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要求利润合理增长 银行业将迎“变速跑”

曾令俊
2020-07-15 16:03:04

银行机构的利润再次成为市场焦点。

“7月初,我们当地银保监局召集了一次银行业高层的会议,相当于窗口指导,会上提到过要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速。上周五左右我们收到文件,标题大概意思是关于严控不良、加强补充资本,但内文提到要审慎体现利润。”7月14日晚间,某上市银行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记者采访证实,近期确实有多个银行收到监管部门的通知,要合理控制上半年利润增速。

“应该是,各地监管通过不同的方式贯穿意见,途径和口径都不一样,考虑到了地方之间的差异。”上述银行业人士说。

对于控制净利润增速的原因,有银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应该是一季度银行利润增速和实体经济增速太分化,太扎眼,舆论压力很大。而且之前国常会提出1.5万亿让利计划。”

7月11日,银保监会发言人提到,“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要“及时填补拨备缺口,全面覆盖风险损失”、“切实补充资本”、“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

7月14日,国务院参事、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发文称,随着疫情冲击对经济的影响不断显现,银行不良贷款率将会上升,金融风险上升的压力也会进一步增大,这是大概率事件。

审慎体现利润

“我们收到的文件内容很简洁,主要表达了几成意思:不良率真实暴露;审慎体现利润;要求加大计提拨备,夯实基础;多渠道补充资本。”上述银行业高层人士说。

他表示,虽然很隐晦,但意思还是很清楚,“我们肯定会贯彻监管的要求,上半年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都有可能。”

上半年,银行业是少数保持正增长的行业。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为-6.8%,但银行利润实现6%的正增长。

银保监会披露,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

根据上市银行一季报,五大银行一季度净利润增速保持在1.8%-5.2%之间,增速在个位数,城商行和农商行净利润增速较高。

“这样的情况下,银行面临着巨大舆论压力。”招商银行(600036.SH)副行长王良在该行股东大会上坦言。

对此,7月11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在实体经济增速大幅下降之际,银行业利润保持一定增长,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还是由于现行财务会计和统计制度造成的时滞影响。按照权责发生制会计原理,潜在风险贷款利息收入仍在利润核算中全额计入,而实际风险尚未全面反映。

其次,利润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生息资产大幅增长的结果。

第三,一些机构拨备不达标,即便按照现阶段拨备覆盖率最低标准100%测算,银行机构仍有缺口合计超过3500亿元。若均摊到全年补足拨备缺口,这些机构利润增速将大幅降低,有的甚至为负。

利润或负增长

“银行利润增速和实体经济增速太分化,因为银行和实体经济的账期是不同步的,有一定的滞后性,不是当期可以兑现,从时间上不能完全对应,不能体现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上述银行业人士说,“但是监管指导后,银行业利润应该会回归,甚至有些也可能是负增长。”

事实上,银行主动调节利润并不难。

“我们当地银监部门也提到,要加大计提拨备,这其实就是一个利润的调节器。提高拨备覆盖率,银行的利润增速会有放缓。”上述银行业高层人士说。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金融机构与贷款企业共生共荣,鼓励银行合理让利。为保市场主体,一定要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一定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此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万亿,1.5万亿的让利规模或许会对商业银行盈利及股价表现带来巨大的影响。

其实,今年银行业净利润增速放缓已在预期之内。

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从银行自身来讲,今年会对银行的净息差、利润产生影响,今年银行业面临的利润增长压力非常大。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课题组5月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称,“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传导的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