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扩容增至21个 专家:未来还会增加

谢江珊
2020-09-22 01:52:46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新增3个自贸区、浙江自贸区扩区,是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和加快开放创新的重大步骤。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大家庭再次扩容,迎来3名新成员。

9月21日,国务院正式印发《中国(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明确在北京、湖南、安徽三省市设立自贸区。与此同时,国务院还发布了《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扩容,距离去年8月26日公布新增6个自贸区,时隔不过逾一年。至此,我国已先后产生六批共21个自贸区,分布在全国21个省份,实现沿海省份自贸区全覆盖,形成了东西南北中皆有,沿海成片、内陆连线的新格局。

当前国际国内形势下,中国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继续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自贸区需与全球开放趋势相适应,与全球国际经贸规则相对接,在国际经贸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次我们进行自贸区的进一步扩容,其目的就是要通过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改革探索,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推动加快形成发展的新格局。”9月21日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

“两类自贸区协同发展:一方面,对外加紧推进司法协定的谈判、推进中韩自贸区谈判;另一方面,对内积极发展新自贸区。新自贸区在对外开放中的战略地位很明显,开放高地的作用更加突出。”天津市自由贸易区研究院执行院长刘恩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进一步向中西部拓展

与此前的自贸区定位一致,新自贸区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可复制可推广为基本要求,并被赋予更大的改革自主权,深入开展差别化探索,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国家战略。

同时,自贸区要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加大开放力度,开展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服务于我国对外开放总体布局。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新增3个自贸区、浙江自贸区扩区,是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和加快开放创新的重大步骤。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本次新增的3名自贸区成员,一直是自贸区的积极申请者,其中,北京自贸区的落地更是备受瞩目。

早在9月4日,中央就已经宣布,支持北京设立以科技创新、服务业开放、数字经济为主要特征的自贸区。

值得注意的是,新增的北京、湖南、安徽自贸区的实施范围,以及浙江自贸区扩区范围均为119余平方公里,并均涵盖三个片区。与其他自贸区不同的是,北京自贸区的三大片区并未指定具体位置。

此次自贸区再扩容,为何挑中北京、湖南、安徽和浙江4省市?

据王受文透露,这4个省市外向型经济基础相对比较好,增长也比较快。去年,这4个省市加在一起利用外资占全国的21.4%,进出口额占全国的21.7%。“在这4个地方新设或者扩区,可利用这4个省市外向型经济发展势头比较良好的特点,进一步释放巨大的潜力和发展动能,有助于探索在新形势下建设更高水平开放性经济体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从区域发展的布局来看,沿海地区自贸区已经相对成熟,需要将自贸区进一步向中西部拓展。而且内陆地区开放的条件已经具备。”刘恩专分析认为,在新的发展战略之下,凸显北京在高质量发展和服务业开放中的地位,作用巨大,符合国家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战略。而湖南不仅是长江经济带的连接点,在中非合作中起到很好的先行示范,同时又与大湾区发展密切相连,“可以成为长江经济带和粤港澳大湾区之间区域发展的自由贸易通道”。 

至于安徽,在现有保税区、综合保税区及在空港经济示范区发展等特殊开放区域中,安徽的发展形态多样,实践得较为成功,在促进长三角发展中不可或缺,同时对促进中西部发展有重要意义。

此外,浙江自贸区多次提出要实现“一区多片”的扩区思路,这也符合浙江的实际,因为浙江无论是在自身发展还是区域发展中,地位都越来越重要。

北京自贸区肩负特殊使命

对此次新增的3个自贸区,相关方案均围绕服务贸易、先进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等新领域新业态,提出了特色鲜明的差别化试点任务,预期打造各具特色的改革开放新高地。

“从国内区域发展布局来看,新自贸区都有其独特的战略地位。”刘恩专说道。

其中,北京自贸区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是助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加快打造服务业扩大开放先行区、数字经济试验区,着力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

在刘恩专看来,北京自贸区使命较为特殊,“服务业扩大开放先行区、数字经济试验区”的定位是最大亮点。“北京数字经济基础好,科技产业基础好,把这两个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任务交给北京自贸区,是合适的。”

目前,中国对外开放存在不平衡现象,服务业开放受较多限制,开放空间仍然较大。先期金融业的基础性开放都在上海充分释放,面对新的形势,北京作为国家银行业中心,“在中国金融业的开放上先行先试,责无旁贷。”刘恩专说。

具体而言,北京自贸区涵盖的三个片区分别为:科技创新片区,31.85平方公里;国际商务服务片区,48.34平方公里(含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5.466平方公里);高端产业片区,39.49平方公里。

方案明确,在功能划分上,科技创新片区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与健康、科技服务等产业,打造数字经济试验区、全球创业投资中心、科技体制改革先行示范区。

国际商务服务片区重点发展数字贸易、文化贸易、商务会展、医疗健康、国际寄递物流、跨境金融等产业,打造临空经济创新引领示范区。

高端产业片区重点发展商务服务、国际金融、文化创意、生物技术和大健康等产业,建设科技成果转换承载地、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区和国际高端功能机构集聚区。

在政策措施上,北京自贸区将支持设立重点支持文创产业发展的民营银行,探索赋予中关村科创企业更多跨境金融选择权;支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数字金融体系。

虽然北京自贸区的三大片区尚未指定具体位置,但外界已经猜测纷纷。目前中关村软件园一带、朝阳金盏国际合作服务区及大兴机场等地呼声较高。

尚余10地无自贸区

随着3个新自贸区的新增,中国自贸区发展迈入新阶段。

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从此,耸立于浦东外高桥保税区醒目的“海鸥门”插上翅膀,带着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一步步飞向更广阔的天地。

2015年4月,广东、天津和福建第二批3个自贸区挂牌成立;2017年4月1日,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第三批7个自贸区正式挂牌;2018年10月16日,海南自贸区落地;2019年8月26日,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等6省区设立自贸区。

对于此前18个自贸区的发展成绩,王受文如此评价:从少到多、从无到有,大胆试、大胆闯,形成了多领域复合型综合改革开放态势,为我们国家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积累了有益的经验。“七年多来,自贸区一共贡献了260项全国复制推广的改革试点经验。”王受文表示。

而作为对外开放高地,自贸区今年以来在稳外贸稳外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18个自贸区进出口总额达2.2万亿元,占全国的15.6%;实际利用外资807.8亿元,占全国的17.1%。

随着北京、湖南、安徽三省市新自贸区的落地,我国自贸区的版图从前期的“1+3+7+1+6”,进一步扩容为“1+3+7+1+6+3”,呈现出“雁阵引领、东中西协调、陆海统筹”的对外开放新格局。

至此,中国已拥有21个自贸区。目前还没有自贸区的省、自治区只剩下10个,分别是江西、贵州、山西、新疆、青海、西藏、甘肃、宁夏、内蒙古和吉林。

面对外界有关“自贸区数量多了,效果会不会减弱”的质疑,孙元欣坦言这种观点不可取:“自贸区的核心任务是制度创新而不是政策优惠洼地,参与创新主体越多,效果越大。”

刘恩专则认为,自贸区的逐步扩容,与我国开放战略和区域发展布局密切相关,此后,国家还会根据各省市的自身条件逐渐增加自贸区数量。“目前这种增加节奏安排,还是比较客观的,未来还会有新的自贸区。只要看一下目前海关总署设立的保税区、综合保税区、出口加工区和保税物流园区的分布,就能知道我国未来自贸区可能的区域分布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