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飙升至1350亿,“医药女王”钟慧娟成白手起家女首富

于小娟
2020-11-27 22:45:08
作为医药行业“最强夫妻档”,孙飘扬和钟慧娟无疑是医药市场的一桩美谈,但钟慧娟和豪森已经逐渐的从孙飘扬和恒瑞的荫蔽下走出来,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11月27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0魔介·胡润女企业家榜》,碧桂园39岁的杨惠妍财富增长500亿,以2250亿连续四年蝉联中国女首富。此外,有“医药女王”之称现年59岁的钟慧娟财富增长510亿,以1350亿的财富值超过“地产女王”吴亚军(财富为1100亿),首次成为中国及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

202011270916031649229.jpg图片来源:《2020魔介·胡润女企业家榜》

在今年3月16日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钟慧娟就曾以1060亿财富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女企业家,财富上涨至2019年的4倍多。

作为翰森制药的创始人兼CEO,钟慧娟更为人熟知的标签是“恒瑞医药孙飘扬的妻子”,但实际上钟慧娟的财富已经逐渐超越她的丈夫孙飘扬。在今年10月发布的《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中,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以1150亿财富排名第27,而钟慧娟则超过孙飘扬,以1350亿财富排名第20位,总身价合计达到了2500亿。

WechatIMG6149.jpeg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中国女企业家在全球的地位远远高于中国男企业家,在全球最成功女企业家前十名中,有九位都是中国的,而在全球最成功的男企业家前十名中,没有一个是中国的。”

由此可见,无碍于性别,女性企业家也可以缔造她们的财富神话。

财富飙升,日涨1.3亿

这对夫妻,堪称传奇。他们白手起家,如今各自执掌一家上市医药企业。

据天眼查信息,钟慧娟目前为江苏豪森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翰森制药为江苏豪森药业集团间接100%持股的母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豪森药业创建于1995年,是中国少数几家研发驱动型的中国制药公司之一,也是中国制药公司中研发团队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在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中排名第32位。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6、2017、2018三个财政年度,豪森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4.33亿、61.86亿和77.22亿人民币,其对应的毛利率分别高达92.69%、92.64%和92.19%,净利润则分别为14.76亿、15.95亿和19.03亿人民币。

2019年6月14日,钟慧娟携手翰森制药(“豪森药业”上市的主体名称)在港交所上市。上市首日以16.3港元高开,盘中最高涨至21.2港元,较发行价14.26港元上涨48.67%。当日最终收盘其股价大涨36.75%,报收19.5港元/股,一跃成为当时港股最大市值医药股,突破千亿大关,达1113亿港元。在此之前,港股的“药王”是当时最新市值1053亿港元的药明康德。

8月26日,翰森制药发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翰森制药收入39.8亿元,同比减少13.5%;净利润为12.22亿元,同比减少5.7%。其中,钟慧娟共持有65.89%的股份。

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医药股也迎来红利。截至11月27日收盘,翰森制药股价为36.35港元,总市值达到2151.55亿。

时代财经比较发现,与2019年胡润女企业家榜中其840亿元的身价相比,钟慧娟这一年来个人财富共上涨了510亿元,平均每天涨1.3亿。

微信图片_20201127210655.png图片来源:雪球

“医药女王”的发家史

财富逆天上涨的背后,是钟慧娟和孙飘扬白手起家的发家史。

钟慧娟是江苏连云港人,1982年,从徐州师范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她曾在连云港延安中学担任化学老师。教师与医药是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行业,但却因为孙飘扬,钟慧娟与医药结缘。

同样是在1982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的孙飘扬被分配到了连云港制药厂(1997年改名为恒瑞医疗)担任技术员。彼时的连云港制药厂还只有几口大缸大锅,生产着一些技术含量很低的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一直到1990年,连云港制药厂的利润也只有8万元,孙飘扬因为个人能力突出,在32岁时被任命为厂长。

孙飘扬首先瞄准的便是可供仿制的新药,并锁定了当时的热门抗癌针剂VP16,将其做成了胶囊。VP16胶囊一上市便成了热销产品,一年便给公司带来了上百万的利润。在度过生存危机后,1992年孙飘扬又冒险斥120万巨资,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并在1995年推出了产品。

1996年,连云港制药厂营收破亿元大关。

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孙飘扬并不能获得最大的红利。1995年,孙飘扬和另一位投资人组建了一家新的医药公司,也就是后来的豪森药业。因为要兼顾药厂的研发任务,分身乏术的孙飘扬最终在1996年将钟慧娟一齐拉到了医药领域。

以创始人的身份进入豪森制药时,钟慧娟还是一个医药小白。

最初的豪森是一个只有十几人的小团队,钟慧娟只能硬着头皮边学边干。很快她便从丈夫孙飘扬那里得到了启发,沿用了“仿制+创新”的形式。通过对传统药品进行剂型改进,模仿专利权已经过期的特效药,为后续的自主研发逐渐积累了资金和时间。

1997年,在钟慧娟的带领下,豪森制药终于推出了第一款成功的产品——抗生素“美丰”,并且在当年的销售额达到了3000万元,之后更是超过1个亿,钟慧娟成功在豪森掘到了第一桶金。

2003年,豪森药业被纳入全国医药百强,自此一路狂奔。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瑞士进口的抗癌药格列宁售价高达3.7万元一瓶,即便是印度仿制的也要近2000块一盒,但豪森生产的昕维片作为格列宁的仿制药,医保价格售价只需约624元。

timg.jpg格列宁/图片来源:《我不是药神》

但钟慧娟并没有止步于仿制药,而是积极进行新药物的研发。2015年,江苏豪森成为翰森的全资子公司,如今翰森制药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大神经疾病制药企业。2019年翰森制药成功在港股上市,钟慧娟也成为了国内医药行业的女首富。

由于“夫妻店”的原因,孙飘扬的恒瑞与钟慧娟的豪森一直被外界质疑“联系密切”,孙飘扬过去也曾公开表态未来要并购豪森。然而现在看来,并购一事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

值得一提的是,钟慧娟、孙飘扬夫妻俩财富的受益者是两人唯一的女儿孙远。孙远早已进入翰森制药的董事会,并是家族信托sunrise信托的受益人。

有媒体分析称,如果加上父亲孙飘扬的财富,出生于1987年的孙远将取代碧桂园董事局联席主席杨惠妍,成为中国女首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红塔证券AB面:业绩大增难掩风控漏洞,筹谋配股却遭股东清仓式减持
高管频频救市难挡股价暴跌,“小恒瑞”科伦药业为何被投资者抛弃?
“医药界华为”领衔 “药明系”三驾马车市值狂飙破万亿
华信信托高管“内斗”背后:公司治理弊病凸显,业绩下滑资金紧张局面难解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