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尽头是房产中介?字节跳动收购经纪牌照,它的对手是贝壳找房

陈泽旋
2021-10-10 10:10:26
来源: 时代财经
字节跳动此举或是在为未来布局线下门店铺路。

VCG111351042980.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房产中介领域闯入了一头“大象”贝壳找房,自去年8月上市以后,贝壳找房的股价表现屡屡刷新外界认知,市值最高时冲破900亿美元,远超房地产开发商三巨头“碧万恒”。

这是一个业内公认的“房产中介互联网化”的成功案例,然而,去年全年贝壳找房的市场占有率仅约15.7%。庞大的市场余量令众人垂涎,包括互联网公司,“谁会是下一个贝壳”也成为了市场关心的问题。

近日,北京福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福旺”)易主,母公司由北京金色麦田房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金色麦田”),变更为北京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好房有幸”)。

股权穿透后可以发现,金色麦田为缪寿建创办的房产中介公司麦田房产所有,而好房有幸是张一鸣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全资控股。字节跳动旗下房产信息平台幸福里向时代财经透露,好房有幸属于该平台旗下公司。

缪寿建和张一鸣是福建老乡,一个深耕北京,同时在北京、福州和厦门拥有900余家直营房产中介门店;一个是在北京创立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和皮皮虾等,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巨头。

尽管这次交易的标是一家原本毫不起眼的子公司,但背后的用意却引发外界的极大揣摩。“我们没有直接布局线下门店的打算。”幸福里回应传言时表示。不过,时代财经从另外的途径获悉,字节跳动此举或是在为未来布局线下门店铺路。

“曲线救国”收购中介牌照

“字节跳动收购的其实是一个空壳公司”,知情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麦田应该根本没有(在福旺)投入过经营,里面也没有什么资产,字节跳动主要是为了获得资质,有了那个资产才可以从事房产经纪业务”。

根据《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中介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在我国开展房地产经纪活动有两个基本前提:一是必须拥有营业执照;二是必须拥有备案证明文件。

备案证明文件由相关机构在领取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到所在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建设(房地产)主管部门备案后即可取得。然而,在北京想要拿到备案证明文件是一件难度不小的事情。

时代财经了解到,2017年北京全市范围内暂停了房产中介机构的备案,这导致新的中介门店无法开店经营的状况。实际上在备案暂停后,市场上出现了买卖中介机构的行为,买家的目的是获取相关机构所拥有的经营资质。

不同的信源告诉时代财经,北京市已于近期放开了相关资质的申请,但北京市西城区和通州区有关部门回应称,目前仍然不接受中介机构的备案申请,其中西城区给出的理由是“政府不允许有些行业扩大规模”,而丰台区则表示“最近已经可以通过北京住建委官网申请备案”。

而资质获取之难或许是字节跳动最终采取 “曲线救国”策略的原因。时代财经了解到,字节跳动旗下的幸福里成立于2018年,是一个提供新房和二手房买卖信息的平台,目前已进入北京、广州、长沙、合肥、南京、杭州、昆明、天津、西安等多座城市,二手房业务的合作对象包括我爱我家、麦田房产及其它小型中介机构。

实际上,幸福里是字节跳动介入房产中介业务的主要平台,早在2019年,字节跳动旗下主力产品今日头条原本的“房产频道”栏目就更名为“幸福里”。

知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幸福里还没到可以发展线下门店的阶段,“只能先让幸福里平台的资讯类内容丰富起来,重点仍在线上,但他们肯定想在战略上更进一步,至于未来会不会真的做线下就见仁见智了”。

另据时代财经获悉,幸福里的运营主体是北京无限光场科技公司,控股股东是字节跳动有限公司;而收购福旺的好房有幸由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今年7月份,香港公司的经营范围新增“从事房地产经纪业务”,并增设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合肥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亦包括“房地产经纪”。

互联网的尽头是房产中介?

值得注意的是,幸福里回应布局线下传言时表示 “没有直接布局线下门店的打算”。但知情人士透露,幸福里的确是想成为另一个贝壳找房,只不过目前更像房天下和安居客。

实际上,“成为贝壳找房”是互联网巨头们共同的梦想。早在2009年,张一鸣便创立过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2010年,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也曾与口碑网合作推出房产频道,此后在2020年上线了天猫好房;2014年京东亦开始进入房地产领域。

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和京东三家互联网巨头,是目前对房产中介领域有着较深渗透的互联网公司里,旗下的主力平台分别为幸福里、天猫好房和京东房产。不过,比起贝壳找房、安居客和房天下,业内人士、购房者和经纪人对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平台评价不高。

幸福里早在2020年便与麦田房产展开合作,此后相关房源和经纪人陆续接入幸福里平台,一名麦田房产的经纪人告诉时代财经,幸福里能够为他们导入来自于字节跳动其他平台的流量,比如抖音,“但不能说幸福里有多好,只是麦田房产自有的线上平台太差了”。

天猫好房和京东房产的反响同样不理想。和天猫好房合作的一个广州新盘销售人员告诉时代财经,该楼盘从未接过一个来自于天猫好房的客户电话,“更别说成交了”。此外,时代财经通过天猫好房联系到的一名二手房中介表示,“说实话,你是第一个通过天猫好房打电话过来的人”。值得一提的是,天猫好房的二手房业务上线时间是今年的7月16日。

比起幸福里和天猫好房,京东房产网络平台上线的时间更早,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上线了新房和二手房业务。然而,京东房产的客服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目前新房仅仅提供房源信息的页面展示。二手房方面,2020年京东房产在线下落地了“好房京选”,核心模式是为合作的中介机构提供品牌、流量、运营、系统等方面支持。目前,京东房产二手房板块主推好房京选,但当时代财经试图以购房者的身份通过京东房产联系二手房经纪人时,连续两名经纪人早已离职,但平台并未作出更新,导致无法获得有效信息。

在分析互联网平台介入房产中介领域后表现平庸的原因时,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如果只是简单地流量生意,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基本已经走到尽头了,因为线上的流量成本已经非常高了,在北京获取一个有效的线下看房成本大概在3000元左右,互联网公司做线下,目的是保住已有的线上生意以及实现线上线下的打通”。

不过,胡景晖认为,房产交易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比如看房、签约、贷款、缴税、过户等购房流程基本都要在线下进行,而房产交易的复杂程度和非标准化,更是给互联网公司做好房产中介这一行设置了极高的门槛。

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新房和二手房的宗交易规模达到了22.3万亿元,而身为“房产中介互联网化”成功案例的贝壳找房,去年实现的总交易额仅约3.5万亿元,占比15.7%。尽管互联网公司入局房产中介领域道阻且长,但庞大的市场余量,依然诱惑着它们追逐“下一个贝壳找房”的梦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上海神秘房叔抛售陆家嘴93套房?假的!中介:26小时内卖光
李子柒IP“价值连城”,停更三月后上央视:想有个种满鲜花的院子
待遇堪比程序员,深圳中介高薪招聘!倒闭潮来袭,从业者苦劝:不如老实上班
昔日浙江女首富房产被拍卖!与董明珠齐名的园林女王,怎么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