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失声24小时 当当内战让合作方“受够了”

刘帅 洪若琳
2020-07-08 20:21:48

“现在人在何处?方便说一下事件最新进展吗?”7月8日下午3点37分,时代周报记者在李国庆所在的“俞渝不实攻击回应群”询问李国庆的最新动态,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这距离李国庆在微信群内及社交媒体上最后一次回应“撬保险柜”事件,已过去超过24小时。

7月7日9点43分,当当发出微博,称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清晨带了二十多人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


随后,李国庆被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带走接受调查,该消息随后在微信群得到李国庆本人证实。

据媒体报道,当天晚上10点,李国庆被警车带走离开香河园派出所,同行2名警官。一向在网络上活跃发言的李国庆,除发布两条与早晚读书有关的“营业抽奖”微博之外,7月8日白天均未公开发布最新动向。

7日晚间,俞渝发布全员内部信透露部分细节,包括撬柜工具为电钻,拿走的资料为营业执照和U盾,以及冲突致使保安受伤等。

在员工信中,俞渝呼吁当当员工“行动起来,发微博、发朋友圈,保卫自己、保卫当当,保卫顾客,保卫供应商”。并表示,“我愤怒李国庆把婚姻法带入公司法,不断折腾我们的公司。”

8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当当网副总裁阚敏,他表示,当当网员工都在积极备战即将到来的暑期,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合作方表示“真的够了”

这是继4月26日“抢章事件”后,李国庆第二次拿走当当网的重要文件、资料等。

7月8日,一位与当当网签订年度合作协议的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4月份抢公章事件后,当当网方面紧急与其补签了补充协议,用的是“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公章,协议中表示该公司隶属于当当网。

对于此次李国庆再次拿走公司营业资料,该合作商家表示,“真的够了,能不能把李国庆抓起来?”

截至发稿,李国庆最后一次回应事件的微博正与此有关。

7月7日15:30左右,李国庆在微博及微信群内,转发一位律师的文章,文章中提到“报警没用”的说法,并在微博配文“相信法律及正义的力量”。间接肯定自己对该法律解读的认可。


该文章表示:“这事本质上不是外人到公司抢夺、侵占公司财务,而是公司两个重要股东之间的纠纷。”

文中还指出,李国庆持股东会决议拿走公章,然后宣布开始执掌当当,这不在警方的权限范围,关于该股东会决议有效无效,得双方去法院见分晓。

7月8日,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丽林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尽管《刑法》中规定‘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但该罪仅针对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及印章而非公司的,因此李国庆等人行为也无法认定为犯罪。”

事实上,不止一位当当网合作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发生抢夺公章事件不久后,公司与当当签订的合作合同全部需要重新签章,或需要签订补充协议,以证明原协议有效。

“太折腾了!” 合作商坦言,有合作商表示在考虑是否要与当当网继续合作。

“如李国庆去当当抢夺公司公章、资料导致公司利益遭受损失的,则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高丽林律师补充道。

李国庆要“辞去CEO职务”

近一个月前,李国庆与俞渝刚对簿公堂。

2020年6月15日,两人的离婚案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审理,李国庆、俞渝出庭。

据悉,这场庭审是去年11月首次开庭后的第二轮庭审,由于牵涉当当网股权分割,较为复杂,本次庭审暂未宣判。

庭审结束后,俞渝面色平静,沉默离场。

当天庭审后,李国庆方面发布4点信息: 

一、早晚读书将收购俞渝股份,等待俞渝开价;

二、李国庆和俞渝共持股占百分之90多,这就是家里事,此前让俞渝管理三年试试,现在四年了已到期;

三、离婚股权平分天经地义;

四、李国庆已经赢得当当小股东的支持,已过51%股份,董事会已选举李国庆为当当董事长兼CEO。


7月7日,在派出所配合调查期间,李国庆还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一封致小股东、同事、行业同仁信,信中写道,拟提请董事会,批准自己辞去当当CEO职务,选举原当当高级副总姚丹骞出任CEO,而李国庆仅保留当当董事长。 

信中,李国庆表示:“在被迫离开当当的几年时光里,我看着当当一而再、再而三地错失战机、背离当当初心越行越远,感到无比痛心、无法容忍。” 

并表示“6亿利润,百亿市值的当当从来不是当当人的目标,我们目标是20亿利润,百亿美金市值的当当!”

但如今,在夫妻二人的折腾下,当当正在风雨飘摇中。

内乱中的当当

曾经的当当网一度站在电商行业的C位。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12月,当当网于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以“中国亚马逊”亮相美国资本市场的时候高峰时市值曾接近30亿美元。据悉,当年当当网的年销图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市场占比近50%。

2011年3月,京东商城为拓展新业务和当当网在图书大打价格战。为让利拉客,当当曾出现一连六个季度,出现近1亿元的亏损,让投资人的信心重挫。

一次大战,三年喘息。直至2014年,当当网实现79.6亿销售额,恢复盈利。

但在此三年时间内,京东、淘宝等电商巨头获得极大发展机会,2014年京东营收金额是当当当年营收的18倍。

随着电子书的兴起,国内的图书市场更开始低价鏖战,当当网随之一路走低。

2016年9 月,当当网完成私有化退市,退市时市值仅5.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6亿元),市值缩水四分之三。

面对困局,当当网意欲以实体书店挽救业绩颓势。

7月8日,一位业内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当当网虽然对外宣称盈利,但从2017年开始,不仅没有核心供应链,还开设近百家实体书店,在线上教育和电子图书快速发展的当下,实体店成本高、流量有限、利润不高,是很多商家避之不及的领域,反其道而行的当当,极有可能被其所累。

受新冠疫情影响,近期传出当当网在烟台的跨界合作书店当当阅界、福州的东百书店、沈阳市的书店都要闭店或结业的信息。

7月8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当当网总部,询问近年来的当当网营销业绩,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有效回复。

面对困局,当当也在寻求多方突破。

据悉,当当旗下现已注册了大量的公司,从4月份公开发布的公章丢失名单可见,当当网还涉足物流、文学、影视、文创、书店、体育等,看得出是以当当网为中心向上下游的扩张。

在资本市场层面,2018年,在海航收购当当失败后,有传闻表示,当当或将独立上市。

2019年7月,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公开表示,当当现在没有刻意去接触谁,但如果有人上门公司也不拒绝。“我们现在考虑的A股、港股都是选择”。

同年10月,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坦言,A股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实现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其表示,当当的商业模式太滞后,在新型电商模式和业态上又缺乏布局,“这是影响大资本进入的一个核心问题。”

显然,固守图书主业的当当已错失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期。眼下,一次又一次的“内乱”,当当将走向何方,还待时间给出答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