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名热度超过姐姐们?优酷综艺依然难出圈

李傲华
2020-06-30 15:54:13
今年女团选秀节目扎堆,作为唯一一档男团选秀,《少年之名》拥有明显的差异化优势,也被寄予了带领优酷破圈的厚望。

让芒果超媒(300413.SZ)市值暴涨200亿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称为“浪姐”或“姐姐们”)毫无疑问是2020年最火爆的综艺选秀,每次更新都能被送上热搜刷屏朋友圈。

就在“姐姐们”第一次公演舞台上线之际,优酷的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在延期N次后,也终于开播了。

今年女团选秀节目扎堆,作为唯一一档男团选秀,《少年之名》拥有明显的差异化优势,也被寄予了带领优酷破圈的厚望。

0080vQzmgy1gehywnwpcnj31hc0u04qp.jpg图片来源:少年之名官博

但开播后的《少年之名》并未激起太大“水花”,在微博和娱乐论坛里,热度最高的依然是“浪姐”的相关话题。6月26日节目更新后,仅伊能静一位姐姐就上了7个微博热搜,累计在榜时间超过45小时。

不过优酷似乎对《少年之名》目前的表现比较满意。6月29日,优酷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少年之名》的表现不错,优酷数据显示,节目开播仅34分钟弹幕量便破10万条,创下站内互动活跃度新高。

根据优酷提供的截图,在云合数据、骨朵、灯塔、猫眼等多平台网综热度排行榜上,《少年之名》甚至力压“浪姐”,位居榜首。

微信图片_20200630150826.jpg图片来源:优酷提供

《少年之名》真的火过了“浪姐”?

优酷破圈心切

尽管节目只播出了一期,最终能不能火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优酷这次是真的非常想红。早在开播前,节目组官博就为这档综艺起了一个别称“灼”,意为“火了的勺”(“勺”是网友为《少年之名》起的别称),节目里的宠物狗也命名为“李旺勺”。

不过到底是“灼”还是“勺”?就第一期的播出数据来看,不同的榜单呈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根据优酷提供的几家网络平台的数据,《少年之名》的表现堪称亮眼,甚至压过了“姐姐们”的风头。

但时代财经在详细查询对比各平台数据后发现,以6月28日为例,《少年之名》在猫眼的热度榜单上仍排名第一,但云合数据显示其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仅有11.89%,低于“浪姐”和《创造营2020》。

微信图片_20200630151022_meitu_1.jpg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云合数据

在粉圈最看重的榜单“V榜”Vlinkage上,《少年之名》的排名不仅打不过“浪姐”,而且还被《创造营2020》和《妻子的浪漫旅行》甩在身后。

微信图片_20200630151022_meitu_1.jpg图片来源:Vlinkage官博

另外,在豆瓣上标注“想看”《少年之名》的人数也仅有2403人。

微信截图_20200630151450.png图片来源:豆瓣

而在云合数据的全舆情榜单上,无论是传播度还是话题度,《少年之名》都远不及同期的选秀综艺,倒是反馈活跃度高居榜首。如此看来,比起破圈,这更像是又一次的“圈内自嗨”。

微信图片_20200630151022_meitu_1.jpg图片来源:云合数据

“回锅肉”不香了?

《少年之名》中有大量曾参加过其他选秀的“回锅”选手,这些选手在粉圈内有一定的人气基础,但在粉圈以外却缺乏知名度,这或许是节目难以破圈的重要原因。

“回锅肉”也是优酷为《少年之名》选择的第一个话题点。

节目播出以后,“易烊千玺 我挺讨厌回锅肉这个词”“少年之名选手回应被称为回锅肉”迅速登上了各平台的热搜榜。

对于《少年之名》而言,这个话题点还算贴切,这档节目堪称选秀史上“回锅肉”含量最高的选秀节目,根据统计,84位练习生中有30位都参加过《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等选秀。

其中,阳兵卓、苏勋伦甚至已经在去年优酷的选秀节目《以团之名》中成功出道。李希侃也曾在《偶像练习生》中进入决赛圈,最后拿到第13名的好成绩。胡文煊、林陌、段旭宇则在参加了《青春有你》后组成“沙漠五子”出道。

但他们都选择了“回锅翻炒”。

不仅选手大多似曾相识,《少年之名》中的导师都是选秀节目的老面孔。张艺兴、程潇、胡彦斌曾担任过《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的导师。甚至有网友调侃,张艺兴面对选手时可能会搞不清自己是在录制“偶练”还是“青你”。

不过偶像选秀中,“回锅肉”也算不上新鲜事。此前国内“101系”选秀中的C位选手蔡徐坤、孟美岐、周震南、李汶翰、刘雨昕,某种程度上都算是“回锅肉”。

业内分析认为,相对“素人”,有过一定演艺经验的选手舞台成熟度更高,可挖掘的空间也更大。但对于《少年之名》宣传的“回锅肉”,观众似乎并不买账。

选手阳兵卓在被要求展示个人才艺时,直接选择了上一季节目《以团之名》的主题曲,但反响平淡,苏勋伦和胡文煊在节目里更是被导师直接点名批评不够认真。

一名资深“秀粉”对时代财经表示,优酷一直在强调“回锅肉”的概念,但是“回锅”选手在节目里的实力让人难以信服,作为观众实在无法产生共情。

节目设置频遭吐槽

回锅肉的概念不算成功,而节目本身的设置流程也被频频吐槽。

首先是赛制。《少年之名》一改“101”的常规赛制,在初舞台之前就安排选手集训2个月。第一期就直接淘汰将近一半的选手。

对于新赛制,观众评价褒贬不一。有观众认为新赛制更刺激了,也有已经习惯了“101”赛制的观众表示新赛制“没有灵魂”。

在传统的“101系”节目中,初舞台展示是一个重要环节。通过在表演中穿插其他选手的反应可以活跃气氛,也在不知不觉中为选手树立起人设。例如《青春有你2》的虞书欣就是凭借在观看初舞台时夸张的“哇哦”引起关注。但在淘汰氛围下,少了选手间轻松有趣的自嘲和互评,《少年之名》的初舞台显得愁云惨淡。

此外,《少年之名》在每组选手表演前,都播出一段长达几分钟的VCR展示选手私下生活的状态,这在选秀综艺里也是前所未有的。

《少年之名》的总制片人都艳在6月2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节目希望以尊重个性和多元化的视角,记录算手为梦想、为成长拼尽全力的过程,呈现少年百态。花大量篇幅播放VCR是为了更丰富立体的展示选手们的个性,让他们的形象更鲜活。

0080vQzmly1gfzvdaown9j31hc0u0e81.jpg图片来源:少年之名官博

但上述的资深“秀粉”却认为,这样的剪辑显得非常混乱。“强行放送每个选手的生活日常还不如多多播练习室画面,突出他们选歌、舞台设计、互相协调等有意义的过程,只播些自以为有梗的废话无法展现所谓的少年百态。”

慢半拍中掉队的优酷

尽管优酷出圈心切,但上一个口碑热度双收的综艺还是2018年的《这!就是街舞》,《火星情报局》在最近两季表现惨淡,豆瓣评分从7.5分直降到4分。

爱奇艺方面则打造了爆款“偶练”“青你”,腾讯有“创造营”,长视频领域“御三家”中只有优酷显得有些冷落。如今“浪姐”加持,芒果TV对优酷行业老三地位也带来了威胁。

事实上,视频网站用户对平台几乎没有忠诚度,观众跟着内容走,想要留下用户,就要持续稳定地产出优质内容。这对于平台来说,是对内容制作能力的巨大考验。

作家、编剧、流行文化学者莫争6月29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优酷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新鲜的创意。“无论是选题还是制作乃至宣发,优酷还处于跟风状态,没有独到之处,而观众都是喜新厌旧的,优酷是时候该换个口味了,为什么还要做少年呢,做个‘大叔集结号’或者‘剩斗女团战’不香吗?”

在偶像选秀上,优酷有些后知后觉。

一位《偶像练习生》的忠实观众对时代财经表示,“‘偶练’是我第一次接触偶像选秀,当时我觉得练习生们努力训练特别单纯热血。但是随着选秀节目越来越多,这种感觉就慢慢消失了。”

当爱奇艺在《偶像练习生》里轰轰烈烈地标榜“少年追梦”时,优酷完完全全地错过了“偶像元年”。

2019年,优酷才慢慢悠悠地加入偶像选秀的战场,但是去年“腾爱优”不约而同地选择男团选秀,结果三档节目一起“沉底”,没有在偶像市场激起水花。

到了2020年,爱奇艺迅速改变思路,在《青春有你2》打出了“X女团”的概念,提出要打破女团的传统刻板印象。芒果TV的“姐姐们”更是聚焦30岁女性的职场发展。而优酷还在跟所谓“少年感”死嗑。

但莫争也指出,优酷的保守可能是有历史原因的。“土豆和优酷合并以后,双方团队需要磨合期,但是娱乐潮流瞬息万变,你错过了一阵子,就会有蝴蝶效应,导致整体都慢了下来。”

综艺不是唯一出路

以优酷为核心的阿里大文娱至今仍是阿里旗下最能亏钱的业务板块。根据阿里巴巴2019年财报,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在内的大文娱板块亏损了158亿元。

前不久,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上表示:“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

阿里大文娱公关部负责人则在朋友圈里回击道,“美团不开茶馆真是可惜了一把手单口相声的表演癖好”。

对于阿里来说,大文娱是不能放弃的业务。莫争认为,这是一个娱乐时代,即便淘宝直播卖货,其实也是娱乐的升级和扩大,而作为阿里大文娱的核心,优酷的掉队可能会直接影响到阿里大文娱的布局。

不过和综艺的惨淡不同,优酷近年在电视剧方面的表现却相当不错。

除了《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等高分网剧以外,优酷还相继拿下了和TVB、BBC Studios的合作。目前优酷拥有最全港剧片库,还拥有《神探夏洛克》《神秘博士》等热门英剧的全系列版权。

另外,优酷对还大量老片进行高清修复,靠着怀旧吸引了一批新用户。其中包括国民神剧《乡村爱情》系列,还有《雍正王朝》《西游记》《三国演义》等经典老剧。根据优酷此前的统计,由于老剧的画质太差,70%的观众选择在1分钟内弃剧。但在优酷高清经典专区上线,上亿用户人均每天观看时长1小时。

虽然优酷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具体的用户数量,但根据最近的财报,优酷的日均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59%,创下新高。“其实综艺不行没关系,但优酷总要找到其他擅长的业务,才能和爱奇艺、腾讯抗衡。”莫争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畅游内蒙古 你我相“穗”:飞驰的骏马来了
落难、逃离、拥抱:网约车司机的日与夜
引入腾讯“与巨人同行”,东华软件的转型样本
P2P网贷债权商城花样百出,借化债之名割韭菜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