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上百个团队正复制Clubhouse 信息安全问题难规避

韩梅
2021-02-23 15:46:55

看到社交产品ClubHouse走红,渴望复制成功的映客抢在众人之前,率先推出“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然而,该产品的市场表现却令人大跌眼镜。

2月22日,对话吧在苹果商城悄然下架。随后,安卓应用商城也下架了此产品。映客对此回应称,产品正在优化中。

当日,股价一度拉涨25.2%的映客(03700.HK),收盘时涨幅也滑落至3.66%。2月23日,映客开盘价2.5港元/股,跌1.96%。

微信截图_20210223115321.png

作为国内首款高仿Clubhouse的音频社交软件,对话吧的诞生速度不可谓不快。仅经过4天时间开发,对话吧便在安卓和苹果商城上线,跑赢市场。

然而,上线已13天的对话吧未能复制Clubhouse的热度。截至发稿,该软件在安卓应用商城的下载量不及1.5万。

与此同时,Clubhouse自身也遭遇了一场舆论危机。2月21日,Clubhouse 发言人表示,应用内多个房间实时音频被一名不明身份人士窃取并传输至第三方网站上。

2月22日,有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信息是否泄露与平台音频是否“听完即焚”无必然关系,留备监管部门审查的后端数据确实有可能被黑客窃取。

在业内人士看来,Clubhouse所暴露出的信息安全问题,同样也是对话吧及其他希望入场的音频社交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运营团队需有充足资金和人力进行有效的内容审核,否则随着用户规模增加,将可能受制于更严格的监管要求。

超过100个团队跟进

随着Clubhouse火遍全球,国内音频市场望风而动。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目前国内有超过100个团队都在布局,原先主打音频的公司已经在做产品改良或升级。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也在微博上表示“我知道的就有几十家在抄(Clubhouse),春节都不休息”。

映客此轮跑在了首位。在2月20日晚对话吧上的分享中,映客董事长奉佑生指出,中国一定会出现一款自己的Clubhouse,语音社交产品会重构线下会议和微信群关系链。

然而仅两日后,对话吧便遭遇下架。2月22日,对话吧客服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产品正在内测,收集用户意见,进行优化,后续将重新上架。

事实上,下架之前,对话吧的市场表现已不乐观。

市场竞争监控平台酷传的数据显示,该应用上线安卓渠道后下载量出现两个高峰,2月17日下载量达1.04万次,在多位创投圈名人入驻对话吧的2月20日过后,该应用每日下载量便很快降至300次以下。

值得一提的是,下载量少并非因为对话吧“饥饿营销”,采用邀请码的形式。奉佑生、朱啸虎、周亚辉等入驻大V均有一定量的邀请码放送,据时代周报记者实测,2月21日以上大V的邀请码还未全数用完。

图虫创意-1073296032218611759.jpeg

KOL是关键

在由Clubhouse引燃的音频社交赛道内,摆在众多入局者面前一个问题是:Clubhouse模式在中国是否有市场?

2月22日,西南证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刘言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做Clubhouse这类应用并不存在技术壁垒,关键点在于平台能否吸引到足够的KOL(意见领袖)入驻并持续活跃。对用户而言,使用使用这类平台无非是出于猎奇和寻找“同类”的心态,因此KOL入驻至关重要。

春节前Clubhouse火爆之际,正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宣布创建聊天室之时。用户疯狂想挤入马斯克所在的5000人上限的房间,Clubhouse邀请码也开始被售卖。

奉佑生也指出,对话吧这类产品重运营,在产品初期,必须邀请KOL高举高打。

在此方面,对话吧却并不被市场普遍看好。

刘言指出,长期来看,想复制Clubhouse的成功,平台既要有足够流量,又需要团队有足够的运营能力。而映客在一众直播和社交平台中流量优势并不突出。KOL运营方面,BiliBili和微博相对能力更强,若由它们来做中国版Clubhouse,胜算可能会更大。

除平台本身问题,中国音频社交市场的规模和最终形态也还有待探讨。2020年国内音频市场便有所升温,播客等细分赛道迎来荔枝播客、快手皮艇等一众入局者。

“相比于音乐,有声书以及带有社交属性等产品在音频市场上的占比并不高,因此Clubhouse这类应用对整个音频市场不会带来很大冲击。邀请码的存在更是决定了此类平台的调性是小众。”刘言指出。从使用上看,音频作为“眼睛无法看的时间的补充”,也注定了它的用户使用时长不会太长。

中国版Clubhouse也并不一定将以独立应用的形式存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指出,国内的社交媒体平台基本呈现出几分天下的格局,马太效应明显,以一款小型的新社交软件形式推出中国版Clubhouse成功几率相对不大,此类产品未来有可能是以抖音、QQ或微信的新增模块形式出现。

关于对话吧团队的相关考虑和产品优化方向,2月22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对话吧项目负责人江宇航,但对方表示目前暂不接受采访。

信息安全问题待解

在对话吧引发业界讨论的同时,Clubhouse自身也因信息安全问题引发舆情。

据彭博社2月21日报道,Clubhouse发言人Reema Bahnasy证实,一名身份不明的用户从“多个房间”将音频流传输到了第三方网站。Clabhouse表示已“永久封禁”该用户并安装新“保障措施”以阻止类似事件发生。但已有研究机构发声称,Clubhouse不能为平台上的对话提供隐私承诺。

在国内众多音频团队对Clubhouse类产品感兴趣的当下,中国版Clubhouse能否规避信息安全问题?

VCG211101821111.jpg

2月22日,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鹏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即便国内类似Clubhouse的软件可以向用户保证前台不保留数据,但后台还是要留存数据,确实可能因黑客从而造成信息泄露。由于数据留存在服务器上,虽然企业可能有权限管控机制,但也可能因各种原因发生数据泄露。

而对Clubhouse这类打出“听完即焚”旗号的产品而言,信息泄露则有可能影响用户积极性。

刘言表示,“听完即焚”的属性使得用户的发言不留痕迹,发言更具随意性。若发言留痕,KOL基于自身名誉等考虑可能会担心留下不合适的言论。

腾讯研究院副院长杨乐以及特约研究员袁豪磊也指出,网络发布信息在我国受到严格的法律体系规制及实名制要求。Clubhouse允许5000人在一个房间,类似于半公共领域的互动模式,发言并不被记录,相较于其他平台更难监管。如果想在我国运行的类似产品,还要满足用户实名制需求。

创新型互联网产品的出现本身就要求有相匹配的内容监管、信息安全机制。孙鹏程表示,很多互联网产品在诞生之初,团队便未根据产品特性设计出有效的内容审查方式并做好信息安全,像一度爆红的换脸APP “ZAO”,早期就应该做一项个人信息影响评估以控制应用上线后的风险。

相对直播、播客等其他已有的形式,Clubhouse这类应用具有发言“去中心化”等新特点,这也可能使得运营团队进行内容审核、确保信息安全的方式发生改变。

孙鹏程表示,运营团队应该为此做好相应的资金预算和人员配备。杨乐及袁豪磊则指出,可以借助语音AI技术解决内容安全隐患,相比之下,如果互联网大厂入局,技术安全显然更容易把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深圳住建局严查中介挂牌价:查经纪人微信与QQ发布价格信息,二手房市场已入冰河期
“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突然下架 内部人称完成升级后有望恢复
订单无人监管,23岁女孩跳车殒命, 货拉拉:若担心安全,你也可以不跟车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