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红利终结,百年松下困局待解

谢江珊
2020-09-01 16:50:03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日本政坛即将面临改朝换代。

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5点,日本在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表示由于健康问题,决定正式宣布辞去首相一职。

在此之前的8月17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7.8%,按年率计算为萎缩27.8%,为195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差表现。

这意味着,安倍从2012年底开始实施“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成果化为乌有。

安倍的黯然退场,也让深受疫情影响的日本企业继续迷茫。昔日巨头松下(Panasonic)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销售额13919亿日元,同比下降26%;营业利润38亿日元,同比下降93%。因汽车相关和面向飞机的设备等业绩下降,松下陷入了98亿日元的亏损,去年同期净利润为498亿日元。

作为日本制造的代表性企业,松下的发展轨迹与日本经济整体的兴衰轨迹重合。松下在昭和时代(1926-1989年)迅速成长,但进入平成时代(1989-2019年)后停滞不前,尽管安倍上台后一度回暖,但终究未能重现当年的辉煌,在令和时代(2019年至今)亦未见起色。

这个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曾排第17位的日企巨头,在2020年的最新榜单上,已经跌至153名。

百年沉浮

“现在给您插管,请忍耐一下。”听到主治医生的话后,极度虚弱的老人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道:“不不,应该是我拜托您才是”——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这位老人就是被誉为“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1989年4月27日,他结束了94年的生命历程,并留给后人一个闻名世界的家电王国。

“只要在实践中谨记(创始人留下的)经营基本方针,我们公司就会一直繁荣下去。”松下幸之助走后,时任松下社长谷井昭雄在动员全体员工时打气说道。

对于那时的松下来说,公司门面商品是电视。电视被摆放在客厅的中心位置,摄像机等其他家电与电视连接后才能发挥作用。等离子电视机曾是松下投资最大的事业部门,给公司带来过无数辉煌。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电视当主角”模拟技术的黄金时代也逐渐结束,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数字技术将引领世界,松下却沉浸在与国内对手的竞争上,对外部变化毫不重视。

随着日元升值、中韩企业的崛起,以及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迅速普及,巨大的家电帝国却无法灵活应对这些变化,全球业务逐渐萎缩。

2012年,津贺一宏(Tsuga Kazuhiro)出任松下电器第八代社长时,松下的经营赤字高达7500亿日元。

“如果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天上有灵的话,他一定会呵斥我们:你们每天在干什么?”津贺一宏说道。

“安倍经济学”红利

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开始实施“安倍经济学”,射出振兴经济“三支箭”,即超宽松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一系列结构性改革举措,试图增加日本经济的发展势头。

借着这股东风,日系制造迎来开门红,松下的业绩也一度出现好转。

当然,这也与松下本身的断臂求生有莫大的关系,改革重组、转型升级成为其关键词。

临危受命的津贺一宏大刀阔斧地实施了四大改革:第一,告别等离子电视机,创造松下电视机新产业;第二,剥离半导体产业, 松下LSI芯片与日本另外两家半导体制造商瑞萨和富士通合资成立新公司,从松下的事业图标中消失;第三,打破事业部门壁垒,实施内部公司化;第四,告别大量生产的商业模式,重心由以家电事业为主的B2C,转向以车载、住宅和元器件等为核心的B2B领域。2013年,松下设立AVC、环境、住宅、汽车四大事业部进行重组。

随后,松下宣布彻底退出中国和美国的电视市场,并退出日本智能手机市场。在逐步剥离消费电子业务之后,松下在2014年开始恢复元气,净利润比上年增加了49%,达到1794亿日元,主要得益于包含汽车导航系统、电动汽车电池等业务的汽车设备部门。

经过6年改革,在松下迎来100年生日之际,2018财年的松下不仅消灭了7500亿日元的经营赤字,还创下了迄今为止最高的纯利润额——2841亿日元,同比增长20%。

对此,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如果用一句话定义松下的新业务领域,或许是“后院”业务。虽然突出品牌的家电业务仍然存在,但向汽车企业供应传感器和电池、向办公楼交付空调和电视会议系统等,松下从幕后支撑其他企业业务的工作的比重正在增加。

但好景不长,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松下的发展节奏。

5月18日,松下公布的2019财年(2019年4月1日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业绩显示,公司实现销售额74906亿日元,同比下滑6.4%。其中日本国内销售额为36091亿日元,同比下滑2.9%。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销售额为38815亿日元,同比下滑9.4%。公司实现营业利润2938亿日元,同比下滑28.6%,实现净利润2257亿日元,同比下滑20.5%。

松下表示,事业构造改革、中国市场投资需求低迷、以及新冠肺炎感染扩大的影响,导致销售额、营业利润和净利润收益减少。

新一轮结构调整

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经济正陷入深度衰退。

事实上,日本已经动用大规模财政及货币刺激来缓解疫情冲击。自疫情爆发以来,安倍政府已先后推出过两轮预算规模超234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政策,投入抗击疫情和推动经济复苏,约相当于日本GDP的40%。

目前日本疫情出现反弹,经济复苏乏力,人们都在猜测,安倍政府还剩什么对策?不少分析认为安倍政府将在年内推出第三次补充预算来支持经济。但曾以“安倍经济学”引领日本走向复苏的安倍突然辞职,无疑给日本经济再添变数。

与此同时,松下在安倍时代获得的红利也已逐渐消失,不复当时的光彩,只能开启了新一轮的结构调整。

津贺一宏坦言,新一轮调整的短期目标是摆脱低利润结构,而长期目标是在2030年时成为实现社会“居住” 功能的有力推手。

首先,为提高公司盈利能力,松下继续剥离亏损业务——半导体和液晶面板。2019年11月28日,松下宣布退出半导体业务,将旗下相关工厂、设施及股份将转让给台湾企业新唐科技。

松下还表示,将在2021年退出液晶面板业务。

其次,集中精力发展高收益且有较好发展前景的“核心业务”,比如车载电池等。日本松下公司副社长兼执行董事佐藤基嗣8月20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松下将在2021年提高与特斯拉的共同运营的美国内华达州电池工厂的电池产能。

最后,和地方或其他企业积极合作。继2019年1月22日,丰田与松下就成立车载方形电池事业公司签订了事业合并合同以及合资合同一年之后,2月3日,双方确定将合资公司定名为“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拟定于2020年4月1日成立,丰田与松下的股比分别为51%和49%。新公司分别设立东京和美国总部,业务范围是车载大容量/高输出功率方形锂离子电池的开发、制造和销售;车载全固态电池的开发、制造与销售;车载下一代电池(包括按原理研制的产品)的开发、制造与销售。

 “下个百年也将面向社会发展继续挑战。”2018年,津贺一宏曾在人数创新高的5672名与会股东等人面前表明决心强调。很显然,百年松下在憧憬着下一个百年。

无论是哪一面的调整,对于这个电子制造巨头来说,都是需要穿越的荆棘之路。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