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国际的“救赎”

2015-03-03 10:21:03
福布斯富豪文一波或许应该感谢这一波行情,在刚过去的羊年春节,文一波旗下的桑德系遭国外沽空机构狙击。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过去的两天,国内环保板块股价全线飘红,其势头之猛,甚至连国际沽空机构也败下阵来。

福布斯富豪文一波或许应该感谢这一波行情,在刚过去的羊年春节,文一波旗下的桑德系遭国外沽空机构阻击,股价暴跌,但很快在年后这波环保股涨势中止损。

文一波家族控制的桑德国际(00967.HK)是国内废水处理龙头企业,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桑德环境(000826.SZ)则是国内固废处置产业领域的先锋。

2月4日,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爱默生分析,下称“爱默生”)发布报告指桑德国际存在虚假收入、会计账目混乱等多项问题。桑德环境也遭遇“躺枪”,股价当日暴跌9.44%,是前者跌幅的近两倍。

桑德国际随即发布一系列澄清,但爱默生并未就此收手,11天后的2月15日,爱默生发布第二份沽空报告。桑德国际次日开盘暴跌近30%,创52周内的新低。

随后,桑德国际发布了多份声明,试图挽回投资者信心,并与沽空机构展开了持续十余天的“拉锯战”。2月底,桑德系借此轮环保股的势头股价上涨,截至3月2日,文一波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价均再次回到高位。

“与其说爱默生是败给了行情,不如说是国内环保产业的发展势头超出了沽空机构的预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环保”已经越来越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热点词汇,过去的几年,在高层和社会共同推动下,环保板块被外界认为前景广阔,这意味着股价的高企和更多的资本涌入。

但股价的回升,并不能说明桑德系逃过一劫,有券商担心,爱默生的质疑若属实,文一波筹划加强桑德国际和桑德环境控制的计划预案将落空。而随着桑德集团的战略发展,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平台将遭遇债务压力,与日俱增,桑德的未来何去何从,仍值得外界关注。

黑色二月遭沽空

2月4日,爱默生发布沽空报告称,桑德国际存在虚假收入,会计账目混乱,并对其提出多项质疑。

上述质疑包括:2011–2013年桑德国际的营业收入中,有约10亿元的“工程技术服务费”,占其总营收的约40%,但公司未披露收入的具体来源。

爱默生分析称,桑德国际在2013年的真正盈利水平为1.13亿元人民币,只为该公司公布的数据的1/4,而经调整后,桑德国际的真正账目值不足10亿元人民币。

同时,桑德国际的利息收入极低,反映其实际现金或银行存款余额可能与披露数据不符。已披露的鞍山项目、荆州项目与当地政府部门披露信息不一致。

据此,爱默生对桑德国际管理层的可信度提出质疑,并由此下调公司股价至2.4港元,较目前8元左右的股价折让70%。

这份沽空报告令桑德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价大规模下挫。港交所交易信息显示,2月4日开盘后,上午10点28分,桑德国际股价开始跳水,至10点37分桑德国际宣布暂停交易时,短短9分钟内,其股价下跌了5.25%。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桑德国际被做空的影响,很快就传递到其大股东身上,拥有前者36.46%股权的桑德环境,股价在下午开盘后大幅下挫,公司未能及时停牌,直至收盘最终下跌9.44%,跌幅是桑德国际的近两倍。

2月4日下午,桑德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上午10时37分暂停买卖,待发出有关内幕消息之公告。

4日晚间,桑德环境亦发出公告撇清与桑德国际的关系,“桑德环境与桑德国际,处于独立自主各自经营环保行业不同细分业务的上市公众公司,桑德国际目前在业务经营以及日常管理、公司治理等方面与桑德环境不存在关联。”

桑德环境董秘马勒思当晚亦接受采访时回应,“我们跟桑德国际是相对独立的公司,我们做的是固废,他们那边做的是水,在业务层面上完全独立。”

随后,桑德国际在2月13日晚间发布首个澄清公告,并宣布股票于2月16日恢复交易。

然而,爱默生并未就此收手,2月15日,爱默生发布第二份报道,质疑桑德国际的财务问题。

2月16日中午,桑德国际发布澄清公告指,做空机构的进一步指控报告中存在恶意中伤及毫无根据的指控和评论。但这并没有阻止桑德国际的股票跌势,下午1时恢复交易,其股价开盘即暴跌近30%,创52周新低。

2月24日,桑德国际发布第三份澄清公告,对爱默生提出的多项质疑作出澄清,反驳做空机构的指控。

桑德集团指出,由于有人为求一己私利,而公然试图攻击集团股东及证券持有人的利益、制造恐慌及操控证券价格等举动,集团已将事件转介证监会安排调查。

文一波资本腾挪受阻

公开资料显示,文一波家族目前持有桑德环境45%股权、桑德国际48%股权。在爱默生发布沽空报告的第二天,瑞银证券给予桑德环境“将重新审视评级”。

而更为严重的是,爱默生的沽空报告对文一波筹划的桑德环境成为桑德国际大股东的资本腾挪产生了阻碍,“如果该质疑属实并造成桑德国际股价大幅下跌,交易可能中止。”瑞银指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文一波筹划加强桑德国际和桑德环境控制的计划预案由来已久。

去年9月,桑德环境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公司拟增发35亿元,其中桑德国际向桑德环境增发2.8亿股,Sound Water Limited (文一波控股)向桑德环境转让2.65亿股。

同时桑德环境旗下水务资产湖北一弘水务有限公司将作价12亿元转让给桑德国际或其指定者。交易完成,桑德环境将成为桑德国际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将达到31.2%。

此次交易,文一波家族出资约10.5亿元参与桑德环境的定增,同时通过Sound Water出售2.65亿股桑德国际获得约17亿元人民币的套现。

在控制权不变,持股比例损失不多的情况下,通过这一倒腾,文一波不仅从市场获得6.5亿元的套现,还可享受市值攀升带来的硕果。尽管文一波多次强调自己不是资本玩家,但这份整合方案仍得到不少资本高手的赞赏。

上述收购交易只是文一波资本腾挪术的缩影。

现年50岁的文一波,湖南湘乡人,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硕士出身,因此被媒体称为“绿巨人”。通过控股两家环保上市公司成为福布斯富豪,文一波用了不到十年时间。

2002年12月,文一波出资5000万元,借壳ST原宜,桑德把水务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并开始进军固废处理。

2005年4月,上市公司正式更名为合加资源,此后文一波带领桑德集团又开始了第二次的上市征程。

彼时,新加坡政府欲将水务板块打造成为该国支柱产业,文一波敏锐地意识到这点,2006年10月,桑德集团旗下伊普国际正式登陆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当日上市筹集6350万新元,约3.2亿元人民币。

借助国际平台,伊普国际打通了海外市场水务项目的运作和销售。2010年,伊普国际更名为桑德国际,在香港上市。

但在此过程中,文一波违反了《收购守则》,遭到证监会公开批评,指他在一项收购建议结束后六个月内,以高于建议收购价取得桑德国际股份。

证监会指出,2013年桑德国际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自愿除牌,为便利除牌,桑德香港以每股4.37元收购桑德国际所有股份。

收购建议于去年1月结束,不过在3月28日至5月9日期间,文一波在一连串场内交易中以每股5.94元至7.55元不等的价格取得560万股桑德国际股份。

对此,文一波坦承由于“无心之失”,违反了《收购守则》有关规则,已同意证监会对他采取的纪律处分行动。

债务压力日增

在当前国内环保产业持续升温的情况下,桑德集团开始走马圈地式的扩张。

1月24日,桑德环境一口气公布了12项对外投资和两项股权收购事宜,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总共投资金额为4.685亿元。

在此一个月前,桑德国际对外公布消息称,与福建福瑞德皮革有限公司签订废水处理DBO(设计、建设及运营)合同,合约金额达到4.55亿元。

目前,桑德环境2014年年报公布在即,相关具体投资情况,还需进一步确认,不过,有券商人士表示,“桑德国际和桑德环境目前在国内扩张速度加快,去年以来,其订单总额预计大幅超过往年”。

根据桑德环境的发展战略,公司在固废处理领域将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条,拓展业务范围,全面覆盖固废处理的全领域。

因此,近两年以BOT 形式涉足固废处理业务投资领域。桑德环境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分别为2.33 亿元、1.63 亿元和5.82 亿元,并且在建拟建工程还将投资近122.29 亿元,“因此未来几年公司资本支出需求较高,面临一定的资本支出压力。”桑德环境短期融资券说明书指出。

2011年至2013年以及2014年前三季度,桑德环境的利润总额为3.67亿元、 5.11亿元和6.89亿元,以及6.01亿元。

随着利润的不断增长,桑德环境的负债总额也在逐年攀升。2011年末至2013年末,以及2014年前三季度,桑德环境对应的负债总额为20.92亿元、24亿元和30.47亿元,以及42.99亿元。

“随着桑德集团不断扩张,公司未来对资金的需求还会增加。”上述分析师指出,固废处理行业准入门槛较高,投资项目所需资金量大,投资回报周期较长,对企业的融资和经营能力又是一大考验。

2月27日,桑德环境发行2015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发行金额5亿元。在此之前的1月28日,桑德环境完成了4亿元的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桑德集团与日俱增的债务压力,在桑德环境的扩张中体现明显。近几年来,桑德环境多次发行短期融资券以“补血”。

2012年2月22日,桑德环境发行该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金额为4亿元,2013年4月,桑德环境股东大会批准,公司拟发行总额不超过15亿元的短期融资券。

2014年9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接受桑德环境超短期融资券注册,注册金额为20亿元。

在业内看来,环保板块的此次涨停让桑德系的股价暂告安全,但并不意味着桑德集团就此高枕无忧。“爱默生的做空给国内的环保板块拉响了警报,也对国内环保上市公司的财务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述券商人士分析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家发改委:将采取五大措施促进消费回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不设GDP增速目标科学合理
被批“反人类”,还要被送上国际法庭?比尔盖茨中枪阴谋论
厦门国际银行持续发力高质量发展 不良率连续14年低于1%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