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上的乡村主播:为村民办人生第一场音乐会

2021-09-17 17:03:09
来源: 时代在线

在广西南宁大明山深处的东春村下水源庄,“明月闲人”正坐在一处溪流旁的巨石上吹着洞箫,边上支着收音设备。3个小时后,这段伴随着溪流水的箫声被上传到了喜马拉雅。

大明山的这个小村庄,是乡村振兴背景下众多乡村的缩影:互联网技术正在加速向广大农村地区延伸,并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乡村人民的生活、生产、就业、娱乐、养老、医疗等方方面面。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中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97亿,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达59.2%。

在国内深受用户喜爱的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上,正活跃着一群生活在乡村的音频主播:他们中有扎根乡村20多年的大学生,通过音频向村民科普种植技术和农业知识;有隐居山林的独立音乐人,将山里的自然之音与民间乐器融合创作疗愈音乐,并为村民开办人生第一场音乐会;有“Z世代”女大学生,回到乡镇创业种花解决当地女性就业,并通过播客分享自己的乡村生活;也有演播有声书的主播,返乡定居,把音频主播作为自己的全职。

“互联网+”正在为乡村发展注入积极变量,助力乡村全面振兴。

年轻人新选择:到乡村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在乡村的日益普及,有待开发的乡村市场逐渐成为一片广阔热土,吸引着众多年轻人回到乡村发展。乡村振兴也迫切需要充满活力、具备科学素养和新观念的年轻人参与其中。

1995年出生的“Z世代”姑娘付红阳,是四川农业大学园艺专业毕业生。2017年,她来到昆明市杨林镇一家园艺公司工作,从此扎根乡村。一年后,园艺学科班出身、具备专业园艺知识和实践经验的她选择在乡镇创业。目前,付红阳花卉基地面积达40亩,年产约60万盆花,产销全国,年净利润已超百万,带动附近十多位村民就业。

(图说:左四:喜马拉雅95后乡村主播“村姑阳”)

“来我这里上班的基本都是村里的女性,她们比较难就业,既要带娃、送娃上学,又要照顾家庭,远的地方去不了,在我这里上班既能照顾家里,又能创收。”付红阳说。

90后阿文也是一位大学生,毕业后在昆明做软件销售,因为能力突出,每月能拿到2万多薪水。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老家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鹿阜镇的乡村创业。目前,在阿文的农园基地里,仅水蜜桃一个品种就能实现50万元营收。他还在林间空地养殖走地鸡,在山间崖壁养蜂采蜜,多样化开发与利用山地资源。他还通过互联网的渠道帮助村民分销农产品,带动村民共同致富。

(图说:喜马拉雅90后乡村主播“阿文创业日常”)

付红阳和阿文是伴随互联网成长的一代,对网络有天然的接受度,他们除了是扎根乡村的90后创业者,还有另一个身份:音频主播。

付红阳说:“每天在棚里干活,只有耳朵是自由的,就会听喜马拉雅,听播客,听刘心武讲《红楼梦》,听多了,就想到自己也可以录音频记录乡村生活。”她以“村姑阳”为主播名,在喜马拉雅创建了自己的播客《云南乡村生活记录》,分享乡村生活。远在100公里车程外的鹿阜镇的阿文,则在喜马拉雅开设账号“阿文创业日常”,用音频分享自己的乡镇创业经验,让其他想回乡创业的听友少走弯路。

“V维声素_小维讲故事”也是一位回到乡村创业的90后音频主播。小维毕业于四川传媒学院配音专业,在成都创业成立了自己的配音工作室。2020年因为疫情影响创业受阻,小维毅然回到老家山东泰安市泰山区夏家庄村,把创业阵地迁移到乡村。他的工作室除了演播儿童故事,还在发力有声书赛道,每月能有过万的收入。“有声演播不受地域限制,在农村也节省了我的创业成本。”小维说。儿童节的时候,他有时还会去村里的学校给孩子们讲故事。

(图说:喜马拉雅90后乡村主播“V维声素_小维讲故事”)

定居乡村,收获百万听友

近年来,随着科技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新经济崛起催生大量新兴职业,如音频主播。这一新兴职业也逐渐成为众多青年返乡定居的就业新选择。

在喜马拉雅上,有一部播放量高达6.8亿的爆火有声小说《庆余年》,他的演播者是80后主播“墨法歌_十年”。墨法歌从小在山东德州平原县的一个乡村长大,初中毕业,打工、参军、送快递、跑业务……在经历了一番人生变换之后,热爱朗诵的他走上有声演播之路,并结束漂泊回到乡村定居,全职做有声书主播。因为“说书”墨法歌成了村里乃至县里的“名人”,他在喜马拉雅也收获了170多万粉丝。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墨法歌_十年”)

“现在村子里都是水泥砖房、柏油公路,村里还有供村民休闲健身的设备,大家生活水平都高了很多,也有村民搞大规模养殖,现在网络也很发达,人手一部手机,在农村生活也很方便。”墨法歌说。

2011年,闫丽从渤海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毕业,进入沈阳一家公司工作。后来,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她选择回到老家辽宁营口市老边区路南镇城子村生活,并带回另一个身份:喜马拉雅有声书主播“_胤曦_”。闫丽回村定居已有八年,不仅有充足的时间陪伴父母,享受乡居生活,她演播的《以嫡为贵》《田园佳婿》《凤主天下》等有声书播放量均超过千万,并收获超80万粉丝,每年能有数十万的稳定收入。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_胤曦_”)

“配音青山”同样是喜马拉雅上一位返乡定居的全职有声书主播。他从小在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镇的村子里长大,成绩优异,高考考上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因为对有声演播极度热爱,他放弃了原有的白领工作,踏入有声书演播行业。今年年初,青山结束北漂回到河北乡村,在家里搭建起录音棚全职录书。青山的作品在喜马拉雅播放量已经超过7000万。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配音青山”)

“以前农村有的垃圾会随意倾倒在道边、沟渠,但现在统一发放了垃圾箱后,清洁了村容还可以回收再利用资源,同时也激发了村民对环境保护的自觉性和积极性。现在村里的环境、生态都比以往好了很多,是大多数人真真实实‘向往的生活’”。青山说。

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二十年,也是乡村剧变的二十年。水泥公路和汽车缩短了乡村与城市的物理距离,互联网和手机则填补了乡村与外界的信息鸿沟。乡村生活变得越来越方便,新农村建设和治理,也让乡村环境卫生、人文风貌得到了极大提升。乡村的变化吸引了众多离乡的年轻人返乡定居,并通过互联网找到自己新的职业道路。

把精神食粮带到乡村

   今年8月,喜马拉雅发起品牌焕新,推出新Slogan“每一天的精神食粮”,希望为用户和其家人提供具有向上的精神引领性的优质内容,帮助人们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找到内心的定力和定见,让随波逐流的时间也能有所收获和沉淀。精神食粮不仅指狭义的书籍或者泛知识的内容,所有可以陪伴心灵成长、给人带来内心愉悦和充实的内容都是精神食粮。丰富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推动乡风文明建设,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音频则成为乡村主播输出精神食粮的重要载体。

独立音乐人“明月闲人”是位80后,出生于中越边境小县城。热爱音乐和艺术的他大学毕业后做过广告设计、组过乐队、做过流浪乐人。多年漂泊后,他选择回到广西老家,闲居于大明山,在田园山水间闲暇度日,栽果种茶做音乐。他将大明山里的自然之音与民间乐器融合创作疗愈音乐上传到喜马拉雅,治愈了众多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并获得了相应收入。前段时间,明月闲人和几位音乐人朋友专门为当地村民举办了一场乡村音乐会,丰富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他还计划与当地村民共创,将当地的山歌融入音乐创作,让他们不仅收获精神食粮,也能得到物质回报,让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真正惠及乡村。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明月闲人”)

在黑龙江哈尔滨道外区团结镇,有一位20多年来行走在田间地头的乡村主播“专注农业杨哥”。他是上世纪90年代学农出身的大学生,毕业后投身农业科技产品与技术推广,与土地、农户作伴。杨哥通过他在喜马拉雅的音频节目,向村民及听友科普大豆栽培、玉米种植、马铃薯栽培、预防虫害等覆盖农户种植的各类农业知识。“乡村在振兴,向农户普及科学的种植技术也越发重要。”杨哥说。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专注农业杨哥”)

王丹曾是福州广播电台主持人,有着丰富的播音经验,也是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2017年公公去世,王丹和爱人卖掉福州的房子,回到爱人的老家西安市周至县西富饶村定居。在农村,王丹成为一名喜马拉雅主播“我是水丹丹”,继续自己热爱的播音事业。今年4月,她还参加了喜马拉雅喜播教育举办的A级有声书主播特训营。王丹在喜马拉雅上有数档关于心理解压、声音变现和助力女性成长的节目。“没有了城市的压力,幸福感得到极大提升,互联网也让乡村变得更好了,希望我的女性成长赋能节目像精神食粮一样,帮到更多人。”

(图说:喜马拉雅乡村主播“我是水丹丹”)

今年年初,国家明确提出“实施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工程”。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乡村建设的基石,“互联网+”将助力乡村全面振兴。相对于视频平台通过直播带货模式带给村民的致富方式,喜马拉雅上的主播和海量的精神食粮,给村民带去陪伴,给乡村带来精神与文化财富,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新的活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