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房贷、免房租、免幼托费还发钱,韩国人为啥就是不想生?

马欢
2021-09-23 16:20:12
来源: 时代周报
面对全球最低生育率,韩国再出大招

面对全球最低生育率,韩国再出大招。

据媒体9月20日报道,韩国忠清南道峨山市,一个正在建设中的社区推出了一项优惠政策:如果业主生了1个孩子可减免一半月租金,生两个孩子租金全免。

该社区称之为“更幸福住宅”政策。这种住宅分为36平方米、44平方米和59平方米三种户型,符合条件的夫妻只需缴纳3000万-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万-27万元)的押金,即可根据住宅面积按照每月9万-1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91元-819元)不等的租金入住。生育孩子后,租金开始减免,头胎减免50%,二胎全免,租住时间最长可延长至孩子出生后的10年。

这是韩国地方政府首次引进完全免除公寓租金的制度。据了解,忠清南道计划2022年前在辖区内推出1000户这样的“更幸福住宅”。

韩国是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据《纽约时报》报道,为了鼓励家庭生育,过去15年韩国已在相关领域支出超过17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5万亿元),各种福利政策也是丰富多彩。然而,这些政策似乎无一奏效。

这一次的减免房租会有效果吗?

1.jpg

韩国父母照顾新生儿(图源:路透社)

地方政府放大招

金智伊在首尔生活,她的工作是销售与市场营销。金智伊对生小孩本没有太大兴趣,不过在父母压力下,还是生下了1个男孩。如今,她的儿子已经3岁。

在韩国政府的福利政策下,金智伊有各种补贴和假期,她的儿子也享有免费幼托服务,但她觉得韩国政府的福利政策吸引力有限,因此没有二胎的计划。

“我从未想过再生一个孩子,”她说,“养一个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我只想把精力集中在他身上。”

与金智伊有类似想法的韩国年轻人不在少数,因此韩国低生育率的严峻问题也早已不是新闻。

韩国行政安全部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韩国2020年仅有27万婴儿出生,较2019年下降约10%,同年死亡人数比例增加逾3%。这是韩国实施户籍人口登记制度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在4月发布的《2021年世界人口情况报告》也显示,韩国总和生育率、即平均每名育龄妇女生育子女数,2021年为1.1,在19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连续两年垫底。

为了让韩国家庭生孩子,韩国政府可以说是绞尽脑汁,频频使出各种大招。

2.jpg图源:路透社

除了减免租金的峨山市,身为现代产业之都的蔚山市也选择开启“贴钱模式”,从今年4月份起向新婚夫妻提供公共租赁住宅租金和物业费补贴,最高每月补贴额度可达3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912元)、最长补贴10年。

忠清北道堤川市则推出了“三快住宅资金援助”计划,最高可为生育孩子的家庭提供5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8万元)的购房贷款补贴。

庆尚南道昌原市计划干脆推出“结婚梦想贷款”,规定结婚时贷款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5万元)的夫妻在生育头胎后可以免除贷款利息,生育二胎后可减免30%贷款本金,生育三胎后可免还所有贷款。

作为韩国第二大城市的釜山市,则计划为贷款1亿韩元的新婚夫妻提供与贷款利息相当的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补贴。

不仅补贴力度大,韩国各地方还大幅提高了生育奖励金额。

忠清南道青阳郡决定从2021年起为生育头胎、二胎、三胎、四胎的家庭分别提供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1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4万元)、1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1万元)和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0.8万元)的生育奖励,生育五胎及以上者可获3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2万元)奖励,奖励金额创下全韩国之最。江原道麟蹄郡、仁川江华郡也提高了相应的奖励金额。

然而,在房价上涨、就业压力增大、收入不稳定、育儿成本升高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下,这些政策组合拳是否见效,仍有待观察。

就是不想生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的总生育率急剧下降,2001年降至1.3,2005年降至1.08。

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韩国在短时间内生育率下降速度较快,生育水平超低,持续时间较长。断崖式持续下降的低生育率问题羁绊着韩国社会经济发展,已经成为韩国政府刻不容缓的重要课题。

学者们认为,韩国低生育率有三方面的原因,晚婚或不婚风潮是人口学原因;青年阶层的工作和生活不稳定是经济原因,此外,由于工作不稳定导致青年阶层的收入水平低下,从而“住房难”也成为低生育的主要经济因素;养育负担增加,女性生育保障制度不完善则是社会学原因。

3.jpg

(图源:路透社)

事实上,韩国政府自2006年开始,制定了三次应对低生育的基本计划。

第一次低生育、高龄社会基本计划(2006-2010年),目标是建立应对低生育问题的基础设施,加强制度建设及育儿支援。其政策的主要对象是低收入家庭,重点内容是保育支援。

接下来是第二次低生育、高龄社会基本计划(2011-2015年),政策重点由保育支援发展,到强调工作和家庭平衡支援 ,开始尝试进行综合性政策改革,政策对象从低收入家庭扩大到中产阶级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政府还在2013年通过了《婴幼儿保育法修订案》,将无偿托育对象由就学一年前的幼儿扩大至0-5岁的婴幼儿。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韩国的托育率超过55%,在亚洲国家中排名前列。

然后是第三次低生育、高龄社会基本计划(2016-2020年),此次计划的核心,是从过去的提供养育支援,向通过创造工作岗位和提供居住支援的晚婚、非婚对策转变。

然而,这一系列的政策似乎都没有办法改变韩国主要大都市社会压力大、生活成本高的问题。就在2021年,据韩国房地产平台数据显示,4月首尔中小型公寓(面积在60至82平方米间)平均交易价格达到9.865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75.9万元),较两年前上涨2.0237亿韩元,涨幅达42.1%。

此外,韩国还是全球私人家庭在教育上花费最多的国家,教育开支已成为许多家庭除了房贷以外最沉重的负担。根据韩国LG经济研究所的调查,28%的韩国家庭无法偿还债务,只能在微薄的收入下艰难度日。

很多韩国年轻人也都对政府的一系列补贴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政府的补贴仅仅只是提供了生育假期期间相同的月薪,但这些钱远远不能支付生育带来的其他损失以及养育孩子需要的高额费用。

“我的祖父母有六个孩子,我的父母有五个,因为他们那代人认为应该有好几个孩子,”38岁的全职母亲金美京说,“但我只有一个孩子。对我和年轻一代来说,综合考虑,生很多孩子不划算。”

BBC报道还认为,韩国这些政府的政策中,没有一项能成功解决东亚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即不利于家庭生活的职场文化。 

“在韩国我们有合法工作时长,充足产假和陪产假,还有各种补贴,”首尔大学研究该地区生育问题的助理教授金惠媛表示,“但使用率却很低,这其实是执行层面的问题。”

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认为,韩国政府做的还不够。很多韩国家庭的观念转变是文化上的,而且是永久性的。

新冠肺炎疫情压力之下,韩国人更不想生了。

4.jpg

图源:韩联社

韩国统计厅的年度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每位女性的预期生育数量降至0.84,比之前一年创下的纪录低点0.92还要低。这一预期生育数量是世界银行180多个成员国中最低的,远低于美国的1.73和日本的1.42。

韩国统计厅3月25日发布的调查数据还显示,韩国所有年龄段人群婚后生育意愿都有所降低,13岁至29岁人群中,超过半数受访者认为结婚后"不一定"要生孩子。

韩国政府现在制定了第四次低生育、高龄社会基本计划,打算在2022年的时候开始实施。

届时,韩国政府将对1岁以下婴儿的家庭每月发放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的补助。并推出了“3+3育儿假”制度,即父母双方都为未满12个月的子女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每人每月最高可获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0元)的育儿津贴,以此鼓励夫妻双方共同育儿。

同时,到2025年,韩国政府将为多子女家庭提供2.75万套专用公租房,并考虑将多子女家庭的标准从现行的3名以上放宽至2名以上,韩国政府还将向月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每年提供5万套保障住房。

解决住房问题之后,韩国人还愿意生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全球能源危机愈演愈烈,天然气价格升至“不健康”水平,亚洲多国掀起抢购潮
众泰汽车逃出生天?获江苏深商20亿接盘重整,年内股价已涨近400%
曾被称“最大县城”,如今落选特大城市,合肥:再等我一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