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亿资金提前出逃!金发科技隐瞒70亿口罩订单关键信息或有隐情

雷李平
2020-09-24 01:45:51
金发科技究竟在回避或模糊什么?或者说,从6月11日最后一次进展公告,到7月10日-11日,再到8月9日晚终止公告,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需要将7月10日-11日这一关键时间点隐藏或者模糊掉?

历经4个余月,金发科技(600143.SH)近70亿元的口罩订单,终于以未及时披露订单关键信息,收到广东证监局警示函而告终。尽管合同的终止未对金发科技的业绩造成不良影响,但是股价因重大合同上涨却是事实,谁在其中受益?谁又提前出逃?如果结合金发科技行情走势来看,真相也许没有这么简单。

9月23日晚,金发科技公告称,收到广东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袁志敏、宁凯军采取出示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30 号)(以下简称“《警示函》”):因公司发布签订金额9.75亿美元口罩的采购订单特别重大合同的公告,存在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广东证监局决定对金发科技和袁志敏、宁凯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图虫创意-920061829706678371.jpg(图虫)

7月10-11日买方曾发来取消订单邮件

今年5 月 18 日,金发科技发布《关于子公司签订特别重大合同的公告》,披露子公司广东金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金发)于 5 月 16 日收到美国某公司(以下简称买方)关于 KN95 口罩的采购订单,订购金额 9.75 亿美元, 双方签订了《货物买卖合同》,在合同期限内,广东金发将根据合同约定向买方出售 KN95 口罩。

其后的,5 月 23 日和6 月 11 日分别发布了重大合同进展公告。其中,5月23日的公告中,金发科技披露,本次采购订单约定,买方收到卖方提供的形式发票之日起 3 个工作日内,应向卖方支付订单金额的 40%的前期款项。公司于北京时间 2020 年 5 月 22 日收到买方于美国东部时间 2020 年 5 月 21 日发来的《证明函》及其委托律师出具的《确认函》,买方因资金归集及大额支付流程,订单金额 40%的前期款项支付将稍微迟延。公司已复函同意其迟延支付的申请,并要求其尽快完成支付。

6月11日,金发科技再次公告重申了上述情况,并强调了可能出现合同未能部分或全部如期顺利履行的风险。

此后直到8月9日晚公告宣布单方面终止重大合同,金发科技未再就合同进展情况公开披露过任何信息。

而违规就发生在这段时间。《警示函》披露了其中的细节:“核查发现,7 月 10 日至 11 日,买方向金发科技发来电子邮件,表示要取消 9.75 亿美元的 KN95 口罩订单,后续金发科技多次尝试与买方沟通是否继续履约,但买方一直未予回复。这一重大合同进展披露不及时、风险揭示不充分”。

《警示函》强调,金发科技在知悉买方拟取消重大合同订单的情况下,未及时履行重大合同进展信息披露义务,未及时充分揭示相关风险,其行为构成违规。


警示.jpg


对于《警示函》披露的7月10-11日买方发来取消订单邮件这一关键信息,时代财经记者逐字逐句查阅了,金发科技自发布重大合同以来的所有相关公告,到8月9日晚的重大合同终止公告在内,均未发现有提及该情况。

终止公告里也只是很模糊地提及,公司“多次与买方进行交流和沟通”,“近期,公司业务部门尝试通过电话或其他方式与买方就合同是否履行事宜进行探讨,买方未予有效回应”;并重点罗列了公司8 月 4 日致函买方要求得到书面回复而苦等不得情况。整个公告全文未出现“邮件”、“电子邮件”字样。

8月9日晚,金发科技同时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就六方面的问题给出回复。

8月13日晚间,金发科技在回复公告中,首次披露了买方美国公司的具体名称等简要尽调信息。金发科技并同时承认,“7月上旬,买方反馈下游客户市场变化较大,其监管机关对供应链和资金渠道审查趋严,曾就订单是否履行的事项进行沟通,但也表示货物买卖合同将继续有效。”

回复.jpg

究竟邮件内容是金发科技提及的“订单是否履行的事项进行沟通”,还是广东证监局《警示函》中披露的“表示要取消 9.75 亿美元的 KN95 口罩订单”,无从知晓,但从官方的公文来看,不管出于何种合理的解释,显然,金发科技在有意回避或模糊什么。

5月22日,仅仅是收到买方付款延期的函件,金发科技即在当天晚上及时发布重大合同进展公告。7月10日收到买方可能取消订单的邮件,这是比延期付款影响更重大信息,金发科技却选择无视,直到一个多月后被上交所问询,才避重就轻地承认有这么回事,并强调“及时发布了相关公告,不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的情况”。

对此,广州某律师事务所人士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这是有悖常理的,即便买方邮件提及的只是一种取消的可能性,公众或者说投资者都应该有及时的知情权”。

一个异常的细节是,在8月13日晚的回复公告里,金发科技的表述也很含糊,时间点只是标注为“7月上旬”,而不是广东证监局具体披露的7月10日-11日;沟通方式上,也只是描述为“买方反馈”,而不是《警示函》披露的“买方向金发科技发来电子邮件”,模糊掉了电子邮件这一关键信息。

金发科技究竟在回避或模糊什么?或者说,从6月11日最后一次进展公告,到7月10日-11日,再到8月9日晚终止公告,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需要将7月10日-11日这一关键时间点隐藏或者模糊掉?

有人两次在关键时点提前出货

金发科技的股价走势或许能给出部分答案。

5月18日特别重大合同公告直接让金发科技开盘涨停,成功突破了12元阻力位。其后,金发科技股价随大盘的盘整在12-14元间波动,5月23日和6月11日的重大合同进展公告均未对股价造成明显影响。6月16日,金发科技股价创出14.33短期高位后,开始了近8个交易日的阴跌,至6月29日触底。

6月30日晚,金发科技发布公告称,接到通知,公司控股股东袁志敏所持公司1.28亿股于6月29日解除质押,袁志敏剩余质押股份为2.55亿股,占其5.10亿股总持股的50%。

7月2日,金发科技股价开始持续强势拉升,到7月10日周五上涨到最高18.07元,期间最大涨幅40.95%。7月13日周一,金发科技开盘冲高18.49元后开始连续一走的回落,7月17日创出14.67元低位后企稳回升,当天收涨0.6%。

8月3日和周二的4日,金发科技股价强势上涨,4日一度封停于18.79元。8月5日,早盘冲击19.13元后,金发科技股价快速跳水,5日和6日分别下跌4.05%和5%。8月7日周五,金发科技低开后反复震荡,收涨1.64%。

8月10日周一,金发科技公告终止特别重大合同,股价虽然低开7.94%,但尾盘跌幅反而收窄到3.68%,为16.74元。此后,金发科技走势转冷,于18元处筑顶,至9月23日最低已经跌破16元至15.74元。

股价.png

从股价变动的时点来看,从7月2日到10日的强势拉升,再到7月13日开始持续一周的大幅回调,显然,不排除有人知道了证监局《警示函》披露的消息:“7 月 10 日至 11 日,买方向金发科技发来电子邮件,表示要取消 9.75 亿美元的 KN95 口罩订单”,并及时在高位成功卖出,否则难以解释在上市公司没有利空公告和消息,大盘仍在上涨的13日,金发科技的大幅跳水。

同样,经过调整,金发科技股价再次强势拉升创出新高的8月5日,在公司没有利空公告和消息,大盘横盘微幅波动的情况下,再次突然跳水,从周三到周四直至周五止跌,而周日的9号晚上,金发科技才发布重大合同终止公告。如果没有人提前知道70亿大单彻底黄了,怎么解释得了在公告前的密集卖出?

值得注意的是,8月4日正好是金发科技致函买方要求8月7日前做最后确认的时间点。8月8日周六,“公司未收到买方的有效书面回复,买方也未向公司披露其不能履约的具体原因”,金发科技从而“认为合同订单实际已经终止”。

两次4个交易日主力资金净流出18亿元

资金流向数据证实了这两个时间段,有异常的大额资金流出。

从4月28日至8月14日回复公告止,74个交易日中,金发科技大单和超大单累计的主力资金净流出超过1亿元的交易日,只有4月28日、5月19日、5月27日、7月13日、7月14日、7月15日、7月16日、7月24日、7月30日、8月5日、8月6日、8月10日、8月11日、8月12日等14个。

其中,7月13-16日,主力资金净流出分别为3.74亿元、4.56亿元、1.87亿元和1.70亿元;8月5-6日,主力资金净流出5.97亿元和4.01亿元。其余8个交易日主力资金净流出普遍在2亿元以内,没有超过3亿元的。

显然,7月13日和14日,8月5日和6日,日均净流出超过4亿元,最高接近6亿元,累计净流出18.28亿元,如此较平常交易日大幅增加的资金净流出,实属异常情况。

资金.png(东方财富网)

假设这约18亿的资金有“先见之明”,那么,如果金发科技在周五的7月10日和周六的7月11日收到买方邮件并尽力沟通后,及时将情况予以公告,则周一的7月13日开始,股价可能会是不一样的表现。或者也不会出现8月4日的再次强势拉升,以及8月5日-6日的大额流出机会。

除了资金流向数据,时代财经记者还查阅了金发科技的大宗交易数据和龙虎榜,金发科技今年的大宗交易记录只出现在2月6日,而龙虎榜只有5月27日一次。

5月27日,买入金发科技金额最大的席位分别为国信深圳红岭中路、中信建投广州体育东路、广发广州黄埔大道、广发广州农林下路、国泰君安深圳红荔西路营业部;卖出最大的5个席位分别是中金公司上海黄浦区湖滨路、广发江门天长路、海通深圳海德三道、广发广州黄埔大道、国泰君安深圳红荔西路营业部。

广东证监局23日出具的《警示函》强调,袁志敏作为金发科技董事长、宁凯军作为董事会秘书,对公司前述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决定对金发科技和袁志敏、宁凯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要求公司应对相应责任人员进行内部问责。

最新消息则显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要发挥部门合力加强监管。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为突破“卡脖子”问题,“科技自立自强”写进五年规划建议稿
实控人被捕!卓翼科技跌停,5万股东受累大股东隐秘套现
2020联想创新科技大会 洞见未来最好时机
软银中国资本华平:科技创新春天已到,未来聚焦信息技术和大健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