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市无效 300万人“决裂”萨科齐

2009-07-16 21:29:21
共和国广场上标语飞舞,黑压压的人头看不到一点空位,高呼“总统下台”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19日,一场大罢工像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法国超过200个城镇,300万法国人愤怒地走上街头,抗议萨科齐不见起色的救市计划。多个城市发生骚乱,暴徒破坏了银行建筑物、汽车和高级时装店。萨科齐这位以高支持率登上总统宝座的“小拿破仑”,何以在执政两年之后会成为法国人人得而“刺”之的巫毒娃娃呢

“因为罢工我们都不用上课了,”在巴黎的中国留学生毛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同学都凑热闹去了,就像感受法国的一种风俗。”就连老师也加入了游行的行列,来自法国阿夫朗什的英语助教凯齐娅表示,小部分教师加入了工会组织,只要一有示威游行,他们就会参加。但大部分老师还是坚守岗位,不希望学生缺课。“学生们都被弄糊涂了,不清楚哪些课要取消,他们只能早上回到学校才知道当天课程的安排。”受大罢工影响,全法84所大学中有64所被迫全面或局部停课。

的确,法国是一个有“游行传统”的国家。巴黎大学一位教授分析道:“19世纪中期,拿破仑三世将游行示威合法化,从此这个概念深入法国民心,并成为了今天法国人用来维护集体权益的‘有效武器’,游行现在早已是法国一大民族传统了。”

早在今年1月,法国八大工会就组织了一次全国性大罢工,抗议萨科齐政府在处理金融危机中的无能表现,但人数远远不及此次庞大,300万人这个数字可以说创下萨科齐就任法国总统以来最高的纪录。

傲慢的萨科齐政府

在最近一次民调中,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了两年以来的最低点,仅获得36%的支持率。因此他与工会组织的谈判被看做是扭转劣势至关重要的机会。

218日的劳资峰会上,萨科齐公布了应对金融危机的方案,计划裁减公共领域工作、拨款拯救银行,但却强硬地表示不同意工会代表提出的提高最低工资的建议。这种注重投资、忽视刺激消费的做法自然不符合民众的期待,而萨科齐操之过急的改革政策也激化了政府与民众的矛盾。面对劳资峰会后工会代表的愤怒,萨科齐政府仍不愿放下身段与民众展开对话,一场300万人的大罢工一触即发。

18日晚,罢工率先从夜间火车客运服务的停止展开,进入19日,法国的交通已经基本瘫痪,电信、学校等大部分公共服务部门的职员陆续加入罢工行列。除了在职员工,游行队伍中还有残疾人、退休者和失业者,甚至有法国公务员。直至20日,法国总统萨科齐仍发表强硬言论,拒绝为应对经济危机采取新的缓冲措施,并认为他的政策并没有错。

在过去近30年中,法国人均GDP从世界第7位跌至第17位;经济长期低迷,增长率在欧洲主要国家中垫底;公共债务债台高筑,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保障体系岌岌可危,国民税收负担重;革新计划往往胎死腹中。面对严酷事实,站在历史岔路口的法国人最终选择了改革。

萨科齐在竞选之初就举起了“与过去决裂”的改革大旗。上任之后,他开始强势推行“决裂式”改革,以图迅速革除法国高福利体制带来的种种弊端。对法国以前领导人的改革决心常因民众抗争而屈服,萨科齐嗤之以鼻。

其改革措施包括不再强制实行35小时工作制、提高医疗自费比例、大量裁减公职部门和学校人员等,甚至要缩短产妇的产假,让普通民众享有的既得福利一再流失。面对金融危机他又推出260亿欧元的振兴经济方案,大部分用于帮助银行和工业,对大众最为关心的民生问题如提高购买力和就业问题却没有正面回答,即使面对全国性抗议,仍重申既定的“决裂式”改革方针不变。

但舆论普遍认为,支持率暴跌和几次大规模的罢工已经显示,萨科齐和他的政府处在强大压力之下。而他的改革回旋余地也正在缩小,“决裂式”改革能否继续进行,不免要打上问号。连萨科齐自己也承认:“金融危机使所有事情变得极为脆弱,强制推动政策的时代已经结束。”

“奢华总统”爱斗嘴

萨科齐由于佩戴昂贵的手表并经常前往海滨度假,获得了“奢华总统”的绰号。他的夫人布吕尼更是高级时装、高档首饰的忠实支持者。2007年萨科齐刚当选总统之后,即携妻带子赴岛国马耳他度假,惹来朝野上下和社会各界的激烈反应。反对派的攻击、媒体的炒作,把他的“奢华假日”推到了浪尖。

更有一些激进组织用数字告诉法国人他们的总统是怎样挥霍“民脂民膏”的:萨科齐在游艇上歇3天的费用,等于一个拿最低工资的法国劳动者17年的收入。39日,萨科齐与夫人布吕尼访问墨西哥,与墨西哥政界首脑商讨应对经济危机的措施,同时却吃住奢华,下榻海滨度假饭店的总统级别墅。据当地媒体透露,住一晚就要3000美元以上。

在法国有将近15%的劳动者领取最低工资,而日前法国失业人口据统计已超过200万。有工作的人也被高企的物价和沉重的赋税压得喘不过气。总统的大手大脚无疑让经济危机中苦苦挣扎的法国人雪上加霜。

脾气火爆的萨科齐也不是省油的灯,面对民众的指责,他从不退让,激烈的程度在世界元首中可谓罕见。去年2月他在巴黎一个农产品展销会上,不顾总统身份,和一名民众公然对骂,令人侧目。当时,萨科齐走近群众准备握手时,该名男子不愿和他握手,还说:“噢不!不要碰我!”萨科齐则笑面迎人“回敬”道:“那么滚开吧!”该名男子也不好惹,说:“你令我反胃!”此时萨科齐怒斥道:“快滚!你这个该死的白痴!”互骂的过程被《巴黎报》拍摄下来,并把有关实录上传到该报的网站,短短24小时里,该视频的点击率已经超过40万次,让萨科齐颜面尽失。

价值观外交到处点火

萨科齐上任后奉行价值观外交,也让法国与世界各大集团产生了矛盾,惹火了不少人。20086月,他公开指责爱尔兰公投否决《里斯本条约》应归罪于欧联“自由贸易派”代表人物彼得·曼德尔森及其主张的贸易政策。这话显然把英国绅士惹恼了,曼德尔森马上站出来回应说,萨科齐把欧盟贸易政策与发展中国家的饥馑挂钩,是一种“不正直”的做法;而对于即将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法国领导人而言,萨科齐的这番言行“不优雅”、“不体面”。“看起来,萨科齐试图把爱尔兰公投结果归咎于欧盟。他不能拿巴罗佐先生(欧盟主席)说事,所以我成了首选的攻击目标。”曼德尔森说。

与欧盟委员的矛盾还没解决,萨科齐又生事端。去年12月他不顾中国多次交涉,执意与达赖喇嘛见面,使中法关系陡然进入了“冰河时期”。上月中国领导人先后访问了21个欧洲国家,却独独绕开法国,温家宝总理后来回应说:“我在飞机上确实把地图仔细看了一下,我这次的访问,是绕着法国一圈。但是,这次没有安排访问法国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责任不在中国。”

萨科齐的行为的确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们还记得戴高乐将军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领导人,但今天,他的继任者,却似乎想把历史遗忘。

戴高乐当年为保持法国的独立性,毅然退出北约军事指挥系统,法国人将此看做是保持战略自主和拒绝美国“老大”地位的一种标志。半个世纪以后萨科齐却“敢于”吃回头草,顶着国民的愤怒重投北约的怀抱。

萨科齐试图借重返北约赢得“大国话语权”的意愿能成为现实吗?对此,包括法国本国在内的有识之士断然否定。法国前国防部长保罗·基莱斯就认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法国在北约的影响力,而是法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美国并促使其改革北约。法国能够影响防务计划进程的希望只是一个幻想。基莱斯举例说,当年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作为美国的最忠实盟友,自以为能影响美国的政策,但他最终也只是以失败告终。

除了游行示威,法国最近出现了一种新的抗议方式。

因为总统先生声称从上学时就厌恶文学名著《深宫后院》,法国民众利用该书玩出了抗议的新花样—这部经典小说近两个月来销量大增。巴黎书展上,各种版本的《深宫后院》全部脱销。继巫毒娃娃之后,刻有“我正在读《深宫后院》”的徽章,也成为抗议者的必备武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疫情致全球35万人仍漂在海上,预估近半是美国人
疫情十万火急,意大利全国“封城”!6000万人禁止跨区域流动
保险业首场云发布会超两百万人
1000万人的焦虑:当高考撞上疫情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