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增长不理想 交行冀望资管业务突围

2015-04-14 02:33:51
交行将以资产管理业务为抓手打造中国第一财富管理银行。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项男  发自广州

净利润增长5.71%,这是交通银行交出的去年年终成绩单,这个增长数字在五大国有银行里仅略高于工行的5.01%,排名倒数第二。

根据年报,2014年交行实现净利润658.5亿元,同比增长5.71%,比2013年6.73%的增速下滑1.02个百分点。“不良资产采取早发现早处置以及有条件早核销的措施,去年的净利润增速下滑与核销幅度有关,去年核销158亿。”在近日的业绩发布会上,交行董事长牛锡明对记者解释称,另一个原因是采取了低成本消耗、低成本扩张的转型路径。

在增速不理想的情况下,交行财富管理规模和效益却实现了“双升”。2014年,交行人民币表内外理财规模突破万亿元,表内外理财中间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67.33%;资产托管规模突破人民币4万亿元,位列行业第四,最大养老金托管银行地位进一步巩固。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的一份交行资产管理中心总裁马续田内部讲话稿显示,交行将以资产管理业务为抓手打造中国第一财富管理银行。为此,交行资管中心2015年将布局股权投资,并且希望在产品的创意以及规模方面寻求突破。

在3月20日的内部讲话中,马续田表示,信贷利差收窄,银行应通过整合资管和投行资源,展开资产管理股权投资,通过定增、并购基金、PE投资等方式,全面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PPP模式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

理财业务面临三大风险

去年,多个银行都完成了理财业务的事业部改制,交通银行也不例外。

据马续田介绍,2011年交行明确代客理财二级部(资管部前身)作为牵头部门,统一负责全行理财业务发展;2012年,交行在总行成立了资产管理部一级部门,从战略高度推进银行资管业务发展;2014年,推进事业部制改革,成立资产管理业务中心。

“改制的目的是要专业化和规范化的运作,是为了构建一个专业化经营和集约化管理架构,效果非常好。”牛锡明说。

交行年报披露,自2013年末启动事业部制改革以后,2014年其表内外理财实现中间业务收入超过35亿元,同比增长67.33%;管理类手续费收入为64.17亿元,增幅24.7%。

“银行资产管理业务发展快,表面上对存款业务有一定影响,只要理财产品的资产配置好,收益率较为理想,不仅留住了本行客户,还吸引了其他行的客户过来。”交通银行资管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比如去年宝宝类产品的发展非常好,但由于交行理财业务做得比较好,各类业务的AUM(管理资产规模)还在上升。若没有较强竞争力的理财产品,反而容易导致客户流失。”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

根据规划,交行理财事业部中心的发展目标是在三年左右的时间表外理财达13万亿元,交行对理财业务的人力、财务、技术资源将有大量的配置,希望能有更好的发展。

“交行理财业务的投入较大,盈利空间还很大,最主要的表外理财是不耗费资本的,交行以后节约资本的业务要大力发展,是交行以后业务转型新的盈利的重要支撑点。”牛锡明表示。

马续田在内部讲话中认为,未来银行业竞争的主战场将从负债业务转为资产业务,以股权投资为核心的主动资管将在资产业务竞争中发挥关键作用,“国际上凡是重视和发展资管业务的银行都取得了显著的市场领先位置,传统业务是小行但财富管理是大行的成功典型。”

不过,马续田同时也指出,交行理财面临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市场风险。

对于应对这三种风险的方法,马续田表示,要严格控制非流动性资产比例;确保现金、货币基金等高流动性资产能够覆盖组合单日到期最大规模;定期对组合进行杠杆压力测试,严格控制杠杆比例。“密切跟踪经济变化和收益率曲线变动,动态调整组合的品种、期限配置和杠杆比例。”

资产端承压明显

根据年报,2014年交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再次出现双升。2014年交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25%,较2013年上升20BP。其中不良贷款余额为430.17亿元,同比增加87.07亿元,同比增长25.38%。

交通银行高层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出现不良增长的主要原因:一是在周期底部的修养和调整,企业承受不了时会出现资产质量下滑,表现出行业性;二是在整个行业内表现为结构性问题,供求的矛盾、产能的过剩、企业粗放的经营、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

“资产质量问题还是表现在中小企业,对其普遍的认识是小微企业的风险较大,过去对小微和个人以及钢贸方面,认为高风险高收益,现在看来有很大的完善空间。”牛锡明表示。

交通银行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尽管去年交行的不良贷款上升,但关注资产质量问题的亮点:一是不良贷款率虽然增加,但增幅大概为25%,同比下滑,与同业比显得不是很高。

“另一个是风险政策和风险偏好,交行从2009年以来对信贷成本的控制比较好,今年依旧控制得较好,对未来趋势也会控制得较好。”上述负责人说。

马续田表示,银行资金投向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与大企业。在新常态下,基建投资模式会遭遇变化,房地产行业目前已经出现寒冬,而大型企业出现违约以及欠息事件。

交通银行在年报中预测,2015年受宏观经济下行、三期叠加影响,风险将从产能过剩矛盾突出的产业链向上下游行业扩散,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扩散,从小微企业向大中型企业蔓延,该行资产质量仍将持续承压,风险管控形势依然严峻。

值得一提的是,交行去年息差为2.36%,下降了16个基点。“息差下降主要是由于利率市场化,另一个是存款的竞争激烈。”牛锡明向记者解释道。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面对息差收窄的情况,交行将加大调整资产结构,主要表现在由于交行信用卡贷款占比、个人贷款占比及微小贷款占比不高,今年会注重提高这部分的占比。

牛锡明表示,会特别重视贷款的定价,尤其在降息通道打开下,采取固定利率多一点,拉长贷款周期,降低降息的影响。“重视负债业务的结构调整及成本管控,特别是提高结算类存款、代发工资存款等低成本存款占比,进一步调整存款的结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百年交行迎70后行长
券商资管四月飘红 华泰净利过亿
资管变局,京东数科吸纳海益科技,下的是怎样一盘棋?
京东数科副总裁徐叶润:资管数字化下一站是打造“开放平台”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