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研发招外脑 小米十年雷军求变

徐曼曼
2020-08-18 02:42:36
从近两年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市场份额占比来看,前五排名已经逐渐固化,小米稳居第四,前面分别是华为、vivo与OPPO。在多位业内人士观点看来,5G的换机潮将是改变这一格局的关键节点。

时代周报记者 徐曼曼 发自北京

在对10岁小米作出自我剖析的同时,雷军也渴望重振小米并寻求新的突破。

过去一周,雷军的公开演讲让外界目光再度聚焦在小米上,众人恍然,原来这家通过互联网思维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已有10岁。

8月16日,雷军“重新创业”的举措开始推行第一步,继阿里巴巴之后,小米成为第二家采用合伙人制度的互联网巨头。

全员信显示,王翔、周受资、张峰和卢伟冰4名高管于当天正式宣誓就任新合伙人。除此之外,雷军、林斌、洪峰、王川、刘德将作为创始合伙人,与4名新合伙人一同组成合伙人团队。

“这些人为小米作出了很大贡献,实至名归。”8月16日,一位接近小米集团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新合伙人队伍中的卢伟冰加入小米集团时间不算长,但他在红米独立后业务上的表现突出,成为合伙人毫不意外。

当日,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治理结构调整是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一个正常现象,也是为了适应新的发展战略需要。

雷军口中的小米仍然是“少年”,但外界眼中的小米却已经是科技巨头。2万员工、造价52亿元的科技园区、最年轻的世界500强,这些都意味着,如今的小米不仅需要考虑如何造出最好的手机,同时还得思考新的战略布局与管理模式。

外界的困惑在于,10年过后小米将成为怎样的公司?

从近两年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市场份额占比来看,前五排名已经逐渐固化,小米稳居第四,前面分别是华为、vivo与OPPO。在多位业内人士观点看来,5G的换机潮将是改变这一格局的关键节点。

“今明两年会是小米的关键时期。摆在所有终端厂商面前最大的机会就是今明两年的5G换机潮,谁能抓住,谁就是王者。”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曾被寄以厚望的海外市场,短期内因为疫情与贸易摩擦变得不确定起来,市场风险增高。同时,智能硬件尚未成为能够媲美手机的业务动力,内外部因素正推动着小米求变,众多的荆棘似乎说明,转型是一场硬仗。

多年前,美国作家克莱‧舍基在纽约大学上海校区工作期间,曾经在地铁站迷失方向。他误打误撞地走到一家购物商场的手机专柜,正要购买手机的他带走了一台小米手机Mi3。

随后的几年,他成为了小米手机粉丝,给予了小米极高的评价,并且出版了《智能手机,小米与中国梦》一书。

“它展示给用户的是人们用这个手机能做什么,而不是单单这个手机本身,华为、魅族、一加发布手机的时候,现在更强调你能用这个手机的硬件配置做什么,这些都是从小米那里学的。”他认为。

正如舍基所言,众多厂商不断跟进学习。这也意味着用户开始变得习以为常,小米已经不再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什么才能让小米再度与众不同?到了知天命的人生阶段,雷军又将用什么来证明他的智慧与远见?


打硬仗前的准备

在一场硬仗之前,小米确立了合伙人制,这些人将成为小米新十年保驾护航的舵手。

从小米新合伙人的履历来看,他们各自其实已有了不同的“功勋章”。

现任集团总裁王翔曾在国际化业务上交出不错的成绩单,并且协助雷军负责集团管理工作;集团高级副总裁、国际部总裁周受资曾带领小米在香港成功上市;集团副总裁张峰是2016年小米供应链危机中的“救火英雄”,集团副总裁卢伟冰虽于2019年初才加入小米,但在担任Redmi品牌总经理期间,打造了“小金刚”等一系列爆款产品,表现可圈可点。

除了合伙人制度,雷军还宣称,小米新十年创业者计划也同时启动,将选拔百位年轻干部,给予类似早期创业者的回报。

“小米内部提拔比较严格,要经过内部竞聘,不仅要参加一轮笔试,还要做PPT演讲。”近日,一位曾在小米供职5年的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今年小米不断从外部引援,雷军不断向自己的朋友圈出手。

例如,联想手机原负责人常程、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以及原中兴终端CEO曾学忠等加盟小米军团。业内认为,引入职业经理人通常是大公司、特别是上市后公司所必经的一道洗礼。

除了人员变动,小米近年来也多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希望以此适配公司当下的具体业务和战略方向。

然而,51岁的雷军依然是小米最大的IP。

尽管雷军在10周年演讲中称不想再当“劳模”,但他近期行程却比以往更为密集。在公开演讲结束5天后的8月16日,雷军出现在抖音的小米直播间。雷军以往在社交媒体的“圈粉”表现,为他此次直播积累相当高的人气。据初步统计,小米直播间同时在线人数最高突破了200万人。

网友熟知的雷军,活在“Are you ok?”的魔性视频中,这无形中增加了他的亲和力。对此,另一位小米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本人不介意网友开他玩笑,还能欣然接受。

而在他老朋友360创始人周鸿祎看来,雷军太过在意别人的评价,比较敏感。或许这便是雷军决心重振小米的主要动力。

镜头前可甜可盐,私下里务实缜密、又要面子,两种状态下的雷军都很真实。他的性格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小米的企业文化。

在付亮看来,大量引入外脑,雷军的考验会加剧,如何整合公司、磨合队伍,进而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将是雷军今后一个阶段的新课题。


加大技术研发投入

随着华为在海外遭遇封杀芯片“锁喉”,科技公司的技术难题被提前推到面前。

技术研发,一直是能让雷军瞬间变脸的少数词汇之一。在小米10周年之前,雷军曾公开表示,做了30多年的研发,最不能接受的评价是,有人说小米营销好,研发不行。

在雷军公开演讲以及内部信中公布的小米“三大铁律”里,“技术为本”被他摆在了首位。他还表示,今年小米在研发方面的投入预计超过100亿元。

8月16日,一位手机厂商中层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100亿元级别的研发投入已经非常高,后期需要提振市场的信心。

雷军曾指出,虽然自己对硬件的复杂度有充分的认知,但是等做完以后,才发现比想象的还要难。

从2014年就启动研发的澎湃芯片如今还迟迟未能面世,不过雷军也承诺,澎湃芯片虽然遇到了巨大困难,但这个计划仍在继续。

小米智能工厂(第一期)被认为是向市场释放信心。

据了解,小米智能工厂内部采用全自动生产线,甚至不用开灯,无人干预,一年就能产出百万台手机。 

“目前手机的组装大部分还是依赖人工操作,智能工厂无疑是更先进的制造工艺,对制造效率和产能爬坡都有较大帮助。”上述中层人员表示。

在技术研发之外,摆在小米手机面前的,仍然是各个产品线如何协同的问题。

今年4月,小米产业投资部合伙人潘九堂在微博发文称,今年小米系的产品竞争力全面提升,包括小米10、小米10 Pro、Redmi K30等多款产品,都是各档位极具诚意的“水桶”(无短板),且拥有差异化特色。

但在付亮看来,实际上小米的不同产品如何协调、搭配仍然存在很大的优化空间。

例如,小米的高端手机如何体现高端的价值,如何体现差异化,如何避免“出一款新手机、干掉一款自己的老手机”现象的发生。

付亮直言,去年小米“内部打架”现象尤为突出,红米K20 Pro顶配版定价2999元,而芯片、存储、主摄相同的小米9价格则为3699元,小米旗舰遇到了自家手机的竞争。

小米高端产品之路也并不顺利。

“小米10刚开始的定价3999元还是没太放得开,对于冲击高端的自信不足、略有顾虑。”张毅称。

“红米讲性价比,为什么小米10还要讲性价比呢?”付亮则认为,高端并不意味着高价,但小米对其高端产品的产品定位和宣传话术都需要改进。

付亮表示,同一品牌的不同手机产品系列并不是独立运营的,而是需要多个系列相互协同,这就要求做产品就要考虑全面,最终形成品牌合力。


加法到乘法

过去10年,智能手机市场的更新淘汰速度超乎想象,另外一个飞速增长的是人工智能与物联网融合后所落地应用AIoT。

而雷军为下一个10年找到的增长引擎就是AIoT。

在8月16日的全员信中,雷军更是将此前“手机+AIoT”变成了“手机xAIoT”战略。

他还在信中解释称,手机核心业务和AIoT生态布局,不再只是简单的加法,也不是简单的并列关系,而是能引起智能转化的方程式。AIoT业务要成为手机业务的催化剂、助燃剂,渗透更多场景、赢得更多的用户,获得海量的流量和数据,成为小米商业模式的护城河。

这是雷军首次正面回应了小米的护城河问题。

10年间,雷军需要反复加强人们心目中的一大认知是:小米不是一家手机公司,严格来讲,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对AIoT的布局和协同,则是小米更加靠近互联网公司的一大表征。

“双引擎这个很早就提出来了,在10周年之际,重新向内部和外界强调这个主战略很自然,至于是+还是x,感觉只是文字细节,但x这个感觉改得很好,是对两个业务相辅相成和未来空间一个更好的阐释。”一位小米生态链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付亮也称,从+到x,意味着两个业务的整合方式出现了新的变化。此前,小米更像一个“杂货铺”,销售的产品五花八门,但这些产品间有的协同效应不明显,有的甚至没有协同,一些边缘产品还可以上发布会,这说明对核心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不够聚焦。 

近日,长江证券分析,在智能手机外的流量变现、智能手机以外的品类扩充上,小米的战略投资部通过内容端和生态链体系的布局,构建了小米生态体系的闭环,AIoT和互联网服务收入贡献,已经达到40%左右的收入占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