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化初期应用落地滞后 量子科技概念股率先沸腾

范文茜
2020-10-20 08:41:37

时代周报记者  范文茜

继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之后,量子科技也开始受到人们高度关注。

据新华社消息,10月16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量子科技研究和应用前景举行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

受利好消息影响,量子科技相关概念股迎来爆发。

10月19日开盘,科大国创(300520.SZ)、蓝盾股份(300297.SZ)、浩丰科技(300419.SZ)、光库科技(300620.SZ)、盛洋科技(603703.SH)等多支概念股出现涨停,其中科大国创、光库科技等涨幅高达20%;国盾量子(688027.SH)、飞利信(300287.SZ)、天海防务(300008.SZ)等涨幅一度超过8%。

10月19日,科大国创证券事务代表杨涛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高度关注量子科技的发展,无疑对整个产业起到积极正面作用。目前,中国在量子通信、量子计算的部分细分领域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具备较强的技术实力。但具体到应用层面,还需科研、企业、资本等各方力量长期共同推进。

同日,蓝盾股份相关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与华南师范大学共建量子密码技术联合实验室一事只是签了协议,公司目前在量子通信领域暂未有具体产品及业务落地,也未对业绩产生实际影响。

行业规模有望超千亿

近年来,量子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前沿领域。

量子科技的兴起得益于量子力学的发展。量子力学理论发源于20世纪初,被认为是继牛顿经典力学后人类科学的颠覆性发现。相关理论催生出许多重大发明——原子弹、激光、晶体管、核磁共振、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等,改变了世界面貌。

23dc606ba3d6935cb618ef8cb455e8fb.jpg

对于国家高度重视量子科技的原因,10月19日,天风证券董事总经理、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唐海清向时代周报记者作出解读:“4G、5G本质上还是属于信息时代的产物。相比5G浪潮,‘量子时代’的到来将是更具颠覆性的技术革命。”

唐海清表示,在量子信息技术中,具有代表性的是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已成为各主要科技大国重点抢占的战略技术高地。从顶层设计、战略投资再到人才培养,多国近年来在量子科技领域持续投入。

早在2016年,欧盟就推出量子技术旗舰计划,预计在该领域投入10亿欧元;2018年12月,美国通过“国家量子计划”,斥资13亿美元开展量子信息科技研究。

近年来,中国也在加大对量子通信、量子计算领域的投入。我国于“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指出量子通信体现国家战略意图。2016年8月,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带领的团队成功发射人类历史上首颗量子卫星“墨子号”。

2017年,星地量子密钥分发的成码率已达到10kbps量级,成功验证星地量子密钥分发的可行性。2018年,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建设一期工程开始实施,中国使用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长度达到7000公里左右。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80亿元,预计2023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05亿元。

db0c6053c28b64dd035e8249afa50769.jpg

“在量子通信领域,中国无论是技术还是产业规模都居于国际领先水平,量子计算、量子储存领域也在不断取得新成果。未来量子技术将被广泛应用到国防军工、金融、政务等领域,市场规模将超千亿元”。唐海清表示。

一级市场仍谨慎观望

在国内资本市场,量子科技板块全线“沸腾”。

10月16日,该板块就迎来第一波上涨,多支概念股涨幅超过7%。10月19日,市场情绪依然高涨,包括科大国创、国盾量子在内的5家上市公司股价涨停,截至收盘,板块涨幅为4.73%

这并不是量子科技概念股第一次受热捧。今年7月21日,“量子通信第一股”国盾量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首次公开发行价为36.18元/股,首个交易日触发涨停,最高涨幅一度超过10倍。

实际上,不少概念股公司主营业务与量子通信、量子计算并无直接联系。上述蓝盾股份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一再强调,公司主业是网络安全产品,目前在量子通信领域暂未有具体产品及业务落地,也尚未对业绩带来实质性的贡献。

即便如此,蓝盾股份在10月16日、19日两日都出现涨停,市值增加约6亿元。

微信截图_20201019171429.png

据媒体报道,在上述利好消息发布后,市场各大券商积极召开电话会议,解读量子科技的投资机会。

与二级市场的火热情况相比,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对量子科技领域的热情相对平淡。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国盾量子、盛洋科技等10家上市公司投资方中,除君联资本外,鲜有知名VC或PE的身影。其他投资方基本以产业投资机构(神州资本、步步高投资)和具有高校科研背景的国有资本(科大控股)为主。

10月19日,一位长期关注科技领域的VC投资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有看过一些相关项目,但是这个领域太新了,不容易看懂,尽职调查有很大难度,短期内不会考虑。”

唐海清也表示,量子科技是一个十分前沿和高精尖的领域,高技术门槛让不少投资人望而生却。更重要的是,量子科技还处于产业化初期,在底层技术、产业链建设、市场生态培育方面仍面临挑战。对一级市场来说,投资回报周期长、不确定性较高,资本进场还需要时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