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遭遇全面抛售,专家:“去美元化”不符合国际贸易逻辑

余思毅
2020-07-07 19:50:01
美元能不能被持续信任在于美国国家信用。过去“美元-石油-美债”维持美国资本顺差、贸易逆差的逻辑,有被打破的风险。

尽管股票市场“牛气冲天”,但全球市场风险情绪升温。

7月6日,美元指数触及6月24日以来最低水平。美元持续的跌势让市场讨论之声四起,经济学家们纷纷预测美元贬值,甚至有学者指出“美元崩盘几乎无可避免”。

7月初,美国贵金属分析机构Silverdoctors援引Financial Argument发布的报告中称,过去三个多月内,美国向市场投放13万亿美元的巨额流动性,美债总额超过26.3万亿美元,再加上石油价格战,世界各地去美元化或绕开美元交易声音此起彼伏。

美元之所以是世界储备货币,主要原因之一是它在全球石油贸易中占主导地位。如何看待石油美元体系的松动?世界市场是否对美元逐渐失去信任?美元是否会长期走低呢?7月6日,时代财经就相关话题采访了三位业界专家。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高级主管瞿新荣向时代财经指出,美元能不能被持续信任在于美国国家信用。过去“美元-石油-美债”维持美国资本顺差、贸易逆差的逻辑,有被打破的风险。

“国际社会已经逐渐意识到将所有‘鸡蛋’都押在美元这个‘篮子’里的风险性,于是,就产生了对其他世界货币的需求。”专门研究资产定价的北京科技大学东凌管理学院黄秋彬认为,美量化宽松政策加速其他国储备货币的多元化诉求,也催生了用其他货币结算石油交易的现象。

亚洲(香港)金融风险智库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秦逸飞分析,目前美元走弱的趋势是美联储自身策略判断失误造成的。美国无限量化宽松政策,短期阻止了美国经济崩溃并维护了美元强势地位,中长期看会人为终结美元强势地位。

但美元走弱更深层次的原因指向美国经济衰退。秦逸飞对美国货币政策感到忧心,他指出,“货币政策的目标必须是对抗‘黑天鹅’,而不是利用货币人为弱势美元,制造非理性繁荣。”

903741228865290335.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弱势美元时代来临?

时代财经:使用人民民币、日元或欧元结算石油交易的现象或声音此起彼伏,是否意味着“去美元化”趋势初现,美元的强势地位被削弱?

瞿新荣:美元不被信任,背后的逻辑是国家信用的问题。

世界其他国家对于储备货币有多元化的诉求,那些国家考虑用欧元、人民币去结算,在正常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但美国不愿意,因为这就相当于给美元对外发行带来阻力。

纵观目前国际社会,在军事、医疗、高科技的尖端技术领域,还没有一个国家拥有跟美国抗衡的实力。中国虽然体量很大,但是在高新技术领域,像军事技术等方面跟美国依然有差距。。

美国通过发行货币的方式,源源不断地获得其他国家的资源,包括劳动力、资产等生产要素,这就是美国维持资本顺差、贸易逆差的逻辑所在。一旦其他国家不用美元购买美国国债,美国政府的债务发行会大打折扣,政府运作、资源整合就会出现问题。

像伊朗要用人民币来结算石油贸易,美国认为此举相当于质疑美国货币背后的国家信用,美国会用军事实力来去打压伊朗的意图,以强势手段维持美元以及美国经济的发展。

秦逸飞:疫情在国外肆虐之初,引发全球经济震荡,美元指数一路高涨而非下跌。

三四月份,美股接连发生史诗级熔断,国际上普遍缺少美元,形成了美元流动性危机。美联储一方面为了缓解国际间持续的美元流动性危机,另一方面不甘落后参与国际刺激政策竞赛,美国财政和货币两方面的宽松政策规模均“无上限”。

此番操作一方面干扰市场不良资产出清、经济自我调整的节奏;另一方面也会造成各国经济政策捉襟见肘,最终有走向MMT(现代货币理论)的风险,带来诸如财政赤字货币化引发央行的独立性以及货币政策的稳定性失去支撑等问题。虽然短期阻止了美国经济崩溃并维护了美元强势地位,但中长期来看,人为地终结美元强势地位。

目前美元走弱的趋势是美联储自身策略判断失误造成的。弱势美元时代来临会改变全球化格局,“去美元化”将是“去全球化”的重要标志。

黄秋彬: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实施的多轮量化宽松已经使得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有所下降。而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美联储不得已而为之的开放式量化政策,为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以缓解美元流动性紧张的局面。

虽然目前国际投资者仍是追捧美元,将其作为避险资产,但是国际社会已经逐渐意识到将所有“鸡蛋”都押在美元这个“篮子”里的风险性,于是,就产生了对其他世界货币的需求。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逐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例如,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新货币篮子,这是SDR历史上第一次新增货币。另外,已有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到官方外汇储备中。这些进展说明了人民币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正在逐渐受到认可。

同时,中国正在积极推进与周边国家货币互换、以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等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美元走弱与经济复苏程度相关

时代财经:美元的走弱与疫情下美联储无限QE的决策有关。此前也有分析认为,自从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持续对外输出是造成美元波动的基础。你认为石油美元体系的走弱是美元波动的表现吗?甚至说美元过度输出是其走弱的根源吗?

瞿新荣:石油美元体系的走弱部分可以理解为是美元持续对外输出造成美元波动。此前,全球美元的流动性会不太充足,美元贬值成了预期,所以其他国家会一定程度储备其他资产。

需要指出的是,美元持续输出不是美元走弱的根本原因。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表现偏弱,包括美国债务的可持续性以及企业技术发展可能逐渐被新的经济体替代,尽管这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

秦逸飞:美元和黄金脱钩是完全无法满足国际金融体系需求的被动选择,本质上是金本位不适应全球化表现的寿终正寝。美元与黄金不脱钩只会造成更大的全球动荡。

美元石油体系走弱是美元波动的表现,但是不能说根源在于美元的输出。没有美元的输出就没有国际金融体系和全球化的发展,因为除了“政治正确”,石油选择美元更因为“市场正确”,是市场的选择。原因在于以美元交易符合交易规则、贸易规则、金融体系等所有全球化的要素。

至于美元在输出过程中的波动性是必然的,市场最大的特征就是波动性和不确定性,正是基于此自由市场才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价值。

黄秋彬:石油美元体系走弱肯定是受美元大量输出影响的,但要说美元输出是石油美元体系走弱的根源是有所欠妥的。要说根源的话,这还是得归结于美元的经济发展情况、政治体系与国家发展策略,这几个方面才是导致美元地位下降的根本原因。

时代财经:你预计后疫情下美元中长期会走弱吗?

瞿新荣:未来两三年,会有一个下行的趋势

左右美元走弱的根本的原因要看美国和欧洲、美国和日本、美国和加拿大的相对经济实力。现在美元指数里面,美元汇率是不包含人民币的,所以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差距不体现在美元汇率里面。

在美元指数里面美元对欧元占56%的比重,要看欧洲能不能超过美国,现在可能还没有这样的长期趋势。

秦逸飞:美债市场是对此反应最敏锐的。不过我认为美债收益率升高的主要因素并非是经济复苏,目前所谓复苏并不足以支撑债券利率上升。原因在于美联储超量化宽松结束了强势美元的势头,中短期内迎来弱势美元所致。这些基本上属于市场的零和博弈调整,离经济复苏相距甚远。

中长期来看,美元趋势大概率不会继续弱势,但也得看美联储政策和经济复苏的程度。货币政策的目标必须是对抗“黑天鹅”,而不是走向MMT,利用货币人为弱势美元,制造非理性繁荣。否则最终可能造成经济波动更加频繁剧烈、“黑天鹅”频发,贸易金融体系崩溃,“去美元化”和“去全球化”相伴而生。

如果“灰犀牛”趋势最终转变成全球经济的“明斯基时刻”(资产价格崩溃的时刻),最终的解决手段恐怕只能靠战争、科技突飞猛进和人口素质突飞猛进来应对。

“去美元化”仍处于萌芽阶段

时代财经:世界部分国家去美元化或绕开美元交易,给石油美元体系打开了缺口,会带来什么变化?

瞿新荣这会对世界格局变化有影响。人民币全球化的推进,背后有中国国家信用背书,需要挑战美元的地位,但依然任重道远。

秦逸飞:影响美元国际地位的外因主要是国际地缘政治危机。个别国家出于地缘政治原因“去美元化”,使得各种货币相互交织,提高交易成本,并不符合国际贸易逻辑。绕开美元作交易会由于经济性太差,阻力太大,难成气候。

黄秋彬:中长期来看,“美元被世界信任的标签”逐渐褪去是大势所趋,石油美元体系的瓦解也是必然产物。然而短期来看,这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全球的“去美元化”仍是处于一种思想萌芽的阶段,要真正实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多个因素的共振作用。

时代财经: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一旦石油美元体系瓦解,会对世界金融带来什么改变?

秦逸飞:二战后,国际间大宗贸易只有和美元结合将其纳入结算体系,才真正形成全球化市场。目前美元是唯一超主权货币,由于其交易的高效、便捷、流动性、稳定性、产品多样性,没有任何其他货币可以提供比它更低的交易成本。

很多国家也自欧元诞生日起就一直尝试以欧元取代美元。经过最初的快速发展,近几年包括欧元、日元、人民币整体交易量稳中小幅下降,美元反而是上升的。这也是近几年强势美元的底气和底层逻辑所在。

除非有其他类别的新能源横空出世取代石油,同时这种新能源天然摒弃美元又天然地绑定了另一种货币,否则现在的大宗贸易包括世界石油体系,没有任何理由抛弃美元而另结“新欢”

贸易的“去全球化”必然造成短期的金融市场的动荡和崩溃,长期“去美元化”可能将会使得国际金融体系不复存在。

黄秋彬:若石油美元体系瓦解,那石油定价权、贸易规则、世界货币组成等多个方面都将重新洗牌,金融市场也将面临短期的动荡与长期的再发展良机。

石油美元体系的瓦解对全球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发展将是根本性的、全面性的。但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对人民币成为全球最受信赖的世界货币将是一个重大机遇,对中国和平崛起也是一个巨大利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新高后小幅回调,剑指3000美元,身处黄金大牛市是什么体验?
中概股30年分红超3600亿美元,盈利在国内、分红在海外格局待扭转
第三波金融危机已在酝酿?余永定:还没有确切迹象
摸底不良贷,人民大学赵锡军:明年3月是不良资产处置高峰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