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并购机器停摆,誉衡药业控股股东破产

李傲华
2020-07-09 19:11:53
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月超7月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进入破产重整后,誉衡集团的主体资格是存续的,可能仍然持有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的股份,但是重整后誉衡集团的股权结构会发生变化,甚至实际控制人也会发生变化。

作为资本市场的“野蛮人”,誉衡集团实际控制人朱吉满曾经通过疯狂“买买买”,闯进了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但也正是因为疯狂买卖,他可能即将失去誉衡集团以及誉衡药业、信邦制药的实际控制权。

bankrupt-2922154_960_720.webp.jpg图片来源:pixabay

7月7月,哈尔滨誉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衡药业”,SZ002437))和贵州信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邦制药”,SZ002390)双双公告,控股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衡集团”)的破产重组申请已获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根据公告,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32.18%的股份,持有信邦制药21.52%的股份。

控股股东破产,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的股价却连涨三日,今日双双涨停。

截至7月9日收盘,誉衡药业4.08元/股,创下近60日新高,信邦制药也一路走高,收盘前触及涨停。

微信截图_20200709174607_meitu_1.jpg图片来源:雪球

就誉衡集团破产对上市公司带来的影响,时代财经分别联系了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

7月9日信邦制药回复时代财经称,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不会影响信邦制药的正常经营,目前还不清楚此事是否会引发信邦制药实际控制权的变更。

截至发稿,时代财经仍未收到誉衡药业的置评回复。

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月超7月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进入破产重整后,誉衡集团的主体资格是存续的,可能仍然持有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的股份,但是重整后誉衡集团的股权结构会发生变化,甚至实际控制人也会发生变化。

疯狂并购史

誉衡药业在医药界素有“并购机器”之称,它的发家史要从一款名为鹿瓜多肽注射液的骨科用药开始。

2004年,鹿瓜多肽进入国家医保,为誉衡药业带来了丰厚的现金流。2010年,誉衡药业成功在深交所上市,从此开始了疯狂的并购之旅。

誉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朱吉满在谈论自己的生意经时曾经说,“一旦发现合适品种,就采取直接购买、合作研发、并购等方式把这个品种收过来。”

目前誉衡药业的产品涵盖了骨科、心脑血管、糖尿病、抗感染、抗肿瘤等众多领域,产品线的扩张离不开誉衡药业一次次的并购。

根据2019年财报,誉衡药业的心脑血管药物创造了18.7亿元营收,占总营收的37.01%。而誉衡药业主要的心脑血管药物,几乎都是通过并购获得。

注射用磷酸肌酸钠是2014年收购上海华拓医药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获得,安脑丸/安脑片则是2012年收购蒲公英药业获得,2015年通过收购普德药业,将包括银杏达莫注射液在内的产品收入囊中。

微信图片_20200709174248.pn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公开资料显示,在收购信邦制药之前,普德药业是誉衡药业规模最大的并购案,交易金额达23.8亿元。

迄今为止,普德药业仍是誉衡药业的核心生产线。2019年誉衡药业的注射剂年生产量为7.8亿支,而普德药业的注射剂年生产能力为6亿支,誉衡药业还计划以普德药业为核心搭建CMO平台。

凭借一系列收购带来的业绩,朱吉满身价水涨船高,2015顺利跻身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尝到了并购甜头的朱吉满开始更频繁地“举牌”。

根据不完全统计,10年来,誉衡药业参与的并购案高达27宗,其中成功14宗,耗资超130亿元。

最大并购案埋雷

2015-2016年,誉衡药业的净利润分别达到了6.65亿元、7.17亿元,达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值,朱吉满对于收购的热情也在此时来到了巅峰。

2017年,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誉衡集团子公司)从创始人张观福手中收购了信邦制药21.04%的股份,交易价格30.24亿元,是誉衡集团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收购。

信邦制药的主要业务为医疗服务、医药流通及医药工业,旗下有民营医疗机构、药品销售和配送网络,还有一定的研发实力,上市以来净利润一直稳步上升,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标的资产。

为了收购信邦制药,朱吉满颇费了一番功夫。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信邦制药的并购案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46.6亿元的结构化并购基金,该并购基金的整体规模为46.6亿元,全部用于誉衡集团收购信邦制药的部分股权,其中誉衡集团实际出资只有8亿元。

通过这个杠杆基金,朱吉满、白莉惠夫妇以8亿元撬动了38.6亿元资金,将近5倍的杠杆。而根据誉衡集团公开的信息,收购信邦制药股份只用了30.24亿元,多余的16.36亿元去向不明。

2017年誉衡药业的公告显示,收购交易完成后,誉衡集团将其所持有的信邦制药的全部股份和持有的誉衡药业的部分股份质押至信托计划,并且朱吉满对基金持有人份额承担差额补足以及回购义务。

左手收购,右手质押的操作最终为誉衡集团破产的结局埋下了隐患。

2018年信邦制药巨亏12.97亿元,而2010-2017年,信邦制药所获的净利润累计也不过10.18亿元。

信邦制药的股价也一路下滑,从2017年初9.82元/股,到了2018年底仅为4.09元/股,跌幅达58.35%。

与此同时,誉衡药业的股价也一路狂跌,从2017年初的8.17元/股跌至2018年底的2.79元/股,跌幅超过65.85%。

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股价狂跌,导致了誉衡集团质押股份爆仓,引发了债务危机。

誉衡药业就此倒下?

盲目“买买买”的习惯,不仅使誉衡集团走向破产重整,誉衡药业的财务状况也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

多年的收购使誉衡药业累积了大量的商誉值。

截至2018年,誉衡药业的商誉值达到33.6亿元,占总资产的35.25%。2019年,誉衡药业一口气计提了26.15亿元商誉值,致使2019年亏损达26.62亿元,这也是誉衡药业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表示,并购其实是医药企业在扩充产品线时的一个常见做法,企业通过并购获得优秀的产品和技术,从而提高竞争力。

国内的医药巨头复星医药最初就是从大量并购开始起步。同样是“并购狂人”,为何誉衡药业走上了和复星医药完全不同的道路?

“誉衡药业的收购更像是纯粹的资本游戏,没有从一系列的收购中沉淀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只是不断在买卖中反复折腾。”史立臣说。

2015年,普德药业为誉衡药业贡献了1.95亿元净利润,占誉衡药业当年净利润的29.3%。2016年,就在收购普德药业第二年,誉衡药业就试图将普德药业出售转让给山西仟源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仟源医药”),但最终因为仟源医药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通过而告吹。

2019年巨亏26.65亿后,誉衡药业选择将澳诺(中国)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澳诺制药”)以1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华润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断臂求生”的举动暂时挽救了誉衡药业202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根据财报,誉衡药业2020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6.59亿元,但靠出售资产维持业绩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誉衡药业的PD-1单抗GLS-010已经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适应症为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热门产品的上市能不能帮助誉衡药业扭转局面?

史立臣认为,国内已经有多款PD-1产品上市,誉衡药业并不占优势,且仅凭一个产品难以挽救一个企业。

“并购机器”誉衡药业未来会走向何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不及半年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志特新材海外并购现蹊跷
高杠杆的“定时炸弹”:半年超200家房企破产,法拍房激增百倍
益佰制药无视经营困境急分红,窦啟玲、窦雅琪躺赚1.1亿
9亿出手迪康药业予湖北首富,蓝光资本故事终换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