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涌入 消费金融竞速

黄坤
2020-11-16 16:17:18
招联金融营收增长30.76%,净利却下滑18.56%;锦程消费金融未经审计的营收约为3.7亿元,同比增长65.2%;净利润6652.18万元,同比下降16.7%。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发自上海

2020年,资本市场多家巨头抢占消费金融C位。

今年以来,各方机构正加速开拓市场,平安、小米、美团等巨头纷纷入场,获取消费金融牌照,打造消费金融新产品。多家消费金融公司也加紧注资补血,加大技术研发投入,抢抓线上消费等新兴消费新机遇。

巨头为何青睐消费金融?10月29日,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随着消费金融市场逐渐规范,再加上P2P机构全部清退已经是大势所趋,释放出来的消费金融需求需要新的渠道来满足。”

向好的市场前景也是巨头“布局”消金的主要原因。业内人士认为,消费金融公司作为主营消费贷业务的持牌机构,将持续推动线上化转型,深耕长尾客群消费贷款需求,拓展蓝海市场,完善国内零售客群生态体系,拥有快速发展期。

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全国已有的消费金融公司,当前行业规模近5000亿元,近年来年化增长约35%。 

消费金融公司从2009年开始试点,十年之期,拐点将至?在金融去杠杆、服务实体经济以及2020年基本化解互联网金融存量风险的大背景下,消金市场“蓝海”向“红海”转变,整体净利普跌,增速不断放缓,马太效应加剧。

10月30日,小米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未来在行业下沉的背景下,拥有科技实力、深耕场景服务、拥有精细化管理能力的企业更易取得竞争优势。

逐鹿消金新赛道

今年以来,电商巨头和银行加速抢滩消金市场。

新年伊始,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1月获批筹建,9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获批筹建,蚂蚁集团在上市前闪电拿下了一张消费金融牌照。

国庆和中秋双节前夕,唯品富邦消费金融、苏银凯基消费金融同日获批筹建。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目前还有多家消费金融公司酝酿筹建,预计这一行业扩张态势会在未来1―2年内持续。

对此,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过去一段时间“正门”收紧,致使一些无牌机构迅速抢占市场并发展壮大,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即将收官之年,打开正门填补“缺位”,释放鼓励持牌经营的信号,有利于引入实力玩家,促进行业良性竞争。

多元化玩家入场,能否搅动消金行业的一池春水?

10月29日,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表示:“互联网有着多年的互联网运营经验,且积累大量互联网用户的数据和渠道流量,在产品设计和风控模型建设上都比较得心应手,但其资金成本较高,需要平衡消费金融产品的利率设置和公司收益。”

李万赋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银行在布局消金业务时,有着资金成本方面的优势,存量客户较为优质,在消费金融产品上可以提供更有竞争力的利率水平,但银行存量客户相对资质水平高,在客户下沉、风控优化和场景渠道上有局限性。

10月28日,上海某中型消费金融公司CEO向记者坦言,事实上,在资金成本低、信贷规模大、银行存量资源的转换等优势的加持下,可以看出传统银行的消金业绩增速明显远超一般消费金融平台,银行系恒强,非银行系消金发展较为艰难。

相比传统金融持牌机构布局消金,互联网公司在消金领域也格外活跃。这些互联网巨头以其强大的流量优势,开始冲击消金行业格局。

10月30日,乔永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互联网公司可以以较低的成本通过弹窗、私信等方式教育用户,进行流量转化;而且拥有更细致的客户甄别能力,和很强的支付场景,用户使用频率高、信赖度高,同时直接关联企业,风险识别能力相对更强。

“互联网、保险、银行在布局消金时分别有着流量、客户以及资金成本优势,相应地也在其他方面有着局限性,所以,现在一些消费金融机构股东的典型方式是‘银行+互联网’巨头,希望能够合作共赢。”李万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转型拐点已至?

2020年消费金融行业强监管态势趋紧,牌照审批加速,多元化玩家入场,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间的竞争不断加剧,机构业绩出现明显波动与分化。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小米消金、晋商消金、湖北消金等多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上半年业绩出炉,整体波动较大,净利普遍出现下滑,面临较大的挑战。

从消金行业的头部机构来看,招联消金出现了自成立以来的首次业绩下滑,实现净利润5.78亿元,同比减少18.56%。

而中银消金上半年实现净利1.01亿元,仅占去年全年净利润6.59亿元的15%,有较大幅度下滑;中邮消金实现净利润0.49亿元,较去年同期1.39亿元,下降64.74%。

刚开业3个月的小米消费金融,也交出了2020年上半年的“成绩单”。截至6月30日,小米消费金融资产总额15.105亿元,营业收入343.9万元,净亏损906.9万元。

10月22日,有消费金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资金成本、营销获客成本高、贷后压力大是消金公司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风控能力缺失,疫情来临,还款人能力下降。受国家政策和疫情影响及竞争压力,持牌消金的利润今年有很大程度的下滑。

同时,也有多数机构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

招联金融营收增长30.76%,净利却下滑18.56%;锦程消费金融未经审计的营收约为3.7亿元,同比增长65.2%;净利润6652.18万元,同比下降16.7%。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整体看,消金公司出现了资产规模下降、业绩增速放缓或下滑的情况。

于百程认为,一方面是用户借款意愿相对减弱,而营销获客成本却持续走高;另一方面则是疫情背景下,部分用户的收入受影响,使得不良资产风险上升,从而影响机构利润。

消费金融具有成长叠加周期双重属性,数据、场景、拨备成为行业风险控制的核心屏障。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根据行业生命周期理论,消金行业已逐步从成长期迈向成熟期,市场增长率不高、行业盈利能力下降都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巨头入场将加剧行业的马太效应,头部机构牢牢把控市场大部分份额,中小机构需要从细分领域切入以谋得生存之地。

10月30日,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之后行业进入洗牌期,长期看,流量数据广、负债成本低的头部机构和细分场景可靠、资产端定价能力强的垂直机构将走出低谷。

乔永远表示,行业拐点可能在2021年一季度之后出现,越来越多巨头将金融服务资产拆分,通过科技化手段包装进行高估值融资,扩张业务边界。

随着监管牌照更多释放给龙头企业,传统金融机构会面临一定竞争压力,行业格局预计会重新洗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