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10万APP 苹果生态链内外交困

李洋睿峥 陆一夫
2017-06-27 03:39:10
财报显示,苹果公司2017财年第二财季净营收为528.96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05.57亿美元;净利润为110.29亿美元,同比增长仅5%。

时代周报记者 李洋睿峥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广州

苹果公司对生态链的控制正在逐步收紧。

据多家媒体报道,从2016年底到现在,苹果已经从APP Store中移除了10万APP,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开发者。

在APP Store(苹果商店)大数据服务平台ASO100看来,最近APP被清理下架的节奏在加快。通常而言,APP Store每天下架的应用数量在2000到4000款区间内波动,但在6月15日这天,下架应用的数量急升至22233款,其中游戏应用数量占据当日下架应用的一半,有11153款。

从6月12日至今的短短两周内,APP Store下架的应用数量已经超过5.4万款。这无疑传递出一个讯号:苹果正在对APP Store进行大规模清理和整顿。

对于开发者而言,此次下架事件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部分小型开放者甚至因为苹果下架了其核心产品,导致整个运营团队遭到裁撤。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热门游戏《德州扑克》开发商博雅在此次事件中被下架了近百个应用,“这对他们来说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一些大型厂商也没能在此次事件中幸免,腾讯旗下的《天天酷跑》、迅雷旗下的迅雷APP等均在下架名单之列。迅雷CEO邹胜龙以迅雷是上市公司过于敏感为由,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从股市上可以看出,下架事件之后迅雷股价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跌。

今年以来,苹果公司在中国出台了不少具有争议的规定。从“苹果税”到限制热更新,再到大规模下架应用,在大众眼里,苹果的形象开始从一个优雅的设计师转变为一个“拉仇恨”的挑衅者。

不过,苹果公司对此澄清,这一次清扫行动是为了确保提供最优秀的APP和游戏,同时也为了保障用户的安全。苹果在声明中特别指出,本次清理行动并非是针对中国开发者或中国区应用市场,而是全球范围内的统一行动。

热更新规定争议

对于下架原因,多数媒体普遍揣测是应用开发者违反了苹果关于热更新的规定。

今年3月,苹果方面给部分开发者发出了警告邮件,声称他们的热更新中,有部分代码因绕过苹果审核而违反了苹果相关条款。6月初,苹果再次发邮件提醒相关开发者,如果6月12日之前再不做调整,其APP将可能被 APP Store 下架。

但针对近日的大规模清理,苹果发布声明称此次行动并非完全针对热更新,而是对不符合规定的应用进行清理。苹果方面表示,主要清理对象包括山寨克隆应用、传播盗版音乐内容、多年无人下载的应用、不兼容64应用系统、以及有安全隐患的热更新应用等5种应用。

这一说法得到了ASO100方面的证实。据ASO100 CEO徐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ASO100检测到的数据中,下架的应用大部分的确是僵尸应用和垃圾应用。

此次APP Store的清理行动迅速成为大众焦点,主要原因是苹果在下架其违规应用时,也会殃及同一开发者名下的其他应用。

Apple开发者计划许可协议有明确规定,开发者为应用或任何第三方应用提交虚假评论、选择和第三方应用类似的名字以混淆用户的视听、或占据其他应用的名字来防止合法的第三方使用等行为均属于违规,将可能被苹果下架,甚至封停开发者账号。

《德州扑克》是目前一款较为热门的游戏,但近日不幸被卷入下架风波之中。从ASO100的网站中可以看到,《德州扑克》的开发者博雅旗下有近百款相似应用,而这种做法违反了Apple开发者计划许可协议。

对于此次清理行动,徐欢持肯定态度。她认为苹果一直致力于APP Store封闭生态的目的既是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但就目前而言APP Store中的应用数目达到了200万款,已经非常冗余。若要提升用户体验,势必需要进行一次大的整顿。

去年,调研公司Adjust发布了对APP Store最新的统计数据,数据显示APP Store中的僵尸应用已经达到91%。这些应用问题层出不穷,有的通过大量开发相似应用混淆视听妨碍竞争,有的在热更新中加入具有安全隐患的代码。徐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些代码不仅可以抓取用户隐私信息,还可能会有支付隐患,给用户带来经济损失,因此苹果下架热更新这类应用是合情合理的。

杀鸡取卵

在徐欢看来,此次大规模整顿与iOS11改版有着密切关系。在6月6日的WWDC2017大会上,苹果发布了iOS11,其中一项重大更新便是对APP Sore的全新改版。

值得注意的是,APP Store在苹果营收中的占比正在快速提升。据苹果的数据显示,2016年APP Store营收达到285亿美元,增长率超过40%,其中中国区APP Store的业务表现尤为抢眼。据APP Annie的数据,2016年中国APP Store的增速高达90%。去年第四季度,中国APP Store的营收达到20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Apple全球最大的市场。在苹果业绩普遍下滑的今天,抓住APP Store的增长似乎成了苹果提振业绩的救命稻草。

徐欢告诉记者,从ASO100数据可以看到,此次整顿APP Store对个人开发者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超过90%遭遇下架的应用均是来自个人开发者。而从苹果去掉排行榜的举措又可以看出,苹果去掉巨头“马太效应”的动机明显,这传递出的讯号是:苹果正在重新扶植非巨头应用,这对中型开发者而言是一个利好。

至于苹果为何出此下策,徐欢认为,或许是苹果受到近期业绩低迷与互联网巨头方面的压力。

财报显示,苹果公司2017财年第二财季净营收为528.96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05.57亿美元;净利润为110.29亿美元,同比增长仅5%。其中,大中华区营收为107.2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24.86亿美元下滑14%,中国成为苹果本财季惟一出现业绩下滑的地区。

为了扭转下滑势头,苹果近期出台的30%平台抽成以及强硬的热更新限制均是围绕盈利出发。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无疑是苹果在试图堵注APP Store在收入上的漏洞。互联网观察者魏武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苹果长期推广的Apple Pay在中国受到轻视,因此其正在另谋他路寻找盈利点,而平台抽成本身合乎苹果的规定,以此为切入口合乎情理。

在徐欢看来,另一个原因则是互联网巨头对苹果形成的压力越来越大。随着微信、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公司崛起,苹果或多或少感受到了自己在分发权上的危机。

“以往只能在APP Store上才能下载使用的应用,现在在小程序、公众平台或者头条号中就可以使用到,苹果必然会加强自己在应用分发上的话语权和控制力。”她说,微信等平台的分流能力是苹果没有意料到的,而这极大撼动了苹果在应用分发上的统治地位。

更大的压力则是来自小米、华为等国产手机。魏武挥告诉记者,苹果在中国本土化这件事情上一直处于一个被动状态,它作为一个美国公司,如果需要在iOS中作出什么符合中国消费者习惯的改动决策机制非常冗长。

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是,在WWDC主题演讲中,蒂姆·库克重磅推出了“诈骗短信识别”、“欺诈网址识别”以及“骚扰电话拦截”等功能。功能一出便遭到外界吐槽,互利网观察家keso洪波表示“中国公司八百年前就已经这么做了”。

相比之下,苹果在中国的硬件制造商对手小米、华为等就非常贴近中国消费者。他们利用安卓ROM开发了大量实用又有趣的功能,“面对敌人的强大,苹果还在寻找出路。”魏武挥说。

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苹果依旧在致力于提高自己在软件领域的能力。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苹果一直在做软件,但就效果而言表现平平,Game Center、Apple Music等应用均未取得巨大成功。这从资本市场上也可以看出,苹果公司的市盈率仅为16.36倍,相比之下谷歌达到了29.32倍,亚马逊更是达到了180倍。“这意味着在投资者眼里苹果仍是一个硬件制造商。”他说。

魏武挥表示,苹果无疑是希望改变自己在投资者眼中的印象,强调在软件领域的能力。“但这一想法是否成功,还得看苹果今后的发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小米的2019:IoT业务还不错,冲击高端“不太稳”
以IP游戏生态构筑护城河 中手游携字节跳动探索全球化
以IP游戏生态构筑护城河 中手游携字节跳动探索全球化
区别对待中国消费者,苹果大众宜家耐克等大牌在中国屡玩双重标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