诉他会将净水器送到学校,并且会为学生们做一些水环境的宣教。

200893,绿驼铃工作人员从梁家湾村卫生所余大夫处了解到该村仅2008年上半年就有10人死亡,对当地居民饮用水作了初步调查。

冉丽萍说,因为柴家峡水电站是由几个公司和兰州市个别政府部门组建的,所以她的调查工作就显得艰难。“乡政府也想解决这件事,但是他们要等区政府的答复;区政府也想让村民尽快解决污染水的问题,然而柴家峡水电站的复杂股份让解决问题充满了曲折。”

当地政府采用何种方式加大对生态环境的支持力度,目前还不可知。“我们人手不足,现有的项目已经饱和,这些项目大都和政府关联不大。”赵中还是谨慎选择和政府的深入合作。

而至今,赵中依旧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在文县当地官员面前,因为他感觉现在的灾区各级政府对志愿者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认识,而对绿驼铃这样的民间机构还不一定能够接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万科“少壮派”上位,中西部区首调任集团COO
2000亿小米新难题:生态链缺后劲 押宝AIoT
小米的2019:IoT业务还不错,冲击高端“不太稳”
消失的海上别墅群,踩环保红线,范冰冰曾代言的豪宅被拆除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