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亿债务压顶,债券暴跌背后,华晨汽车深层次危机显露

易扬 高秋榕
2020-08-14 18:48:34
面对重重难关,华晨汽车似乎已然兵临城下,债券暴跌或许只是一个先遣信号。未来,对于华晨而言,要想上演自主品牌“翻身”戏码、解决单靠合资“输血”等困境,时间并不太多。

Originoo_14794_7447240_l_meitu_2.jpg图片来源:锐景创意

8月13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债券调整交易方式的公告,“20华汽01”、“19华集01”、“19华汽01”、“19华汽02”等8只债券暂停竞价系统交易,仅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的方式进行交易。

根据上交所的规定,公开发行的债券上市时同时采取竞价、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的,如存续期内债券信用评级调整为AA级(不含)以下或者发生上交所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认定的其他情形的,交易方式应当调整为仅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华晨汽车债券的信用等级为AAA,并不符合调整交易方式的规定,这或是因此前债券价格大幅波动,华晨汽车主动申请调整。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债券交易方式调整可能是为了规避交易异常波动可能给投资者带来的风险。

8月12日,“19华汽01”大跌28.65%。时代财经统计发现,进入8月以来,上述交易方式调整的债券跌幅几乎均超过30%。沈萌告诉时代财经,债券价格大幅波动,可能导致部分投资者出现杠杆交易的损失,暂停竞价交易可以让市场情绪冷静,防止因短时异常造成更大的附带损害。

暴跌有迹可循:隐含违约率上升

华晨汽车债券暴跌或有迹可循。8月11日,中证评级披露的高隐含违约率债券名单中,华晨汽车旗下的“17华汽01”、“18华汽01”、“18华汽03”等债券上榜,隐含违约率从6月份的8%上升至10%。

而债券的暴跌也再度把华晨汽车推到聚光灯下,其背后的债务泥潭随之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华晨汽车债务融资收入以银行借款和债券发行为主,截至一季度末,公司银行授信额度325.65亿元,未使用额度为23.6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67%和48.22%。授信额度的下降,对公司未来业务经营和资金周转或产生影响。

而自2010年以来,华晨汽车开始发行各类债券,累计发行39只,债券融资规模为330亿元,目前仍存续的有21只。不过,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华晨汽车累计负债已经高达1226.75亿元。

截至6月10日,公司仍有7笔关注类未结清信贷,关注类余额12.26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出具的《企业信用报告》显示,公司过往存在一笔逾期类信贷,但截至5月26日该笔负债已结清。截至一季度末,华晨汽车资产负债率接近70%,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华晨汽车的有息债务达到677.44亿元,超过总负债的一半以上,较2019年底的659.06亿元增长超过18亿元。而这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483.96亿元,占比71.44%。国开证券认为,华晨集团有息债券规模持续增长,且主要集中在一年以内,短期内偿债压力较大。

华晨汽车债券隐含违约率的上升,与其经营状况密不可分。今年以来,经历了供应链中断、资产冻结、合同纠纷、股权出售的华晨汽车危机四伏。

今年一季度,华晨宝马供应链上多家企业受疫情影响停工,供应链中断,汽车交付及经销商工作受到严重影响,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8.39%,毛利率同比下降28.37%,而华晨汽车的经营性现金流也由2019年底的239.24亿元转为大幅净流出。

因与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产生纠纷,7月华晨汽车一级子公司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的1.42亿股股份被冻结,占其所持金杯汽车股份比例的53.3%,占金杯汽车总股本的10.83%。

7月14日,华晨中国发布公告表示,其控股股东华晨汽车已与辽宁交通投资集团订立战略投资协议,拟向后者出售公司4亿股股份,占其发行股本的7.93%。而早在5月22日,华晨中国已向辽宁交通投资集团出售2亿股股份,由此华晨累计出售了11.89%的股份。

今年以来,华晨汽车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次数高达13次,执行标的累计近7400万。天眼查数据显示,进入8月,华晨汽车的开庭公告信息已有5条,案件涉及合同纠纷、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等。

债务背后:合资依赖症、自主羸弱

在债务危机的背后,是华晨汽车陷入旗下自主品牌羸弱、宝马依赖症等重重困局。

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隶属于辽宁国资委的华晨集团共6家整车生产企业,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上海申华、金杯汽车、新晨中国动力);其官方信息显示,集团旗下有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现有员工4.7万人,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

虽然华晨汽车集团业务涉及零部件、汽车金融、新能源等领域,但整车制造与销售才是上市公司主要的营收、利润来源。而华晨汽车主要的三大品牌华晨宝马、华晨中华、华晨金杯雷诺的发展呈现出两极分化之势。

作为BBA之一,华晨宝马的销量和口碑都具有极大优势。据宝马集团数据显示,今年前6月,宝马在华销量达到32.91万辆,其中,二季度宝马在华销量同比增长17.1%,在绝大多数车企遭遇疫情严重冲击之际,进口车型和华晨宝马的销量反而大幅增长。

华晨宝马的上佳表现也给华晨汽车贡献了绝大部分的营收和利润。据华晨中国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华晨宝马的净利润分别为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同期华晨中国的净利润分别为43.76亿元、58.2亿元、67.62亿元,二者差距十分明显。

和华晨宝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家合资车企华晨雷诺金杯正陷入销量大跌的泥潭。

据中汽协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雷诺金杯的销量仅0.44万辆,位列客车生产企业销量排名第十位;与惨淡销量不符的是金杯汽车的辉煌历史,该品牌距今已诞生超过30年。在2010年,金杯客车市场保有量突破100万辆,市场占有率最高曾达到75%。

在登顶国内轻型客车市场高峰之后,受制于行业需求减缓以及上汽大通、江铃股份等企业后来居上,金杯汽车便开始走下坡路;与此同时,销量的大滑坡也导致A股上市公司金杯汽车的经营状况愈发恶化,最终,金杯汽车剥离了整车业务并最终组建起华晨雷诺金杯。

仅仅是在半个月前,华晨雷诺金杯还传出裁员消息和相关文件。7月21日,华晨雷诺金杯副总裁杨洪海向时代财经表示,不清楚亦不知道这份文件从何而来,目前公司正在进行产品、营销网络等方面的转型改革。

对于华晨雷诺金杯的困境,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告诉时代财经,华晨雷诺虽然成立超过2年时间,但并无实际搭载雷诺技术的产品面世,而雷诺乘用车市场败退后,希望在商用车领域有所建树,但前提是雷诺要拿出诚意,将新技术新产品拿出来,否则华晨雷诺又将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此外,自主品牌的羸弱也是华晨汽车的一大掣肘。2002年8月,其自主品牌华晨中华旗下中华轿车正式上市,2010年7月,中华汽车第50万辆新车下线,华晨集团也得力于中华汽车的助益,总销量突破240万辆大关。

不过,由于合资以及自主品牌的崛起,华晨中华未能突出重围,但在发展过程中,亦出现过中华尊驰、中华骏捷等不少热销车型。直至今日,华晨中华已经从主打轿车、SUV两大系列超十余款车型到只有5款车型在售。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3月,阎秉哲接任华晨汽车董事长,但截至目前,华晨自主品牌仍未有新产品推出。

据公开数据显示,华晨中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仅有3000余辆;同时,在上月底还有媒体报道华晨中华职工放假轮休,并称相关员工将“放长假”,“轮流上班”状态或长时间持续。

8月14日,时代财经查询华晨中华官网发现,目前中华品牌仅在售中华V3、V6、H3等5款车型,除中华V7官方指导价在10.87万元以上,其余车型价格均在7万和8万元左右;时代财经也就华晨中华车型投放以及上述“放假”新闻向其官方采访求证,不过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华晨汽车位列国内十大汽车生产企业行业,但其对华晨宝马的依赖度较高。依赖症愈发严重,隐忧也随之显现。

目前,上市集团的利润几乎全靠华晨宝马“输血”,然而华晨和宝马集团签署的协议表示,2022年前,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届时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于华晨汽车而言,更大的挑战将很快到来。

面对着重重难关,华晨汽车似乎已然兵临城下,目前旗下债券的持续下跌或许只是一个先遣信号。对于华晨而言,要想上演自主品牌“翻身”戏码、解决单靠合资“输血”等困境,时间并不太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未卖先A股上市?恒大汽车欲冲击科创板
上汽集团大举进攻之下,汽车产业有哪些难以承受之“氢”?
每日财经观察 | 吉利汽车回应上交所科创板上市问询
炒股、卖房、政府补助,164只汽车股上半年“花式获利”超150亿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