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财政收入增长近22000倍,深圳每平方公里诞生1.89亿元收入

梁施婷
2020-08-26 15:52:57
在深圳,每1万人就创造了2.81亿元的财政收入,每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诞生1.89亿的财政收入。

图虫创意-544168061500129309.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以20万+年薪招聘中小学教师的深圳市可谓全国“最土豪”。在今年3月,深圳南山区再次发布了面向应届毕业生的教师招聘,本科生年薪可达到26万+,研究生可达到28万+,还可最高获8万元引进奖励。

在最大手笔的教师招聘背后,有一个财政最有底气的深圳。

2019年,深圳市的财政收入为3773亿元,是1979年财政收入1721万元的约21923倍,年均增幅在30%左右。从总量来看,深圳市虽然只是在全国所有城市中排名第三,但平均到人口和区域面积,就会发现深圳的“造富”能力有多惊人。

目前深圳约有1343.88万的常住人口,即每1万人就创造了2.81亿元的财政收入。而在1997.47平方公里的行政区域上,每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诞生1.89亿元的财政收入。

担任深圳市人大计划预算审查监督咨询专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周军民在21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深圳对整个广东经济的良性健康发展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同时深圳健康财政的发展,对全国的大中城市也起到了示范作用,一是不依靠土地财政,二是不依靠外国的发展模式,三是财政利用的效率、效益高。

民营经济的底气

巨大的财政收入来源于税收的有力支撑。深圳市在去年的税收收入为3068亿元,约占全部财政收入的81.3%,较2018年上升了7.6个百分点。

这背后离不开发达的民营经济。据深圳市政协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5月,深圳私营企业占全市企业总量之比达96.29%。

截至今年6月,深圳上市公司数量达308家,仅次于北京跃居全国第二位。当前深圳上市公司A股总市值达7.39万亿元,高出上海近30%,与上海和广州两地上市公司A股总市值之和相当。

而在国有企业方面,深圳市也毫不逊色。根据深圳市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深圳市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30家,拥有上市公司30家。从1979至2019年,深圳国有经济以年均28.7%的速度,实现了总资产增长2.46万倍。

在全国37个省级国资监管机构中,深圳市属企业总资产排名第4位,利润总额、净利润、成本费用利润率等指标均排名第2位。

今年上半年,市属企业总资产、净资产更是分别比年初增长4.8%和2.5%,再创历史新高。

财政收入“杠杠的”,导致深圳也有了更多花钱的底气。

在2019年全年,深圳全市九大类民生领域的支出达到3013亿元,增长8.7%,约占所有财政支出的八成。其中,占比最大的教育支出达到716.6亿元,增长22.6%。

尽管深圳的高校资源在数量上对比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上广而言并不算突出,但在教育领域的扶持可谓是花了重本。

而这里面不得不提的是深圳大学。2020年深圳大学部门预算收入达到60.9亿元,令不少北上广的学子直呼:“我酸了。”

这一数字在全省的高校中排名第三,从全国来看也远超众多985和211高校。其中,深圳大学财政预算拨款达到47.5亿元,占预算收入的78%。在财政的强有力支持下,深圳大学近年来在各类榜单上的排名也连年攀升。

不过,周军民也指出,下一步深圳要实现高中义务教育的话,教育方面的投入还严重不够。“随着人口持续大规模的增长,深圳财政首要的投入肯定在教育,应该会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中小学义务教育、高等教育以及职业院校。”

财政收入翻千倍

如今回首望去,深圳市财政实力的积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时间回到1979年,深圳市的财政收入合计仅为1721万元,而在2010年,深圳特区正式撤关之前,内部还面临着关内关外财力不平等的困境。

IMG_4804.png图片来源: CEIC

由于深圳在城市建设规划投资管理等方面实行一市两制,关内外城市在发展水平上处于不同的级别和层次。

以医疗资源为例,据经济观察报在2009年报道,深圳市卫生资源配置明显滞后,其中关内关外分布不均衡是一大问题。

关内的罗湖、福田两区的卫生资源较为丰富,而关外的龙岗、宝安两区则主要依靠社区健康服务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诊所。

然而相关审计结果显示,当时121家社区健康服务机构的财政补助启动经费共计2415万元未及时拨付;有100家社区健康服务机构医护人员配备不足;聘用人员多,共有4026人,占总数的80%;人员流动性大,技术力量相对薄弱,影响服务质量;房租压力大,有199家(占总数39%)社区健康服务机构业务用房全部靠自筹租金;100家社区健康服务机构,面积在200平方米以下,难以满足基本功能的要求。

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大学教授魏达志认为,对“一体化”带来的相关问题的处理,既是对正在实施综合配套改革的深圳市政府改革成效的检验,又是对其执政能力的严峻考验。

以中央对地方进行分税制改革为契机,深圳市也开启了以建立科学规范的财政体制为目的的市区财政体制改革。

据深圳市的财政报告显示,在第五轮市区财政体制后,2019年区级财力首次超过市本级, 2016年至2019年预计下放1500亿元左右,市区财力结构从第四轮体制的59:41快速调整为49:51。

到了2020年,在已完成第五轮体制下放财力基础上,深圳市本级继续安排补助区支出650亿元,确保对区转移支付力度不减。

深圳市财政局局长汤暑葵曾表示,在接下来的第六轮市区财政体制中,目标将提升市区两级财政对先行示范区建设的中长期保障能力。

周军民表示,深圳市财政体制改革中一个最主要的工作是实现财政的下放,未来市区财政结构的比例会进一步会提升,向区一级调整。但由于深圳市要建设先行示范以及先行示范区的战略性的任务更多集中在市本级完成,周军民认为,未来进一步下放的空间不是太大,“可以预见区一级的比例不会达到60%,55%应该是最多的。”

同时,由于市区两级对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不一,未来财政改革的目标方向也可能发生变化。“区一级可能更多的会承担一些民生事务方面的职能,包括教育、医疗、养老等制度,财政使用的资金需求主要是体现在这些方面。而其他更多的财政体制改革方面,财政预算法治化、智慧化财政、财政预算的创新,这些方面可能将是重点。”

挖掘财政开源空间

但回到当下,在2020年特殊的经济环境以及大规模减税降费的情况下,深圳的财政也不可避免地面临挑战。

在今年的财政预算中,深圳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代编数为3942亿元,比2019年预计实现数(下同)增长4.5%,但增速较2019年放缓2个百分点。其中,预计税收收入为3220亿元,增长5%;非税收入为722亿元,增长2.3%。

截至今年7月,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384.5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实现246.7亿元。1-7月,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实现2415.4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实现2225.4亿元。

IMG_4803.png图片来源: CEIC

不过财政收入的减速仍然无法改变深圳市在民生领域的大力投入。在今年的预算案中,深圳市安排市本级九大类民生支出达到1236亿元,占本级支出比重约六成。其中,最为优先的是教育领域,支出达到324亿元,增长18.2%。

深圳市财政局局长汤暑葵指出,深圳市今年的财政缺口将有200多亿元,“税务局给我们的初步预计是,全年税收收入可能会下降2%,但年初(疫情前)预计税收是正增长。”

汤暑葵直言,2020年是深圳特区建立以来最难的一年。

对此,周军民认为,困难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第一是还要继续执行中央的减税降费政策,尤其是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一季度经济是下行的,二季度才逐渐恢复。第二是大湾区的建设现在正是投入的高峰期,但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在减速,那么另外还要出台更多的减税降费以及扶持企业的财政正政策,所以会影响到一些项目的实施。从这些方面来看,财政应该说是有比较大的压力。”

不过,他也指出,深圳市的财政还有很多回旋空间。在今年上半年,深圳市的非税收入增长14.7%,盘活政府资产资源成为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上半年深圳市区两级政府盘活资产,带来一次性收入150亿元,拉动财政收入增长7个百分点。比如,将市本级保障性住房约30万平方米配套商业设施,有偿转让给市属国企,增加财政收入60亿元。

周军民表示,盘活政府资产可以说是一个可利用的扩大财政收入的方式,但是不会有可持续性。

“在高密度的情况下,去挖掘一些已开发的土地进行二次开发,强化城市更新方面的投入和产出,这是扩大财政收入的一种方法。另外,深圳还具有适当扩大地方债务的空间。”周军民指出,目前深圳市的发债总量仍非常少,再加上国家财政支持发行地方债,地方债的利率比较低,深圳市的财政应该说还是非常稳健的。”

与此同时,深圳的市场经济发达、民间资本充足,周军民认为,很多项目可以通过PPP或者市场化的方式推向市场,利用更多的社会资本来完成政府计划,减轻政府的负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备战后千亿时代,佳兆业实行深圳、北京双总部战略
发债接近尾声,今年专项债在忙什么?除了基建,还要补棚改、撑银行
经济回暖 多省财政收入增速转正
深圳294亿“疯狂”卖地,年内供应量超过往3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