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快递巨头集体涨派件费,小哥:有啥用,反正都会从罚款里扣走

郭梓昊 刘文杰
2021-09-01 07:42:47
来源: 时代周报
送货上门?那快递员不用赚钱了

“不会回去送快递,涨派送费也不会,我是对快递业彻底失望了。”从业5年的快递员李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派送费每件涨1毛完全无法产生什么实际性影响,因为在之前几轮价格战中,派送费已经被压低了无数次,“一件才一块钱”。

8月29日,韵达快递率先宣布将于9月1日全面上调快递费,中通、圆通、申通、百世和极兔快递随后跟进,同样宣布上调快递费。

消息公布后,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多家快递站点,多位快递员对记者表示,对派件费上涨一事“无感”,“只要罚款一天不透明,派送费再涨也是一样。”

上游的商家们率先坐不住了,多位电商商家表示,已经陆续收到发件涨价通知,这意味着增加的0.1元派件费被平摊到了他们身上。快递站点的老板们仍然闷闷不乐,增加派费并不能改变什么,人手依然紧张、快递员仍然在不断离职......

VCG111176635968.jpg

对于快递员们来说,事情仿佛没有变化

下游的消费者们则被这1毛钱触碰到了敏感的神经。在一项“你支持快递员涨薪吗”的投票中,多数消费给出了反对票,“派费上涨,我们需要加钱嘛”、“先解决送货不上门、丢件毁件的问题吧”。派送费涨价的相关新闻报道中,对快递服务质量的不满,成为评论区内的主要论调。

从业3年的快递员王利告诉记者:“涨或者降,这个行业,一直都会是活多钱少的情况”,在王利看来,快递巨头们之间的战争,他们快递员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舆论纷杂,众多声音中,故事的主角快递小哥们,反而是最沉默、安静的群体。

涨了的派件费,从罚款里扣回去

8月31日,在韵达位于广州的某网点,时代周报记者看到一切如常,货架上、地上满满的快递,店门口时不时来往着快递车。快递小哥一如既往的卸货、拿货、送货,还是一秒都不敢耽搁,动作敏捷、迅速,无人讲话、交流,好像网上的纷扰与他们无关。

1毛钱究竟对快递员收入影响有多大?

据王利估算,他每月派件500件,收入至少能增加1200—1500元,粗看确是一笔蛮可观的收入。但在时代周报记者实际走访的过程中,多位快递员却对涨派费一事表现出“无感”。

广州韵达某站点负责人李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表示,目前还未接到涨派费的正式通知。

某二线城市圆通快递员小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老板(公司)通知派件费上涨其实和派件员关系不大,因为中间还夹着“小老板”(网点)。最终快递员的工资多少,是由“小老板”决定的。政策下来,有些网点可能会涨,但大部分肯定是原封不动,不会涨。

李挺则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一张工资单。账单显示,他5月份的派费粗收入为9200元,但在扣除项中,罚款高达2000元,且没有注明任何原因。为此,李挺找到了网点老板理论,却被告知“上面就是这么罚的,我也不清楚”;随后,他打电话给公司总部,得到了“不清楚”的回复后,依旧没有下文。

VCG111306782619.jpg

夜里10点,北京一位快递小哥仍在工作

“只要罚款一天不透明,派费再涨个两毛也会有人员流失。”李挺有些愤愤不平。事实上,几乎每家快递公司都有一套严苛的罚款标准,“以罚代管”,把控着快递员的整体收入。

在李挺的《员工手则》上,公司明确提出了签单率(即客户签收快递的比例)要求:上午场95%、下午场98%,数据不达标,每场则罚款100块。“这要是碰上下雨天、刮台风,或是前段时间的疫情封锁,只能认命赔钱。”李挺称。

除此之外,消费者每一次的投诉,也都会列入罚款考核体系。

小磊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我们这边的一个菜鸟裹裹收件网点,快递员上门取件一票赚4元。但是一旦订单取消,除去系统取消外,无论是客户自身的原因,还是快递员的原因,每单都倒扣快递员20。”

没有五险一金、每天都送不完的货物,李挺在当快递员最怕听到的就是,就是来电铃声响起。“有时候忍不住回了客户一句嘴,便会被投诉,100块就没了”,李挺有点无奈,“这意味着之前送的100件快递、近3个小时的努力工作全打了水漂。”

VCG111259077642.jpg

冒风雪送的快递,很可能因为一个投诉电话打水漂

对于罚款,快递员彭宇也深有体会。去年双十一,因客户退回的手机屏幕损坏,他被淘宝商家投诉,一单就罚了800元。自此以后,他不敢怠慢,看到快递箱上“贵重”的标签就会条件反射般的放轻手脚,像是在刀尖上行走。 

小磊则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许多分站点和网点为了自身利益,只提供快递塑料袋及封口胶,其余打包材料一点都不提供,时不时会造成客户的寄件在运输途中损坏,导致收件员赔钱。“许多新手干一个月,不但赚不到什么钱,甚至还会倒贴。”

据媒体报道,近期各家快递公司在宣布派件费上涨后,随即加重了罚款规则。一张快递公司罚款新规截图显示:从9月起,如果快递员不经客户同意就放驿站自己签收,客户投诉后按虚假签收处理,在每票100元罚款的基础上再按比例加罚。

“为了维持成本,各家站点还是会通过罚款等方式把钱要回去。”李挺称,一边涨派费,一边加重罚款的套路,快递员间都是心知肚明的。小磊则表示:“快递员一般干一两个月就干不下去了,老员工非常得少。像这样子(罚款),想要什么服务态度好都是不可能的。”

0.1元能让快递重新送上门吗?

在快递行业服务质量的问题中,快递员与消费者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是否送货上门的争端上。

《2021年618快递服务质量大数据报告》显示近70%的快递员在618期间遭到投诉,且过半投诉超过3次;在发起投诉的人中70%以上是因为自己的快递没有被送货上门而不满投诉。

此次派费增加的消息公布后,同样出现了声音,“寄件价格是否会提高?”“快递员薪资普涨,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快递派送的槽点?”

VCG111259422269.jpg

广西南宁某高校大学生正在驿站中寻找自己的快递

对于快递费是否涨价,李先生表示,类似于淘宝9.9元包邮这种不超首重、大批量的寄件的商家(日单量50+件)而言,目前寄件费依然在4元/件左右。待正式通知派件费上涨后,可能会有所上调,但在他的站点,涨价后也不会超过5元。对于非商家的普通寄件者,依然按照目前的首重、续重费计算,不会涨价。

至于派费提高能让快递员送货上门吗?从时代周报记者走访的情况来看,答案是否定的。

李先生直截了当地表示,如果是大件物品,快递员还给送上楼,那快递员别想赚钱了。至于派件费上涨后,快递员是否会愿意送货上门?李先生认为,这得看快递员的实际收入能增加多少。

“客户希望能派送到家,收件方亲笔签字,那快递员每天能送的件只有现在的不到五分之一,必然导致配送率不达标,每天被扣200块,相当于白干。”李挺称,选择放驿站或者快递柜,意味着快递员需要把自己辛苦挣来的派件费再分一些出去。“快递柜3毛”、“驿站6毛”,这些都需要快递员自掏腰包。

“我们本身也不愿意,毕竟派一件快递才赚1.1元。可权衡利弊后,还是多派件合算”,为了讨生计、顶着骂声,王利仍旧把包裹塞进了快递柜里,匆匆驾车离去。

价格战是罪魁祸首

除了限制颇多的罚款规则外,繁重的工作量、不合理的工资收入,一度成为压垮快递员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7月8日,国家七部门发布的《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要求中,特别提出要保障快递员能获得合理工资收入,还制定了派费核算指引、制定劳动定额、纠治差异化派费、遏制“以罚代管”四方面措施,希望引导派费处于合理水平,避免快递员过度劳累。

“话是这么说,不拼是不行的。快递员的工资基本都来自派件费。”王利表示。据他描述,从早上6点,到晚上8点,快递员要么在派件的路上,要么在接电话。特别是近3年,工作量大了,时常干到凌晨还在接电话。

“一切都是行业价格战导致的。”王利推测。

VCG111306206834.jpg

一位快递站点负责人在房间中休息

2019年3月初,中通发起“到边到角”的抢市行动,打响了快递“价格战”第一枪,首次将义乌的快递价格打到最低1.2元发全国。各家快递公司迅速做出反应,顺丰推出特惠专配业务,价格一度降至3—4元/票;申通更是心一狠,将快递费捅到了9毛,首度跌破了一元大关......

“快递行业的内卷从那时候便已开始。”王利回忆,原来需要7-8元的寄件费,当时平均3元就可以发往全国了。低价让更多人愿意寄送快递,他手头上的派送量一下子猛增,“每天多送几十上百件,相当于多干了一个小时。”

可没日没夜地干活,并没有带来相应收益。月底派费结算时,王利高发现,自己工资其实没上涨多少。“原因在于派费的下降”,王利称。

业内人士曾给出快递费的分配结构:如果用户付出10元快递费,发件网点分配1.6元,城市内分拨费用0.6元、运到分拨中心运费0.3元、总部收到面单费1元、中转费2元、末端网点1.5元、收件业务员3元。以上各项中,多数费用只能通过技术和规模化缩减,只有包含在1.5元末端网点的快递员费用是最好压缩的。

数据显示,在还未公布涨派费之前,申通、圆通、顺丰2021年7月份单票收入同比均下滑10%左右,2020年同期降幅则为20%、30%。

VCG111177031182.jpg

2020年双11,某快递站点堆积如山的快递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因为利润太低、工作强度大,快递员不好招、离职率高等现象时有发生。2019年7月底,各家快递公司的老板在义乌进行谈判,形成了一个所谓的“价格联盟”,稳定了快递价格。

就在所有人以为“价格战”即将偃旗息鼓时,行业又迎来破局者。

2020年3月,东南亚快递公司极兔速递进入中国市场。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份额,极兔一度在义乌等地把单价压到0.8元,这意味着用户给出的10块包邮钱,商家去掉邮费成本,还能躺赚9块2。对此,“四通一达”被迫应战,甚至出现了联手封杀极兔的场面。

VCG11495392315.jpg

浙江义乌某快递站点,两名快递员正从车上卸货

“价格战基本每年都会打一次,各大快递已经疲于应对,却不得不赤裸上阵搏杀。”李挺称。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20年,快递业务量从57亿件增加到835亿件,净增了14倍,年均增长40%。而快递平均单价却从18.5元降低到10.6元。

快递量的激增并没有让快递行业的利润等比例提升,反而快递费向底部逐年探底,随着包装成本,物流成本的提升,行业的盈利空间越来越小。 

快递行业就在这种恶性循环中不断寻找平衡点,服务质量却被放弃了。王利不解,“快递,说到底终归是服务业。不把服务搞好,总想着低价打价格战做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涨派费后的首个双11,小哥日行2万步还不涨工资:好想转行送外卖
精准聚焦雪具寄运痛点,德邦快递全方位拓展大件快递服务外延
第四大快递公司来了!极兔猛如虎,68亿收购百世国内快递业务,下一步上市?
快递江湖内卷升级,从拼价格到拼服务,价值战将至?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