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开闸干细胞研究世界科技大战打响?

2009-07-16 18:23:11
在过去的8年里,布什曾2次动用总统否决权,禁止利用联邦政府资金进行胚胎干细胞的研究。直至今年3月9日,新一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才重新签署行政命令,对胚胎干细胞研究松绑。“奥巴马的这个决定,宣告了美国科学史上一个悲哀时代的结束,”美国先进细胞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罗伯特•兰萨博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可以说,这是干细胞的‘解放宣言’。”

1995年好莱坞著名影星、电影《超人》的男主角克里斯多佛·里夫不慎坠马受伤,导致脊椎瘫痪。在此后的人生中,“超人”一直在积极地寻求各种治疗方法,尤其是干细胞治疗。通过这种治疗方式,像他这样的病人很有可能修复已经受伤的神经细胞,重新站起来。不过,直到他2004年去世,里夫都没能说服国会解除对干细胞研究的限制。

全能又惹争议的干细胞

作为基础细胞,干细胞是从仅孕育了几天的人类胚胎中提取出来的。对于它的特点,中山大学干细胞与组织工教授曾园山是这么解释的:“胚胎干细胞有一个潜能性的问题。它在理论上能够分化成人体所有的细胞。包括心、肝、脾、肺、肾、血液的细胞,甚至眼睛细胞也可以。”

正因为这种潜能性,在现代科学中,干细胞的应用十分广泛,尤其是再生医学。“就如常见的疾病,帕金森氏症、老年性痴呆症,还有长期性的糖尿病、神经损伤、血液疾病等,都有可能通过细胞的诱导进行移植,替换那些坏死的细胞。”曾园山说。

不过,由于是从人类胚胎中提取出来,干细胞的“全能”特性在伦理道德方面也一直有很大争议。特别是在“克隆人”概念出现后,人们开始担心,干细胞研究很有可能会通过“克隆”这种有违传统的方式无性繁殖出人类来,这会造成极其巨大的社会争议。

早在1995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曾签署过迪基修正案,禁止国家科研基金被用于“人体胚胎会遭到复制或者破坏的研究”。而他的接任者布什于2001年宣布,只允许国家卫生研究院有限度地资助胚胎干细胞研究,而且仅限于现有的胚胎干细胞系,不得进一步获取新的胚胎干细胞。

美国政府的限制尽管在一方面迎合了伦理道德方面的价值观,但在另一方面,却直接阻碍了美国的干细胞研究进程。“老实说,布什执政这8年,对于美国的科学技术发展来说简直就是地狱。”罗伯特·兰萨激动地形容道。

时隔8年,美国政府重新放宽了对干细胞研究项目的限制。根据新命令,干细胞研究项目将可以像基因研究等医学研究项目一样申请美国联邦政府的资助。当然,“克隆人”之类的项目仍然是禁止的。据了解,成功申请到资金的研究团队仍必须接受监督,以防止有人进行“与道德相冲突”的科研项目。

对于奥巴马的这一决定,大部分分析认为这是迟早的事情。因为就在去年大选期间,奥巴马就表示过,胚胎干细胞的医学应用前景非常广阔,他本人支持拓展胚胎干细胞研究。“我认为,前总统布什设定的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经费限制,让我国科学家束手束脚,无法与他国竞争,”奥巴马同时也承诺说,“若赢得选举,我将以总统的名义取消针对胚胎干细胞研究基金的限令。同时,所有有关干细胞的研究都将受到严格监督,保证其在伦理范畴内进行。”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驻华盛顿记者罗布·雷诺兹认为,这一项决定是为了改变布什遗留下来的那些不得人心的政策,以树立新政府的公众形象。“干细胞研究在一部分虔诚的宗教选民当中非常受抵触,但是对于大部分的民众来说,它是非常受欢迎的。”

由于执政期间把政治和宗教因素注入进干细胞研究、气候变化、能源危机等问题的决策中,布什的做法一直受到部分科学家和政治家的猛烈抨击。相反,奥巴马上台后的这一决定受到众多科学家的欢迎。干细胞研究专家,来自美国马里兰大学干细胞及再生组织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库尔特·齐温博士就兴奋地表示:“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好好补偿这8年来科学家们的付出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一决定表示支持。美国保守派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主席托尼·帕金斯就表示:“很遗憾,奥巴马总统要敞开大门,直接拿纳税人的钱鼓励摧毁人类胚胎的干细胞研究。他这么做简直就等于给所有尊重人类生命的美国人一个耳光。我呼吁,总统不要在这种项目上浪费钱,一些基础的医学研究项目更应该得到资助。”

全球科技大战一触即发

尽管新政府对干细胞研究表示放宽,但人才流失问题在美国仍然不容小觑。很多在美的科学家由于遭受到了资金和研究上的限制,纷纷流向英国等其他在干细胞研究方面领先的国家。

目前在剑桥大学进行研究的干细胞专家佩德森就表示,他和许多美国研究人员一样,由于政策和各方面条件的限制,被迫转移到其他国家继续进行自己的研究。“在美国,这个领域(干细胞研究)出现了人才外流的现象。”他说,现在美国是时候要重新和其他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

不过,中国中山大学的曾园山却觉得,虽然此前美国在政策方面有诸多限制,但其研究水平仍然位于世界前列:“在胚胎干细胞研究方面,我们认为美国还是老大,尽管当年布什政府有限制,但我觉得这只是有些科学家得不到政府的资助而已。有些国家,比如英国就比美国早一些,但英国的研究主要是在人兽胚胎方面。还有日本在这方面的研究也是不错的,我们中国也逐渐在这方面有所成就。”

此次美国的政策放宽也引起了其他相关国家比如英国的担心。在伦敦的干细胞科学家斯蒂芬·明格表示,如果美国这方面的限制被取消的话,更多的研究人员可能就会选择去那里工作。“最危险的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成群结队的研究人员飞奔至美国,因为他们觉得现在在美国获得研究资金,比在别的国家更加容易。”

而伦敦大学教授克里斯·梅森则表示,一旦美国在资金资助方面领先的话,英国可能就会丧失之前的先进地位了,甚至很难与美国竞争。

奥巴马曾表示,加强美国在科学、技术和创新领域的领导地位将成为他任内的中心要务之一。他承诺将未来10年基础研究的经费翻一番,增强对物质科学、生命科学、数学和工程学领域基础研究的资助。他还承诺,新政府将给美国科技带来新的改变—将科学从政治思想中分离出来。

中科院上海健康研究所所长时玉舫在接受《文汇报》访问时表示,除了解禁干细胞研究的限制,奥巴马还对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一下子增加了100亿美元的投资,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不仅重视干细胞的研究,更希望美国加强基础生物研究和创新。“奥巴马这一举措表明了他对研究创新的态度,即希望加快把生物医学研究成果转化成产品乃至市场的步伐,美国在这方面的投入将来肯定还会继续增加,而这对中国的生物医学研究和生物医药产业无疑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面对新一届政府的重视,美国科学家们也表示了不同程度的赞许和期待。密歇根大学干细胞生物学中心主任肖恩·莫里森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这是美国科学领域的一大进展。新一届政府的这些举动表明了“科学政策应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单就放宽干细胞研究这项政策,他认为就可以表现出美国政府将加强对于提高公众健康有巨大潜力的领域的投资,而美国也有望继续担当生物医学领域的排头兵。

“政府的态度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不仅仅对于美国,还有全世界。”罗伯特·兰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过去10年中,我们一直在束缚之下进行研究,我希望这次可以激发这个领域更多的灵感和创造。此外,奥巴马的决定也同样可以促进这一领域更多的私人投资。要知道,在布什时代,筹集到政府赞助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作为全球科技领域的领先者,美国的一举一动无疑会产生全球效应,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政府放宽限制,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石油大战”终结美国牛市,沙俄相争重挫全球市场
为格局而战:电商“世界大战”触火爆发
火速激活每一个抗“疫”细胞——广东战“疫”在行动
春节红包大战一触即发!互联网巨头豪掷70亿打响“流量争夺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