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公募“亏损王” :中信建投基金连踩五“雷”

宁鹏
2021-09-08 10:36:27
来源: 时代周报
由盈转亏存在异常

当别家券商顶着“含基量”在二级市场大炒特炒时,中信建投(601066.SH)却有点郁闷。2021年半年报显示,该券商子公司中信建投基金报告期内实现营收-7014.12万元,同比下降144.53%;净利润-9939.84万元,同比下降1145.67%。

已披露半年报的基金公司中,亏损的屈指可数,而中信建投基金又是亏损最多的一家。

公募基金来说,营收为负、亏损近亿元向来都十分罕见,更遑论报告期内基金行业环境整体向好。9月7日,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募基金的商业模式相对“旱涝保收”,基金管理费每日计提,营收为负确实有些异常。

净利雪崩

对比2020年的经营状况,中信建投2021年上半年的表现可以用“雪崩”形容。

2020年年报显示,中信建投基金全年营收为3亿元,净利润为4752.75万元。虽净利润较2019年下滑了8.6%,但经营状况仍属正常范畴。2021年上半年风云突变,中信建投基金由盈转亏,亏损额接近1亿元。

上述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基金行业是轻资产行业,主要成本为人力支出,半年亏损1个亿几乎闻所未闻。

从规模角度来看,中信建投基金今年上半年呈现“公募升,专户降”的趋势。截至6月末,公募基金部分合计规模为266.87亿元,同比增长55.17%;专户产品管理规模为人民币278.73亿元,同比下降55.19%。

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基金完成业务重心切换,专户显然成为了“弃子”。在“去通道化”的大背景下,通道业务被压降属意料之中,规模同比下降69.75%,通道业务存量规模仅剩84.27亿元。专户主动管理规模也同比下降43.37%,存量规模为194.46亿元。

作为一家成立已八年的基金公司,中信建投正进入多事之秋。2020年12月,创始股东之一的江苏广传广播将所持20%股权作价1.45亿元转让给中信建投。

目前,中信建投持股7中信建投基金75%,航天科技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5%。不过,北京产权交易所最新挂牌信息显示,航天科技财务拟以1.83亿元的底价转让所持股权,计划出清退场。

中信建投基金管理层也变更频繁。2020年12月30日,中信建投基金常务副总经理袁野离任。2021年2月,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蒋月勤也离任。而在2020年年中,原总经理邱黎强、原副总经理周建萍先后离任或退休。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中信建投基金的巨额亏损,大概率与专户子公司的债券“踩雷”有关。

债市踩雷

对中信建投基金而言,麻烦还未结束。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上披露了多份与中信建投基金相关的法律文书,其中涉及五起债券交易纠纷。

引起外界最多关注的是踩雷“14富贵鸟”债券。富贵鸟公司于2019年8月23日宣告破产,留下一地鸡毛。中信建投基金确认债权金额合计3678.77万元,但仅获分配款项67万元,清偿率不足2%。

“血亏”的中信建投基金,将富贵鸟的审计机构毕马威告上了法庭,索赔相关损失。不过,有法律届人士日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信建投基金或许只能获得“安慰性”赔偿,按照类似判例获赔偿的金额可能在百万元左右。金元顺安基金亦因富贵鸟债券违约事件状告毕马威,索赔4100万元及其相关利息。一审判决结果显示,法院最终判决毕马威赔偿120万元,判赔比例接近3%。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踩雷的产品包括中信建投金晟3号、中信建投金晟4号、中信建投金晟5号以及中信建投金晟1号,其中中信建投金晟1号两度买入。

相比“14富贵鸟”,中信建投基金相关专户产品投资五洲国际债券的损失更大。2016年9月19日,中信建投基金管理的专户产品“济南农商1号”买入五洲国际非公开发行2016年公司债券(第二期),券面价值为2亿元。两年后,该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

此后,中信建投基金提出仲裁。上海仲裁委员会裁定,五洲国际向中信建投基金偿还2亿元本金以及1480万元利息,并支付相关违约金。然而2021年3月18日立案执行该裁决,却遭遇了诸多尴尬,因五洲国际名下不动产以及相关股权都已经被其他法院查封,只能在6月进行轮候查封,目前执行到位金额为0元。对于深陷巨额债务危机的五洲国际而言,中信建投基金的回款希望有些渺茫。

中信建投基金第三只踩雷债券为“17三鼎01”。相比前两只债券的全军覆没,其在“17三鼎01”上实现了部分止损。2017年9月6日,中信建投基金买入1亿元面值的“17三鼎01”,并在两个月之后卖出3000万元面值。2019年9月6日,剩余的7000万元面值“17三鼎01”违约。中信建投基金赢得了官司,法院判决三鼎控股赔偿中信建投基金本金7000万元、相关利息和逾期付款损失,但具体执行情况仍未知。

相比上述三个案例,中信建投基金在“13永泰债”的“踩雷”算是小巫见大巫。其请求法院判决永泰能源支付债券本金404万元以及相关延期违约金。不过,法院认为永泰能源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案件被移送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

中信建投基金的最后一个“踩雷”案例,看起来相对“温和”,其购买了明泰公司发行的4亿元私募债。由于明泰公司未按认购协议约定支付利息、清偿本金,西投控股陆续为明泰工程代偿4.55亿元。明泰公司尚欠担保费700万元未付,西投控股遂诉至法院,要求明泰公司支付违约金及资金占用费合计1.15亿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惨惨惨!猪价、股价“双杀”,A股猪企业绩“全军覆没”,机构调研热情
绿色金融助力生物多样性保护 南方基金长江保护主题ETF正在发行
捐赠1亿元!北英慈善基金会助力新兴县医疗卫生事业高质量发展
债券配比创新高,22万亿险资布局背后:结构性行情下如何保收益?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