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冲破女性天花板,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

文岳
2020-09-20 12:20:32

特约记者 文岳

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因胰腺癌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

这位传奇大法官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法官、第一位犹太裔女性法官,也是哥伦比亚法学院历史上第一位获得终身教职的女性。

身高1.5米左右,体重不足45公斤,戴着一副椭圆形黑框眼镜,头髮梳得整整齐齐,这是金斯伯格给公众的一贯形象。外表娇小的她,体内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整个职业生涯里,在女权、堕胎权、同性婚姻、投票权、移民等社会问题上,金斯伯格总是投出铿锵有力的关键一票。

“为你在意的事情奋斗,但请以别人会加入你的方式进行,”是金斯伯格生前的名言,同时也是她一生践行的信仰。

冲破女性天花板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普通犹太家庭。金斯伯格的母亲从小就给她灌输自我努力的价值。在母亲的熏陶下,金斯伯格独立且自律,在校的成绩十分优异。

17岁那年,她考上了康奈尔大学,母亲却因癌症去世了,她没用母亲留给她上大学的学费,而是靠着奖学金开始了独立的生活。

在当时的美国,大多数女性的归宿是结婚生子当家庭主妇,金斯伯格是个例外。在遇到了自己的丈夫马丁·金斯伯格后,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追求。1956年,生下宝宝后,金斯伯格和丈夫都去了哈佛读研究生。当时500多名学生中,女生只有9位。

毕业后,尽管手握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含金量极高的推荐信,但因为是女性,金斯伯格被当时的保守派大法官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拒绝入职见习职位。而在纽约,也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雇佣女律师。

这就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职场的现状——女性就业受限严重,大多是缝纫女工、接线员、秘书这类的工作。遇到挫折的金斯伯格面对歧视,虽有不甘,只能暂时放弃梦想。

70年代,她先后在罗格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担任法学教授,并在学生的要求下,新增了一门“性别与法律”的课程。

在金斯伯格的人生中,她的母亲拥有着重要地位。多年后,当她被任命为最高院大法时,金斯伯格在致辞中提及自己的母亲:“她是我见过的最勇敢也是最坚强的人,可惜她离开得太早……如果在那个年代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有所作为,如果当时女儿能像儿子一样被父母疼爱,她必能达到比我更高的高度。”

母亲的精神激励着金斯伯格。在学校期间,她曾参加很多推进女权主义的工作。她曾参加了为新泽西州学校教师争取产假的斗争,也与其他人共同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杂志——《女权法律报》。

不只为女性发声

在学校任教期间,金斯伯格加入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并于1973年成为联盟的总法律顾问。

金斯伯格开始在一系列为女性权利辩护的案件中大展身手。包括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弗朗蒂罗诉理查森案》,这是美国最高法院第一次将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推及到妇女权益保障的案例。

1973年,女少尉弗朗蒂罗发现她的男同事们都有住房津贴,只有她没有。她向上级提出异议时,却被告之:“女人能参军就是三生有幸了。空军能接纳你来服役,你应该感到荣耀。”

面对当时的社会偏见“好女孩不会去法院”,弗朗蒂罗还是提出诉讼,并找到金斯伯格为其辩护。

在地方法院败诉后,金斯伯格一个一个字润色辩护状,梳理女性面临的困难,继续上诉到了最高法院,并最终以8:1的投票结果,取得了胜诉。

这一案件中,金斯伯格学会了一个重要工作准则:“人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一个观念。社会变革需要逐步累积、循序渐进。真正可持续的改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才会发生。”

金斯伯格不只为女性发声,还为每一个因性别歧视而受到伤害的人发声。

1975年对于斯蒂芬·维森菲尔德来说,是充满波折的一年。在妻子难产离世后,这位父亲选择了全职在家照顾孩子,却因为不是母亲,而领不到单亲家长保障金。金斯伯格接了这个案子,为其辩护,最终取得了胜诉。

“我认为,男人和女人会并肩合作把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金斯伯格说,“不是女性解放,而是所有人解放。”

1980年,卡特总统上台,金斯伯格被任命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1993年,大法官的位置终于有了一个空缺。当时的总统克林顿见了金斯伯格十分钟,就确定她为最终提名人选。

“声名狼藉”

作为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金斯伯格长期维持着与保守派大法官的平衡。近年来,在美国社会趋于保守的形势下,她在一些最具争议的社会议题上,用投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投票权、移民、医保和平权行动。2013年,她还成为第一位为同性伴侣主持婚礼的大法官。

虽然金斯伯格在坚持性别平等方面的立场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但她对堕胎和同性婚姻的支持,却饱受美国国内保守主义者的批评。

这些批评声没有阻碍金斯伯格更频繁、更坚定地提出异议。

即使是在5次罹患癌症后,金斯伯格也依然保持着在国内外频繁露面。她在1999年患结肠癌,2010年患胰腺癌,2018年患肺癌,2019年又患胰腺癌,2020年因胰腺癌复发患肝脏病变。在此期间,她经历了多次化疗和放疗,但如斗士一般,始终沉着冷静,瘦小的身体里包裹着坚强的意志与勇气。2009年,在癌症大手术后的三个星期,她甚至还出席了国情咨文演说。

金斯伯格坚定果断的风格,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一代的注意。由于总在最高法院判决时发出愤怒的异议,金斯伯格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亦被称为“声名狼藉先生”。声名狼藉虽是贬义词,但在此想要形容的,却是一种直击人心的影响力。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称金斯伯格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