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卫人才保卫战打响 体制改革箭在弦上

杨佳欣
2020-11-16 11:42:49
大型公共卫生事件是对国家公共卫生体系的考验,而人才短缺则是当前我国公共卫生体系的短板之一,如何才能留下这群“牵住疯牛鼻子的人”?这俨然已成为我国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发自北京

“当时我们班上毕业后留在疾控中心的,几乎就剩我了。”

刘伊目前就职于南方某省份的省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如今已经工作快5年,她向时代周报记者道出了目前公共卫生领域从业者的焦虑:“几乎每天都在考虑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

这并非个案。今年两会期间,四川省人大代表、泸州市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郑海三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谈及公共卫生领域防疫体系建设时曾直言:“10个研究生,‘跑’了9个。”他出示的一份课题调研报告显示,由于报酬、职称晋升等方面落差大,某山区县疾控中心近4年来,按照特殊人才政策招聘的疾控中心人员流失严重。

大型公共卫生事件是对国家公共卫生体系的考验,而人才短缺则是当前我国公共卫生体系的短板之一,如何才能留下这群“牵住疯牛鼻子的人”?这俨然已成为我国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问题。

做公卫成了“二流人才”?

虽经历过“非典”大考,但我国公卫领域的人才数量,10多年来却不增反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助理教授李婷曾撰文指出,在2003年的“非典”期间,全国隶属于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员数量为21万人,2018年该数据降至18.78万,降幅为10.6%,其中卫生技术人员的数量由2004年的16万降低到2018年的14.05万,降幅高达12.2%。

17年前的“非典”时期,正值吴平研究生毕业,她曾就职于南方某省份的一市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目前已经转行,“记得当时确实比较好找工作,很多疾控中心都在扩招。”据吴平回忆,“当时研究生一起毕业的,去疾控中心工作的不少,但这些年陆陆续续也都有出来的。”

公卫工作纷繁复杂却不受重视,是造成公卫人才队伍的不稳定原因之一,“一流人才搞临床,二流人才干公卫”的说法在行业内更是屡见不鲜。

“疾控有很多部门,基本都很忙,以前我们以为单单就是防疫工作,但其实现在更多的是基本公共卫生,大到疫情防控,小到全市的生活用水,都是疾控在监管。”刘伊坦言,待遇虽然不算低,但和工作量相比,远不成正比。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多位公卫人士了解到,公共卫生专业毕业后首选是医院的相关科室,而非疾控中心。吴平就坦言,家里有后辈正在备考:“作为过来人来看,如果分数够,还是建议他选临床吧,可以走得更远。”

此外,待遇问题也是留住公卫人才绕不开的症结。

今年5月,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何琳,在2020年“声音责任”医药卫生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曾透露,2018年当地疾控中心曾流失过一位复旦大学流行病学与统计专业的博士,这位博士已经是40岁的副主任医师,但2017年全年的收入仅有8.2万元。

《瞭望》专刊曾援引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何纳的话称,目前我国很多省市疾控中心人员待遇不仅低于同级医院系统,还低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员。例如,上海市疾控中心人员2018年前工资收入不到三级医院医生平均工资的一半。 

据悉,目前我国的疾控中心是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由财政全额拨款,员工实行的是绩效工资。

一位公卫领域人士透露,目前在疾控中心内,将绩效工资按职称发放或扣除员工原工资总额中的一部分作为绩效工资的情况普遍存在。“目前的绩效工资制度根本无法实现绩效工资设计的目的。”

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疾控机构作为“公益一类事业单位”,说是实行绩效工资,财政全额保障,但目前这种绩效工资很难体现出绩效,无法体现多劳多得,从薪酬总水平上看,与同级医疗机构差距甚远。“因为同级医疗机构基本上不是公益一类事业单位而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有比较大的绩效考核与分配自主权。”

疫情倒逼公卫人才建设改革

受本次疫情因素影响,前端的疾病防控被更多关注起来。如何转“危”为“机”?徐毓才提出三方面建议:一是扩大招生规模,培养高水平预防医学与公共卫生专业人才;二是切实改变行政机关和行政官员对公共卫生的认识;三是让疾控机构真正成为公共卫生专业人才的聚集地,让疾控机构成为行政机关决策的主要参谋部,以自己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提高自己的话语权。

本次疫情倒逼我国公卫人才队伍建设改革,目前学界与监管方都已有动作。学界主要在“开源”方面发力,3月初,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2020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2020年要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而主要方向就包含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学科。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梳理,截至目前,包含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湖南医药学院等在内的国内多所大学均增加了公共卫生专业的招生名额,还有的学校今年专门成立了公共卫生学院以填补公卫人才不足的问题。

招得来也要留得住,部分省份正在试水公卫人才体系的改革,主要围绕职业发展前景与增加待遇两方面。

湖北省提出创新公卫行业的人事薪酬管理,要求按照高于同级公立医院岗位设置比例的原则,省、市、县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专业技术高级岗位比例分别提高至45%、30%、15%。同时要求提升薪酬保障水平,逐步缩小公共卫生机构与公立医院的薪酬差距,公共卫生医师薪酬水平不低于当地同级医疗机构同年资临床医生水平。

广东省则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我省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的若干措施》,其中提到,将按照国家统一部署,逐步在全省公共卫生事业单位推行职员等级晋升制度改革,拓展公共卫生管理人员职业晋升通道。

“(疾控中心)要以自己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提高自己的话语权,而不是谋求行政权走向行政化来增强话语权,如果是后者,那就走向了反面,也不可能真正解决疾控机构专业人才的流失问题。”徐毓才说。

(应受访者要求,刘伊、吴平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