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圈人事大震荡:上半年超85起高管换防,BBA加速换血

李卓玲
2020-07-02 10:32:29
编者按 魔幻照进现实的2020已经过半,回顾上半年,汽车行业经历全球停工低潮、头号市值车企更替、汽车圈人事动荡、末位出局……危中有机,强者恒强,层级差距愈发明显。下半年大幕将启,谁能率先冲出疫情阴霾为新10年开局打下坚实基础?时代财经即日推出车市半年盘点系列报道,析以往,洞先机。

2020年上半年已落下帷幕,正逐渐走出疫情阴影的国内汽车行业,正迎来重重变革与洗牌。上半年以来,汽车圈高管人事变动进入“高发期”。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30日,今年已有85位汽车高管或离职,或跳槽,或岗位调整,既涵盖一汽、长安等国内汽车集团高层,亦涉及宝马、奥迪、通用等跨国、合资车企一把手。而仅在刚过去的6月,汽车圈就出现了25起人事巨震,18起为副总及以上级别,占比超7成。

Pexels.png图片来源:pexels.com

密集的高层人事换防背后,指向的原因各不相同。除了正常的人事更迭、新老更替,有不少亦指向深层改革、战略调整,以及企业经营压力、个人职业生涯等。而对于深处其中的“汽车人”而言,则是冷暖自知。

“我们一直在谈产业变革和调整,再加上近两年汽车行业销量低迷,车企生存压力增大,进行频繁的人事调整也就不奇怪了。”7月1日,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对时代财经表示,车企的状况不一样,人员流动情况也不一样。

在任万付看来,央企、国企方面,有的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比如做出业绩的奖励或者不达目标的贬戍,有的则是请来的外援;外资方面,本土营销人才不断涌现,而且熟悉中国市场,对于一些在中国业绩不佳的品牌来说,尝试使用本土人才也在情理中;造车新势力方面,很多新造车企无法获得新融资,企业难以为继,甚至破产倒闭,高管离职也是迫不得已。

上半年85起人事变动分布图.jpe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李卓玲制

奚国华离开汽车圈 朱华荣接棒张宝林

据时代财经梳理,今年上半年,涉及一汽、长安、东风三大汽车集团的人事调整逾10起,其中不乏多起掌门人更迭。而在此轮人事调整中,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兵装集团)及其下属的长安系成为主力。

其中,兵装集团换帅,徐平退下一线,许宪平再挑大梁;长安汽车方面,“技术派”朱华荣“上位”,接替张宝林担任董事长。而一汽集团方面,奚国华调离汽车圈,总经理一职暂空缺;东风汽车集团方面,冯长军接任党委常委、总会计师,此前担任该职的乔阳任集团副总经理。

央企.jpe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李卓玲制

7月1日,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对时代财经表示,从此轮人事调整来看,张宝林是升职,朱华荣开始全权掌舵长安,许宪平为平调,徐平则是从一线退下。值得一提的是,过去10年里,徐平在一汽、东风、兵装集团三大央企都曾任一把手,此番卸任在业界看来可谓功成身退。

与此同时,有意见认为,此轮调整,在一定程度上释放出汽车央企整合的信号,亦或是为组建汽车国家队铺路。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三大央企已掀起多轮高层变动潮。2015年,掌舵东风汽车集团的徐平调任一汽任董事长,竺延风则重回汽车圈出任东风董事长;2017年,“二徐”对调,徐平“南下”兵装,徐留平则“北上”,成为一汽集团掌舵人。

彼时,同为国资委旗下三大汽车集团的一把手频繁互换,再加上2018年6月奚国华“空降”一汽,填补了2年多来总经理的“空缺”后,亦引发了业界对于三家央企将合并成“国汽集团”的猜想。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国资委确定了下一步国企改革重点,鼓励大规模兼并重组后,南车北车等大型合并项目纷纷落地,而奚国华曾在南车、北车都工作过,主导并见证了南北车的合并。

值得关注的是,奚国华此番调离,亦引发业界对“国家队”组建走向的猜测。

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一次是央企之间的联动,之前三家企业就在不断寻求和推动多方面的合作,存在合并组成“国家队”的可能性。但亦有报道称,有接近三大央企的内部人士透露,合并或已无望。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人事如何调整,在全球汽车产业转型升级、技术大举变革之际,如何壮大中国汽车品牌,在新一轮竞争中赢得话语权,将成为这一代“汽车人”的责任和使命。

v2_28a6dfd1d2dd49b9847da7e143579552_img_png.png图片来源:pexels.com

BBA加速换血 管理团队本土化成趋势

对跨国、合资车企而言,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断升级,这从上半年的人事变动可见一斑。

据时代财经梳理统计,今年上半年,跨国、合资板块,共涉及36起变动,涵盖奥迪、宝马、现代、马自达、PSA集团、通用等,其中宝马、奥迪中国总裁生变,通用中国6年来首换帅、现代则迎来了第三位中国籍高管。

具体来看,豪华品牌方面,BBA加速换血,奥迪中国和宝马中国的总裁都发生变更。其中,安世豪12年后重返中国市场,成为奥迪中国新任掌门人。不过,再度回归后,安世豪肩上的担子不轻,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数据显示,2019年,奥迪品牌在华销量为68.89万辆。作为过去30年来一直霸占豪华车销量冠军宝座的豪华品牌,奥迪去年尽管仍有同比4.2%的增长,但增长速度明显不及奔驰、宝马,在豪华三强争夺赛中垫底。

而宝马方面,刘智因个人原因辞职,从今年7月4日起,邵宾接任宝马中国总裁之位。

“人事公告出来那天,(刘智)就已离开宝马。”7月1日,宝马集团方面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正常人事变动,接任的邵宾在宝马工作很长时间了,在市场销售和经销商管理方面经验丰富。

值得一提的事,去年12月中,奔驰也发生了人事大调整。彼时,北京奔驰宣布,吴辰接替柯安宸任客户服务部执行副总裁,并直接向奔驰销售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铭汇报。据悉,吴辰是奔驰首位担任客户服务部门负责人的中国本土管理人才,该项人事任命于今年3月生效。

“人才本土化是跨国公司一贯的战略,本土人员更了解当地情况。”贾新光对时代财经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现代汽车也频频在中国“招揽”本土化人才。去年9月,原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李峰出任现代中国副总裁,并成为东风悦达起亚首位中国籍CEO;今年3月,前天际汽车首席营销官向东平加盟北现,出任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这也是北现历史上首位代表韩方股东的中国人;随后,在6月的最后一天,现代中国宣布任命李宏鹏为商务副总裁。

业界认为,现代汽车高管的任命打破了企业内部一直由外籍高管担任正职的策略,显示了韩系车试图拯救在华不断下滑市场份额的决心。

“韩系车也认识到在华业务振兴一定要更多比例依托本地精英,这是走了一段弯路才悟出来的,而韩系车在美国一开始就是依靠美国汽车精英来经营的。”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时代财经说道。

新势力启动“淘汰模式” 高管扎堆回流

在上半年汽车圈人事震荡中,尤以造车新势力的变动最为剧烈。从2月底至今,已有超15名高管选择“逃离”新势力,其中涉及爱驰、拜腾、博郡、合众、零跑、天际、威马、蔚来、小鹏汽车等。

造车新势力.jpe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李卓玲制

今年上半年,在车市下行叠加疫情冲击下,造车新势力频陷“生死局”。号称“上帝座驾”的赛麟汽车厂房被封、员工维权;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的拜腾汽车,从本月起暂停中国区业务;博郡全员待岗,或放弃造车……

而造车新势力的溃败,或许从高管离职潮可见一斑。钟师对时代财经表示,资本对新造车势力的青睐变弱,职业经理人最能感知资本的变化,因此选择“避难”的传统高地。

值得关注的是,不少新造车企高管离开后,纷纷选择重回传统车企。具体来看,原合众汽车营销副总裁邓凌“跳槽”上汽大通;原博郡市场营销副总裁陈曦则加盟奇瑞,担任星途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原天际首席营销官向东平下一站选择了现代;而告别蔚来的朱江则选择加盟福特中国等。

任万付对时代财经表示,造车新势力起步阶段缺乏经验,从传统车企挖人弥补短板,“经过几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或走上正轨、或处于淘汰边缘、或已被淘汰,人才再度流动也属正常现象。”

附表:上半年汽车圈人事变动情况一览

1.jpg2.jpg

汽车圈半年盘点系列报道:

车市半年召回榜:奔驰召回11次,近80万辆车涉召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营收遭腰斩,商誉存隐患,科达股份如何脱困?
地产人事变动新常态:“老臣”上演离职潮
孙艺洲助阵 东南DX7星跃欲打翻身仗
《财富》500强上榜车企:丰田最会赚钱,东风员工数和利润“倒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