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南海挑争端:大选的筹码?

2009-07-16 19:13:12

近日,菲律宾国会不顾中国政府反对,通过法案将我国中沙群岛中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菲方称为“卡拉延群岛”)列为“菲律宾所属岛屿”,并纳入菲海岸基线范围内后,围绕这个地区的问题也骤然升温。 

“复杂的南海政治碰上了更为复杂的菲律宾国内政治,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的时候,只会变得更为复杂。”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的张明亮博士说。

挑起争议仅是政治筹码?

在张明亮看来,菲律宾这次单方面行动,并非没有来由。“这个法案在2007年年底已经提出来了,那时是二读通过。有报道说当时中国方面就已经有所交涉了,于是他们就推迟了1年的时间,到了现在才三读通过。通过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要赶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最后期限。”

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要求,各成员国应在20095月提交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案给联合国划界委员会,让委员会审议划界案。如果列入领海基线范围之内,不仅有12海里的领海主权,还将拥有200海里的经济专属区。正因为如此,菲律宾才会在这个时候迫不及待地提出了这项议案。

张博士还表示,其他东南亚国家,比如越南和马来西亚,也都很有可能赶在这个时间之前向联合国报上自己的领海基线声明。“报上去肯定会有冲突的,中国虽然表态了,但是菲律宾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处理。现在(菲律宾)国内的程序已经走了,这个法案已经签了,接下来它会向联合国递交。不过这个提交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种打官司的味道,这个提交算是一种备案的形式,递给联合国海洋法委员会而已。”

310日,中国派遣渔政船开赴南海西沙群岛海域,与此同时,中国再次重申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岛屿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但是在菲律宾国内,却听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320日,菲律宾总统府表示,菲政府没有理由为中国向南海增派渔政船而惊慌。菲律宾新闻部长黎文地也公开发言,指菲政府视中国政府的行动为“非好战”的。但在菲律宾国内,一些官员们却发表了异常激烈的言论。

海军副司令托伦诺蒂向媒体扬言,“海军支持我国(菲律宾)与其他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国家和平解决领土争端,但我们同时做好海军以及海军陆战队战至最后一人的准备……我们不惜为南沙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对于这点,张博士认为,这和菲律宾的政治体系有关。作为一个分权治理的国家,菲律宾议员、总统以及行政领导是分别选出的。宪法规定,议会不受总统控制。正因为如此,很多议会的反对派在言行上面和政府的观点是相差很大的。

“有些人提出和中国不惜一战,这种话说得很多了。包括菲律宾前总统、在阿罗约之前的总统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后来它的外交部马上就修正过来。其实,这是一种个人的言行,并不代表官方的立场。”

明年5月,菲律宾将举行总统选举和地方选举。各派政治力量为了赢得选举,早已开始积聚力量,并利用各种机会为自己捞取选票。有关“领海基线议案”的各种言论,无疑为各派政治力量赢得足够的曝光率,并提供了一个展现“爱国”形象的良机。

事实上,在这以前,中菲双方就因为政治问题在南海问题方面出现争议。早在2005年,来自中国、菲律宾和越南的三家石油公司就曾在马尼拉签署《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探讨如何共同合作开展在南海地区的石油勘探。

然而,这个协议却在2008年遭到了菲律宾反对派议员的大肆抨击。反对派议员在《远东经济评论》撰文,“现任总统阿罗约出卖菲律宾及东盟国家在南海地区的利益。”随后,部分众议员还分别在菲参众两院要求对中菲越三方南海合作开展调查听证,要求取消三方合作,并以此威胁要弹劾阿罗约。至此,协议被迫搁置一边。

“当然,(菲律宾)国内这种政治口号也很有可能成为菲律宾政府的一种筹码。”张博士说,“菲律宾政府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时候,他们也会向中国施加压力,寻求理解和同情。这个国家是有可能这样做的。”

中方:目前不主张动武

面对菲律宾的局势和言论,中国目前仍然表现出较为理性的态度。新上任的中国驻菲大使刘建超就希望通过外交谈判的手段解决,“中菲之间也存在一些分歧,包括黄岩、南沙群岛上的分歧。我想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已经阐述了自己的立场,我们会继续跟菲律宾方面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争取这个问题的解决。”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金矛虽然批评了菲律宾的做法,但是也主张目前不应动武,而是搁置争议:“这个责任我看不在中国,因为菲律宾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日本人也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这些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不可能解决,所以中国人定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觉得这是比较合理的处理方法,对大家都有好处。”

“其实菲律宾的官方立场是很清楚的,我们也很清楚的,除了主权冲突之外,两国在南海是有共同利益的,就是维护这个地方的和平和稳定。在这个层面两国的高层都是看得非常非常清的。”张明亮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南海农商行IPO诊断报告:业绩保持高增长,关联交易公允性
金融战“疫”! 南海金融机构全面复工,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日韩贸易争端背后:谁是半导体的幕后玩家
日韩贸易争端背后:谁是半导体的幕后玩家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