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频出 权益基金开启“黑铁时代”

宁鹏
2020-06-23 03:42:12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22日,年内新发基金份额高达8789.5亿份,平均发行份额15.78亿份,其中诞生10只百亿基金,35只基金的首募规模在50亿元以上。

近日来,基金发行市场再度爆款频出。

6月18日,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混合、华泰柏瑞景气优选混合和招商创新成长混合3只大额募集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宣布成立,首发规模分别为79.11亿元、58.66亿元、40.86亿元。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22日,年内新发基金份额高达8789.5亿份,平均发行份额15.78亿份,其中诞生10只百亿基金,35只基金的首募规模在50亿元以上。

爆款基金频出的同时,“赎旧买新”现象再次成为行业热点。

日前,有基金公司人士抱怨,某些银行在内部设置止盈线,引导客户赎回赚钱的老基金,将资金用于认购新基金。

实际上,这是基金行业所谓“幸福的烦恼”。某国有大行个金部人士6月19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行情不好的时候,公募基金乏人问津,理财经理为了完成销售指标而烦恼。

又一个权益发行高峰

在“爆款基金”名词出现之前,公募基金有过两次权益基金发行高峰,分别出现在两个大牛市。

其中,2007年1―9月合计成立了31只权益基金,募集规模合计2806.8亿元,平均单只募集90.54亿元;2015年上半年成立了394只新基金,合计募集规模超过1万亿元,平均募集规模25.89亿元。

6月22日,某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尽管今年基金募集火爆,但伴随着市场日趋成熟,基金公司靠发大基金“一夜暴富”已越来越难。

“年内新基金平均首募规模15.78亿份,但与前两次高峰期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从这个角度说,2007年和2015年分别是公募基金的‘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而现在,则最多算是‘黑铁时代’。”该人士说。

上述人士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7年新基金市场是真正的抢购,而目前很多爆款基金有较多人为痕迹。

追溯爆款基金概念的流行,其实始于兴全合宜的一日售罄。

2018年,明星基金经理谢治宇拟任基金经理的兴全合宜发售,首募327亿元。业界当时有“兴全忙活一天,我们努力十年”的说法。此后,兴全基金(现兴证全球基金)与东方红资管、睿远基金一起,成为了“爆款专业户”。

曾有基金渠道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复盘兴全合宜的首募。在他看来,该爆款是很多主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于想在代销方面有所建树的银行而言,提高自己对基金公司的议价能力方面,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打造爆款。而兴证全球多年来在行业内的口碑,以及拟任基金经理既往出色的业绩,也催化了兴全合宜的首募火爆。

据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兴全合宜首募规模超出预期,在结束募集前还曾内部按下刹车键。

不过,兴全合宜的出现,无疑让业界看到了爆款基金带来的诸多好处。该基金设置两年封闭期,打开时基金规模达到372亿元,基金公司和银行均获得了不错的管理费、佣金等收入。

银行渠道强势的结果

随着爆款基金而来的还有争议。

对基金公司而言,最担心的是渠道鼓励客户“赎旧买新”。坊间一直流传着基金公司为银行“打工”的说法,主要就是缘于基金行业总是重首募,轻持续营销。

6月22日,某沪上基金公司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与银行的强势地位有关,首发基金最符合银行利益。受此影响,基金公司不得已不断发新基,背后逻辑是你不发新基金,市场份额就会被侵蚀,结果变成基金数量越来越多,很多基金公司的权益基金规模却不断缩水。

事实上,监管层也曾为此推出了相关制度安排。如2013年8月,《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实施,试图通过惩罚性赎回费消除基金销售过程中“赎旧买新”的顽疾。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对此持有不同意见。

上述国有大行个金部人士就指出,新基金成立以后规模缩水很正常,跟投资者心理也有关系。有的基金亏损严重能拿个十年八年,潜意识里是盼着有朝一日回本,但碰到牛市赚了点钱反而会心慌,想着赎回。

“有人说营销人员鼓励投资者‘赎旧买新’不对,但什么时候是赎回基金的最佳时机却没有定论。这种做法影响了基金公司的利益是肯定的,却未必影响投资者利益。极端点说,基金业绩差,投资者亏损,银行丢了客户,基金公司也不会赔偿。”上述资深基金研究人士直言。

该人士认为,归根结底为客户不在基金公司手上,市场经济下,各个环节都会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

某银行系基金公司前高管亦透露,基金代销本质是商业行为,银行也是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追求利益最大化。

爆款的争议B面

对于“赎旧买新”的抱怨,其实不仅来自基金公司渠道人士,也有基金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过,称为了应对赎回,已严重影响到基金运作。尤其是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额赎回,基金经理难免操作“变形”,为保证流动性而被迫忍痛抛售。

“对开放式基金而言,流动性管理本来就是基金经理的重要职责之一。为何封闭式基金会消失,开放式基金成为全球共同基金市场的主流,就是因为流动性对投资者非常重要。”6月22日,上述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从基金公司的角度来说,不管怎么运作似乎都是银行得利。但现实中,很多赎回是投资者自己做的决策,未必来自客户经理引导。”6月22日,某基金公司中层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如今的爆款,实际上也有门槛。真正的爆款专业户,都是那些品牌较受认可的基金经理和基金公司,这在行业内也是稀缺资源。”该人士说。

上述国有大行个金部人士也指出,“我们这边的客户经理推荐客户买基金的积极性不高,主要是很多客户对基金如何运作并不了解,买了之后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银行对于中间业务的考核近几年来呈逐渐加大趋势,但在银行的收入占比中仍然不高,而基金代销也不是中间业务的全部。

安永此前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2019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显示,51家上市银行2019年共实现营业收入52652.37亿元,其中,中间业务收入为9347.5亿元。

上述基金公司中层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投资短期化行为不仅仅是银行渠道的“锅”,利益机制也决定了代销机构的行为。譬如,某些第三方销售平台通过基金投顾等名义包装基金组合,将基金当成股票来炒,相比银行渠道,这对于基金产品的管理影响更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