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书记的扶贫日志:找到那个贫困户

2017-03-07 13:18:29
为实现三年脱贫攻坚的目标,广东省所有省直单位与中直驻粤单位,都选派出1名干部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任帮扶村第一书记,对口扶贫。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广东揭阳

“这次扶贫强调的是精准,广东的精准扶贫是真金白银,每一项扶贫政策的含金量都十足够份量,贫困户在读小孩每人每年最少补助3000元。”练建锋一边翻着东陇贫困户学生摸底汇总资料,一边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广东扶贫政策组合拳的给力。

练建锋是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驻揭阳惠来县东陇村工作队队长兼扶贫第一书记。他的办公室里放着两排近两米高的大柜子,柜子里排放着214个贫困户资料文件盒,里面装满练建锋和扶贫队员挨家挨户收集来的资料。

练建锋打开其中一份资料,那是他上周才去看望的一户方姓贫困户。一家九口,四人患有残疾,五人没有户籍,仅靠近70岁患有精神病的老人拣垃圾维持生计。“这家人有好几个是精神有问题的,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更需要扶贫队的关心帮助。”练建锋说道。

早在2016年3月22日,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朱小丹在全省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强调,到2018年广东省要实现全省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数据显示,按照广东省的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4000元(2014年不变价)扶贫标准,全省还有70.8万相对贫困户、176.5万相对贫困人口,分散在14个地级市的1.9万条村。

为实现三年脱贫攻坚的目标,广东省所有省直单位与中直驻粤单位,都选派出1名干部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任帮扶村第一书记,对口扶贫。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省定2277条贫困村已对口进驻2269条。

三年扶贫攻坚的时间已过去1/3。“去年的扶贫工作重点在于精准识别”,练建锋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几个文件说,那是他筹划的几个扶贫项目方案,“今年我们重中之重的工作就在于扶贫政策的落实、扶贫项目的落地、扶贫数据的完善和扶贫服务的提升”。

不拉一户,不落一人 

“刚来的时候,从城里到村里,几分彷徨,几分忐忑,完全没有经验,全都要从零干起。”据练建锋介绍,全省驻村扶贫的干部还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分享经验,相互学习,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就有一位来自国家能源局的干部在群里咨询盖鸡窝的问题。 

东陇村全村人口19720人,2015年全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6813元。村财政更是吃紧,扶贫队队员苏昌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刚到的时候了解到,有些自然村的干部一个月工资300元,一年忙到头还领不齐。”

2016年4月底,练建锋和两名队员正式驻村。那时村里已有一份180多户贫困户的名单。练建锋深知,扶贫队第一要务是确保扶贫对象的精准。

得益于职位里的“第一书记”,驻村干部们得以很快推动自己的工作。到村两周后,练建锋就叫上了村支书,开起了第一次全村扶贫工作会议。

“我们村识别的贫困户全部通过省里大数据核查,并得到全体村民的共同认可”。提起贫困户精准识别的经验,练建锋眼里还回味着村里第一次扶贫工作会议的情形。那一次会议,会议室静得出奇,都在静静听着。村里会议第一次使用普通话,第一次无人抽烟,第一次无人讲话。会后,四个自然村重新审核贫困户条件,重新推荐上报贫困户,把很多不合条件的早期上报户挡在了门外,把一些符合条件漏报的贫困户纳入推荐名单。会后,扶贫队联合镇直联组、村干部挨家入户核查,并在村民代表大会中,将申报贫困户的家庭情况、人均收入、劳力状况、大病、残疾、住房条件等罗列成清单,一目了然。

“识别精准是扶贫的基础,往后的工作推进才能得心应手。”练建锋说,曾有一户在民主评议中给剔出贫困户名单的农户三次找扶贫队,要求列进扶贫户。工作队反复向他宣讲政策,直到他终于不再“争当贫困户”。

根据相关要求,贫困户的识别必须遵循“四看五优六进七不进”的原则,以此来做到精准识别贫困户。但给村民的讲解中,练建锋领悟这和他原来在机关工作完全不同,和村民讲解的语言必须“贴地气”,才能让村民听得懂。例如“六进”中规定,家庭主要劳动力死亡、孩子未成年的农户要进(贫困户)。但村支书向村民的讲解中,直接翻译为“家里死老公的”。练建锋发现,“这样的大白话,村民才能一听就明白”。

扶贫大数据

214户贫困户1035人的资料塞满了柜子。2016年7月11日,扶贫队开始对相对贫困户进行建档立卡,录入系统。

据练建锋介绍,这个系统是目前广东扶贫重点打造的“扶贫云数据库”,里面详细收集了全省所有贫困户的资料,甚至包括贫困户家庭的GPS定位。

2015年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必须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如何“精准”,全国政协委员徐晓兰就曾提出要利用“互联网+大数据”。

在扶贫队办公室,两名工作人员正将贫困户的资料归档。他们首先将文件夹里的资料扫描进电脑,再将贫困户的照片与身份证信息一一填入系统,过程极其繁琐。傍晚时分的办公室,不停响着敲击键盘与鼠标的声音。

214户贫困户分散在东陇村下属的4个自然村。据扶贫队工作人员介绍,仅一个村的信息录入,就需要一个月。本来按照时间计算,这个工作应该已经完成,但实际情况中往往有许多“意外”。

例如,系统需要录入贫困户的身份证与户口信息,但许多贫困户的身份证或户口簿已经遗失,扶贫队常常需要帮他们去公安局补办。其他扶贫村里,有干部反映许多村民是重度“拖延症”,不到最后期限不会主动去补办。

东陇村扶贫队的吕晖旻正在录入贫困户的照片,系统却出了故障,清晰的照片上传后成了一片黑。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全省都是通过一个系统上传,所以经常出现系统拥挤的情况。

练建锋认为,这轮扶贫砸下了真金白银,系统严格是可以理解的。“希望下一步数据库能加大与教育、民政、公安等数据库的互联互通互享,更好地为扶贫服务,尤其是方便收集贫困户相关数据,让扶贫队能集中更多精力去推动项目的落地和服务群众。”他说。

2016年10月,东陇村扶贫队用了近一个月,收集了全村所有贫困户子女299人的教育信息。练建锋认为这些信息应该与教育系统通过身份证打通。

“假如我们的系统能和教育局的系统打通,就能省下这一个月的时间。”练建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奔波在产业扶贫的路上

2015年11月,广东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确立2018年为广东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年。要实现这一目标,练建锋和2000多支驻村扶贫队组成的广东扶贫一线责任重大。

根据2016年6月颁发的《中共广东省委 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新时期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三年攻坚的实施意见》,脱贫攻坚要实行“八个工程”,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产业工程。

“产业扶贫,一定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讲究稳妥。”他提到,去年有个扶贫队推广冬瓜种植,结果台风一来,刚种的冬瓜苗就全没了。这事在群里被大家戏称为“冬瓜汤”事件。

“今年就是要千方百计推动扶贫项目的落地。”练建锋指着东陇规划升级图说。开发一个农贸市场、打通一条民心路、修整一条排污渠、拓宽一条老巷道、建设一个文化广场,打造不灭的扶贫资产是东陇的帮扶规划。

东陇今年的重点放在了东陇市场项目。扶贫队打算帮村筹建一个“东陇农贸电商扶贫综合市场”,既能满足村民生活需求,也可以带动农产品流通,村以土地出资占股份可以增加村集体收入,扶贫事业以产业扶贫资金入股享有永久分红,帮扶单位支持解决部分资金,同时鼓励贫困户入场经营增加收入,市场建成后还可对有意愿的贫困户进行市场经营技术培训。遗憾的是,这个项目在去年就经历了三易其址,三改设计。

“每一个项目,从开始到建成都要脱一层皮,花费巨大的心血。”练建锋直言时间紧,他说附近一个很用心的扶贫队,总是在问“时间去哪儿了?”。

3月2日上午,练建锋拿着前述方姓贫困户的资料,到镇派出所帮为其申请补办户口。不过,他又遇到了挫折,派出所的领导与户籍干警详细了解了情况,当即表示要大力帮助解决,并为他指明路径—先通过民政局补办这户家庭夫妻的结婚证,再到卫计局申请出生证,然后可以开绿灯补户口。

走出公安局,练建锋准备去下一个目的地—民政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贫困户女孩无钱买手机上网课自杀,父亲回应:孩子救回来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 | “世界工厂”的机器声逐渐响起来—
为美好生活努力打拼(总书记来过我们家) ——回访广东英
​黄冈卫健委主任或由党委书记兼任 工作人员:正式文件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