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黄金破局金价劫 剑指海外并购

刘丁
2016-10-25 01:34:43
2016年10月20日,矿产黄金生产企业山东黄金(600547)发布公告,宣布通过定向增发购买的金矿资产正式实施完成。

时代周报记者 刘丁 发自广州

2016年10月20日,矿产黄金生产企业山东黄金(600547)发布公告,宣布通过定向增发购买的金矿资产正式实施完成。

山东黄金负责生产的中层干部吕明读完这条公告的标题,就把手机屏幕转换到上金所的黄金期货行情,看到价格显示为274元。在他工作的全亚洲累计产金最多的“玲珑金矿”中,黄金正源源不断被输送出矿井,经过加工提炼,变成上海黄金交易所认可的标准金产品,并且几乎全部都销售给上金所。

中国超过22%的黄金储量分布在胶东半岛的招远和莱州地区,山东黄金则凭借玲珑金矿、新城金矿、三山岛金矿、焦家金矿四座主力金矿雄踞此地。

但是,山东黄金的命运却长期被大幅波动的国际黄金价格所掌控。2011年以来,国际黄金价格从近2000美元跌落到最低1000美元附近,跌去一半,山东黄金的净利润从2011年的20亿元左右,跌落到2015年的6亿元,跌去2/3。

2015年2月11日,山东黄金董事会选举了新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2016年5月16日,经历急剧的人事变化,山东黄金董事长进一步变更为金融背景深厚的李国红。

与人事变动同时发生的,是山东黄金集团为摆脱金价波动轮回而做的战略转型:通过资本运作,依托山东黄金金控集团,结盟金融机构、利用金融工具,剑指海外并购,在2020年成为全球十强黄金企业。

吕明则期待着针对员工的第二批股权激励能尽快推出,“定增交割过户意味着资金更加充裕了,在哈萨克斯坦或者澳大利亚的海外并购或许很快能有消息。”吕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人事调整、资本变局,恰逢国际黄金价格触底反弹。2015年底以来,国际黄金价格从1060反弹到1300之上,涨幅30%。山东黄金的业绩强劲扭转颓废,2016年半年报的净利润就已达到5.66亿元,接近2015年全年的净利润。

急剧变化

山东黄金主要依靠四座主力金矿支撑市值,他们都分布在占据中国黄金储备25%的胶东半岛招远和莱州地区。其中,三山岛金矿、焦家金矿每年可采掘出黄金超过7吨,玲珑金矿、新城金矿每年的黄金产量可超过3.5吨。玲珑金矿是亚洲累计产金最多的矿,三山岛金矿是全国机械化程度最高的矿。

“产量每年都会有1-2吨的增长,但是,由于技术和矿井的原因,决定了产量不可能大规模增长。”吕明说,这导致黄金企业无法像煤炭企业一样,通过大规模产量增长平抑矿产价格波动。

基本上100%的销售都是在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现,“我们出产的黄金在上交所挂牌交易”。吕明说。除此之外,根据上海黄金交易所的规定,只有通过认可的企业生产的标准金,才能够在上金所交易和流通,山东黄金的精炼厂就是被认可的企业之一,因此,山东黄金还向市场采购非标准金,冶炼成标准金后进行销售,赚取加工费,但这贡献的利润占比不足1%,山东黄金99%的利润都来自于自己采掘的矿产金销售给上交所。

2015年,山东黄金的黄金产量总计27.3吨,全国黄金总产量为450吨,而放眼全球来看,全球央行抛售的黄金与全球金矿采掘出产的黄金,总供应量约为4258吨。无论是山东黄金还是中国,在全球的黄金供应中占比都不高。但是,从消费端来看,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市场。2015年中国黄金消费量为985.9吨,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交易量已超过2万吨,连续9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现货场内交易所。

虽然是第一消费大国和交易所,但是,作为黄金生产和消费的命脉—黄金价格,却依然掌握在别人手中。上交所的黄金价格跟随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黄金期货价格波动,而后者受制于两点:美元指数、金融市场风险偏好。

2011年以来,黄金价格暴跌沉重打击山东黄金的经营。2012-2015年,山东黄金的净利润迅速缩减,分别为22亿元、11亿元、8.5亿元、6亿元。同期,山东黄金的资产负债率也急速上升,2012年公司负债率为50%,2013年增长到58%,目前下降到54%。

“别看有金矿,黄金价格下跌的年份,利润才几个亿,流动资金极其紧张,只有靠发债、借钱才能维持发展。”吕明说,“今年金价反弹,同时公司把短债置换成了长债,这才降低了负债率”。

由于种种原因,山东黄金的管理层也迎来频繁的变动。

2015年2月11日,山东黄金董事会选举了新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王立君成为新任董事长,但在任短短1年多时间后,2016年5月16日,山东黄金发布公告称,王立君提出辞职,辞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的职务,公司总经理毕洪涛、财务总监孙佑民等同时辞职。山东黄金董事长职位由金融背景更加深厚的李国红担任。

根据公开资料,46岁的李国红曾任安徽中烟工业公司合肥卷烟厂财务总监,山东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上海盛钜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山金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山金金控(上海)贵金属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山金金控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国红也是现任的山东黄金集团总经理。“这一人事调整,不仅意味着人事动荡的结束,更意味着集团与上市公司之间的战略步伐将更加协调。”吕明说。

舞动资本

根据山东黄金集团的目标,到2020年年产黄金要超过55吨,营业收入超过千亿,全球黄金矿业综合实力前十强。根据目前的产量,这样的目标必须通过并购达成,金融的支持必不可少。

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陈玉民和总经理李国红与国内国际金融机构进行频繁的联络,4月份,陈玉民会见了摩根士丹利全球矿业联席主席,并与蒙特利尔银行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5月,李国红访问了建设银行悉尼分行,中国银行悉尼分支,巴克莱投资银行亚洲香港办公室。

由李国红任董事长的山东黄金金融控股发展势头非常迅猛。2015年1月,山东黄金金控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正式开业运行;2月,首只资产管理产品—山金金山一号资产管理计划成功发行。截至2015年底,山金金控已经拥有全资子公司6家,参股公司3家,实际控制公司3家,实现合并收入140多亿元,累计实现利润接近1.4亿元,归属母公司1亿多元。

山金金控已成为山东黄金集团资本运作、海外并购的重要平台。2015年11月,山东黄金在境外发行了总额3亿美元的债券,期限3年,票面利率2.5%,但是,这类资金无法进入国内,山东黄金的财务公司无法管理,于是,山东黄金就把剩余的部分资金交给山金金控管理。山金金控则在山东黄金海外并购时,协同配合,提供金融支持。

除此之外,山东黄金也借助山金金控的金融能力,进行套期保值,用金融工具锁定黄金产品价格,对冲黄金价格波动对利润的影响。

2016年10月20日,公司定增注入资产正式完成,同时实施了第一批员工股权激励。通过发行股份摊薄股本,山东黄金获得了292.22吨的黄金矿产储量注入,使得黄金总储备增加到675吨,年产量也将从目前的28吨左右增加到37吨左右,距离集团的55吨目标更进一步。

海外并购

2016年9月底到10月初,根据海外媒体报道,山东黄金有可能从嘉能可买下哈萨克斯坦一处估值20亿美元的金矿,山东黄金也成为巴里克黄金公司澳大利亚一处金矿的竞购方。

巴里克是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其拥有30个左右的矿山,黄金储量2550吨左右,2015年黄金产量173吨。巴克里通过全球并购迅速由小变大,但是最近几年,它连续遭到智利、多米尼加等国家政府的重罚,加之宏观经济下行、环境恶化,损失惨重。为了渡过难关,巴里克缩减黄金业务,拓展银、铜、镍等其他金属业务,以平抑风险。因此,不断降低黄金生产成本的同时,不断寻求机会出售金矿。

嘉能可是成立于1974年的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依靠金属矿产、能源、农产品赚取利润,但是由于此前对于大宗商品牛市,采取过于激进的高杠杆扩张策略,在全球各地收购矿产资源,结果导致风险敞口过大,在2015年铜价下跌,美元指数上涨的情况下,爆发债务危机。为了自救,嘉能可不得不果断减产、停产,抛售矿权。

“这几年大宗商品下跌,海外大型企业现金流都吃紧,希望趁金价反弹卖掉金矿,这也给山东黄金提供了抄底的机会。”吕明说,“山东黄金未来肯定会海外收购一块比较大的金矿”。

怎样才能摆脱金价波动对公司业绩造成冲击的魔咒?或许,海外并购、金融对冲会是有希望破局的方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黄金告急  或出动军用机抢运
政府补贴、车企官降来袭,购车黄金机会来了?
黄金标的全线大涨!避险属性似乎回来了 买不?
高以翔错过的心脏骤停抢救“黄金四分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