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变身央企,江南化工连日封板,能帮母公司化解债务危机吗?

兰烁
2020-08-11 15:48:16
“盾安集团因扩张步伐过快,陷入流动性紧张危机,此次交出江南化工的实控权,可能有意剥离资产实现轻装上阵,聚焦主营业务。”有分析师称。

图虫创意-902070203119042607.jpg(来源:图虫创意)

最近江南化工正处于易主变动期,交易方为央企。

8月9日晚间,安徽江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南化工)公告称,公司拟向特能集团和北方公司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北方爆破 100%股权;

拟向奥信香港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北方矿服 49%股权和北方矿投 49%股权;

拟向庆华民爆、陕西产投和特能集团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庆华汽车65%股权;

拟向建华机械、储安烟花、冯大农牧和南星锑业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广西金建华 90%股权。

本次交易完成后,北方爆破、北方矿服和北方矿投将成为江南化工的全资子公司,庆华汽车和广西金建华成为其控股子公司。

微信图片_20200811150812.png(来源:江南化工公告)

业内分析认为,此次收购或是江南化工有意整合自身优势,与央企进行互补发展,另一方面,这与母公司盾安集团的“瘦身”自救密不可分。

本次交易完成后,江南化工的控股股东将由盾安集团变更为特能集团,实控人由姚新义变更为兵器工业集团。

8月10日、11日两个交易日,江南化工(002226)连拉两板,今日报收8.97元/股再度涨停,市值112.0亿元。 “接下来等着数板”,有股民戏称道。

易主突如其来,江南化工的资本版图中藏着什么故事?

连发公告,早有计划

一口气收购5家公司,不免引来外界猜测。

江南化工方面表示,本次整合并购兵器工业集团优质民爆业务资产,将实现民爆业务横向整合,扩展未来发展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除本次拟注入的资产外,兵器工业集团旗下还拥有其他民爆资产。为解决同业竞争,兵器工业集团承诺将在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60个月后完成相关民爆资产注入程序,实现民爆资产整体上市。

据时代财经了解,江南化工主营民爆业务,从事工业炸药、工业雷管、工业索类等民用爆炸物品的研发、生产、 销售等,其全资子公司盾安新能源主要从事风力发电、光伏发电的项目开发、建设及运营。

在江南化工的计划中,本次收购或早有端倪。

7月31日,江南化工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公告称,特能集团与盾安集团、浙商银行杭州分行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和《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盾安集团将其所持江南化工 15%的股权 和14.99%的表决权委托给特能集团行使,出让控股权。本次交易转让价格为 7 元/股,转让总价约为人民币13亿元。

据了解,目前盾安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有江南化工57.31%股份,在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后,其表决权比例将下降为27.32%,特能集团表决权比例将上升为29.99%,成为新任控股股东,兵器工业集团将成为新任实控人。

同时,公告指出,在盾安集团持续化解债务危机的背景下,兵器工业集团接棒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支付约13亿股份转让对价,有利于加快金融清理债务回笼资金,预防盾安集团债务危机风险传导至上市公司,符合商业逻辑。

基于双方未约定任何一致行动相关安排,盾安集团及兵器工业集团及特能集团不构成一致行动关系。

此前7月27日,江南化工宣布停牌,原因是公司正在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交易方正是特能集团,标的资产为特能集团所持有的包括北方爆破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从事民用爆破业务的子公司股权。

正如外界预测,这两项公告迅速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要求江南化工说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与控制权变更是否互为前提、构成一揽子交易,江南化工在回复中予以否认。

8月10日上午,时代财经记者就收购及控制权变更等事宜致电江南化工,未获得相关回应。

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得知,包括北方爆破在内的5家公司,主营业务为民爆领域,为国内民爆核心企业。本次收购从业务协同方面来说合乎情理,但从盾安集团的角度似乎“另有隐情”。

盈利可观,变身“央企”

据时代财经了解,江南化工本次收购的包括北方爆破在内的5家公司,主营民爆产品,为特能集团间接控股,兵器工业集团为实控人,均归属于国务院国资委。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师向时代财经表示,从业绩来看,江南化工并不是“遭遇危机”才进行收购,而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开拓新的业务板块。

“民营企业与央企优势互补,一是有利于公司军民融合快速发展,二是增强民爆板块的实力,且资产质量以及收购资产的溢价预期将大大提升。”

2008年,江南化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跻身进入国内大型民爆上市公司的队列。从近年的发展历程来看,江南化工的盈利十分可观。

2020年第一季度,江南化工实现营收5.7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0.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289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67.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346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27.49%。

同行对比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江南化工账面总资产为120.3亿元,仅次于保利联合;净利润0.2290亿元,仅次于宏大爆破;毛利率为38.05%,居于行业榜首。记者查阅更早的财报信息得知,实际上自2008年上市以来,江南化工一直保持着高速稳定增长。

2020.png(来源:江南化工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

2019年,江南化工实现全年营收36.33亿元,同比上升25.92%,净利润4.05亿元,同比上升84.41%,扣非净利润3.31亿元,同比上升63.84%。

2018年,其全年营收28.85亿元,同比上升27.15%,净利润2.19亿元,同比上升10.49%,扣非净利润2.02亿元,同比上升353.22%。

华创证券分析师曹令指出,作为安徽本土的民爆企业,江南化工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其炸药产能占公司炸药总产能的40.95%,而新疆矿山是未来爆破服务最有潜力的市场,江南化工子公司新疆天河拥有超过50年经营历史,在行业内形成了“南天河、北雪峰”的竞争格局,具备垄断地位。

从特能集团的角度来看,与江南化工达成合作,显示出央企加速资产证券化的进程。上述分析师认为,特能集团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是自身对接资本市场的又一直接路径,不排除其借道江南化工平台实现上市。

时代财经记者检索发现,兵器工业集团目前已经通过旗下子公司特能集团实控12家上市公司,如果本次特能集团成功入主江南化工,其麾下上市公司将增至13家。

时代财经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民爆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性行业, 在国民经济景气、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煤炭、石油及各类矿产开发需求旺盛时期, 民爆行业随之处于良好发展阶段,相反,如果国民经济萧条,民爆行业市场需求也随之下降。

2019年,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调整逐步推进,与民爆行业相关的产业,如煤炭和钢铁行业均呈稳步上升的运行态势,基建、房地产行业投资力度也不断加大,这些都为民爆行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动力。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收购交易背后还有一大角色不可忽视,即江南化工的母公司——盾安集团,后者自2018年被爆身负450亿元巨额债务以来,至今仍处水深火热。

“盾安集团因扩张步伐过快,陷入流动性紧张危机,此次交出江南化工的实控权,可能有意剥离资产实现轻装上阵,聚焦主营业务。”上述分析师称。

8月10日,时代财经记者多次致电盾安集团,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应。

母公司深陷债务危机

盾安集团成立于1995年,前身为浙江盾安机械有限公司,创始人为姚新义、姚新泉,目前两人分别持有公司股份30.6%、29.4%。

作为盾安集团的创始人,姚新义1964年出生于浙江诸暨,17岁参加工作,23岁已是弹簧厂厂长,1992年转型空调阀门行业,一直在实体企业摸爬滚打。2004年,踏足资本市场前后,公司开始多元化扩张,扩张的领域也大多以实体领域为主。

据时代财经了解, 2017年是盾安集团的巅峰时期,其总资产为648.83亿元,总负债为423.66亿元,在先进制造、民爆化工、新能源、新材料、投资管理、现代农业等多个板块均有布局,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002011)和江南化工(002226),分别于2004年、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

虽然盾安集团涉猎多个领域,但业内分析指出,投资管理、现代农业、房地产这样的板块,与盾安集团传统意义上的装备制造、民爆化工等领域,并不具备多大的协同效应,因此,这样的多元扩张之下难免潜藏危机。

2018年4月份左右,债券市场传出消息,盾安集团旗下的“17盾安SCP008”超短期融资债券可能出现兑付危机。

果不其然,5月初,盾安集团向浙江省政府发出紧急求助报告,称2017年下半年开始去杠杆以来,市场资金抽紧,导致盾安集团等类似的大规模利用债券融资的企业出现了发行难、融资成本不断提高等问题,企业消耗了大量自有资金,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困难。截至当前(2018年5月),盾安集团等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

记者查阅当时信息得知,截至2018年5月3日,盾安集团直接持有江南化工36.82%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彼时江南化工在公告中表示,若盾安集团无法妥善解决债务清偿问题,公司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更。

两年过去,盾安集团虽然做过努力,但危机依旧没有得到完全化解。

今年5月22日,江南化工公告称,从2018年6月开始的浙江新联民爆器材有限公司(下称“新联民爆”)收购案宣布终止。这场历时两年的交易,最终以告吹结束。

据时代财经了解,这份重组预案具体内容为:江南化工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浙江省机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机电”)持有的新联民爆76.72%的股权。

当时正值盾安集团深陷危机,所以该重组计划被认为是化解债务的途径。

新联民爆背靠浙江省机电集团,实控人为浙江省政府,这起收购为何“夭折”?

江南化工证券部人员曾对媒体表示:“主要是价格方面的原因,双方没有谈妥。”

对于盾安集团当前的状况,江南化工证券部曾透露:“控股股东只会披露一些重大事项,目前债务问题的解决仍在推进当中。”

时代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得知,盾安集团目前对外投资企业35家,2018年盾安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17.41亿元,净利润为-40.24亿元,净利率为-9.64%。2018年公示的单位职工社保人数120人,2019年下降至45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盛泰集团曾为雅戈尔子公司,关联交易频繁,财务杠杆远超同行
上汽集团大举进攻之下,汽车产业有哪些难以承受之“氢”?
十年初心 责任力量 ——《广东房地产行业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十周年发布会圆满举办!
中国奥园荣获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价值30强、商业地产企业品牌价值10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