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金刚石公章疑云:涉案资金流向实控人关系网

陶书宁
2020-09-08 03:10:35
根据公告,截至8月22日,豫金刚石共涉及55项诉讼/仲裁案件,已知的涉案金额合计约45.90亿元。其中,豫金刚石对外担保的案件共22项,向外借款案件10项。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

第三代半导体概念持续升温,豫金刚石(300064.SZ)在二级市场受到资金追捧。

9月2日―4日,豫金刚石的股价由3.30元一路涨至4.61元,区间涨幅达39.70%。9月7日,市场资金继续追高,豫金刚石涨停。

不过,这样的追高或许蕴含着巨大风险。今年4月业绩“变脸”后,豫金刚石便始终被不明担保、大额诉讼等问题所缠绕着。其中,尤以公章和签名问题最为诡异。

此前,豫金刚石因对外担保和借款事项被诉至法院,相关裁判文书显示,涉案对方提供了加盖有公司印章及法人代表签字的证据。然而,9月4日、7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豫金刚石证券部时,证券部相关人士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此前对该类事项并不知情,“没有相关事项发生期间的用章记录”。

时代周报记者跟随相关案件的资金流向发现,豫金刚石背后似乎隐藏着一张以郭留希为中心的关系网,联系紧密又错综复杂,而豫金刚石正成为该关系网的挡箭牌。


郭留希为豫金刚石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郭留希个人持有豫金刚石15.37%的股权,另外,由郭留希控股的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晶超硬”)亦在豫金刚石持股12.20%。

今年4月,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豫金刚石进行立案调查。据接近豫金刚石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

另一方面,豫金刚石的业绩亦在持续恶化。2019年,因为大量涉诉,公司为此计提预计负债27.9亿元。8月28日,豫金刚石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9亿元,同比下降62.93%;实现归母净利润-3.57亿元,同比下降853.67%。

离奇的公章和签名

根据公告,截至8月22日,豫金刚石共涉及55项诉讼/仲裁案件,已知的涉案金额合计约45.90亿元。其中,豫金刚石对外担保的案件共22项,向外借款案件10项。

上述证券部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大多事项公司此前并不知情。“除了对华晶精密的担保,其余事项公司在收到法院通知时才知道。”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关于豫金刚石的诉讼公告后发现,涉及对华晶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晶精密”)的担保事项仅有两件。

离奇的是,豫金刚石所涉对外担保或借款事项判决文书中,均有涉案对方提供了加盖有公司印章及公司法人代表郭留希签名证明材料的表述。

裁判文书网相关文书显示,2019年9月30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豫金刚石全称)与牛银萍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庭审资料显示,2017年12月13日,豫金刚石与牛银萍签订《借款合同》一份,并向牛银萍出具《借据》一份,上述《借款合同》《借据》上均加盖有豫金刚石的公章,并有豫金刚石法人代表郭留希签字确认。

同日,牛银萍委托郑州如万商贸有限公司向《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收款账户河南华晶公司账户转款5000万元。

牛银萍称,借款到期后豫金刚石先后归还本金500万元、1000万元、1500万元,还款后豫金刚石又向牛银萍出具了加盖公章的证明一份。

不过,豫金刚石称,公司未收到涉案借款款项。在核对借款款项发生期间的公司流水后,未找到与该笔借款对应的款项,亦未在公司内部发现涉及该笔借款业务的材料,公司对借款一事不知情。

“公司公章一直由行政部保管,公司没有相关事项发生期间的用章记录。”上述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有严格的用章制度和财务审核制度。

5月,时代周报记者从上述接近豫金刚石的知情人士处获悉,郭留希确认合同上所签法人代表字迹确为其本人字迹,但郭也同时表示,该签名并非其本人所签。(详见时代周报刊发于5月10日报道《频陷担保局苦偿28亿,谁在背后掏空豫金刚石?》)

至此,豫金刚石的谜团出现,公司的公章是如何出现在《借款合同》或《担保合同》上的?郭留希本人的签名又是如何出现在上述两类合同中?另外,又是何人在还款?

“对于公章一事,我们提出过异议,要求核查公章的真实性,但因表见代理等原因被法院驳回了。”前述证券部相关人士称。

“郭留希怀疑是有人套打他的签字。”据上述接近豫金刚石的知情人士透露,郭留希同时否认此类事项与其有关,且向公司出具了承诺书,承诺对此类事项不知情。

类似的案件存在多起。尽管豫金刚石提出异议,但部分法院认定此类《担保合同》或《借款合同》有效。

1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豫金刚石与杭州厚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厚经”)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杭州厚经提供的证据显示,豫金刚石不仅在保证合同上盖章,还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事后还进行了确认。

不过最终,法院认定,法人代表未经授权擅自为股东提供担保,构成越权代表,判定豫金刚石与该借贷纠纷无关,但这样的例子只是少数。

为此,豫金刚石在2019年年报中计提了27.9亿元预计负债。

但对公司和投资者来说,有个问题依旧无法回避,即豫金刚石的公章存在被盗用或假章、复刻章的可能性。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因为离奇的公章和签名,豫金刚石被卷入大量的诉讼案件之中,但在这些案件中,资金似乎又有着比较明确的流向。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上市公司披露的对外担保、借款案件中,资金多流向以郭留希为中心的关系网。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2017年12月,豫金刚石向牛银萍借款5000万元。按照豫金刚石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资料显示,这笔资金并未到达上市公司,而是全部流向华晶超硬。

而华晶超硬公司的法人代表、实控人正是郭留希。

2017年10月13日,郑州市晨熙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熙家”)向郑州经久商贸有限公司(简称“经久商贸”)借款8900万元,不过,借款到期后,晨熙家未足额还款付息,豫金刚石、郭留希因为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被告上法庭。

豫金刚石4月7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显示,在该案中,晨熙家所借资金流向了康兆豫、华晶超硬、任建凤。

仅看工商资料,晨熙家与上述三者似乎并无联系。但是,晨熙家工商资料中所载联系邮箱与西藏东恒康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恒康泰”)、西藏百源鑫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源鑫茂”)和河南清泓逸景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泓逸景”)、西藏嘉达百汇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嘉达百汇”)四家公司联系邮箱一致。

而东恒康泰、百源鑫茂的法人代表为郭留希,清泓逸景、嘉达百汇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则为康兆豫。

类似案件还有郑州木之秀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木之秀”)向河南联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一案。

2017年11月15日和16日,郑州元化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元化”)与河南联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投金控”),分别向郑州木之秀借出1亿元,合计2亿元,豫金刚石和郭留希,则分别为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尽管借款主体为郑州木之秀,但资金最终流向了河南世纪天缘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和华晶超硬。

郭留希此前为前者股东,而后者则为郭留希直接关联公司。

有一案的资金流向则有所不同。相关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1月8日,木之秀与郑州市联创融久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创小贷”)签订《最高额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联创小贷向木之秀出借资金1.38亿元。豫金刚石、郭留希为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该案中,资金最终流向忽遂举、康兆豫、李岚、胡安堂、冯磊、刘晓峰、崔艳果、张廷玉、张惠惠、林玉华、刘苗苗、郭留希、朱建杰、盛鹏飞、关斌斌等个人。

时代周报记者在领英中发现一名为忽遂举的人士,其工作经历显示为助理,所在公司为金刚石,地区为河南郑州。据上述接近豫金刚石的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之前,忽遂举曾在上市公司中任职。

工商资料显示,忽遂举为上海山里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现任法人代表,而郭留希则为前任法人代表。

特别的客户关系

朱建杰与郭留希等人之间同样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工商资料显示,朱建杰所控股的北京天弘华融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弘华融”),是河南金利福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金利福”)和深圳金利福钻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金利福”)的控股股东。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天弘华融的工商信息中所留联系方式与嘉达百汇、东恒康泰、晨熙家等共计18家公司联系方式相同,涉及个体包括郭留希、胡安堂、冯磊、康兆豫、乔素真等人。

此外,朱建杰与豫金刚石之间还存在着某些联系。

根据豫金刚石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显示,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前两名分别为深圳市珠珠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珠珠宝”)、深圳市钰莹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钰莹珠宝”)。

其中,珠珠珠宝应收账款2511.47万元,占应收款比例5%,钰莹珠宝应收款6605.20万元,占应收款比例15%。

工商资料显示,钰莹珠宝法人代表为朱广太。一位金利福前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朱广太实则为深圳金利福的保安,其与当时深圳金利福的实控人朱晓斐为亲戚,而朱晓斐则为豫金刚石股东朱登营之子。

据上述金利福前员工透露,金利福珠宝由朱登营早年创办。2015年底,朱登营退出金利福。“分给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分得河南金利福,深圳金利福分给了小儿子。小儿子就是朱晓斐,朱建杰是他的兄弟。”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5年,河南金利福发生工商信息变更,朱登营及其妻子曹水霞退出,新增股东朱建杰。2017年9月,河南金利福再次发生工商信息变更,朱建杰退出,但仍通过天弘华融持有河南金利福股份。

上述豫金刚石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河南省金利福是公司客户,深圳市金利福是公司供应商,K金材料、镶嵌加工都是由深圳金利福提供。”

如果朱建杰与朱晓斐的兄弟关系为真,则意味着豫金刚石股东之子既是豫金刚石的供应商又是客户,而这样的关系可能会引发市场对公司出现关联交易的担忧。

“这是关联交易造假的常用手段。”一资深会计从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