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不确定?鲍威尔话里有话

陶短房
2020-06-23 02:40:09
5月零售数据较前一个月猛增17.7%,创下自1992年开始统计这项数据以来的新高,较彭博社预测的增长前值(8%)大增一倍有余,结束了自2月以来连续3个月的负增长。

当地时间6月16日,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参院银行委员会表示,美国经济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对此外界议论纷纷。

实际上,鲍威尔此次在参院银行委员会的讲话是“一整套”,“高度不确定性”仅是这“一整套”话语的组成部分。

鲍威尔首先肯定了美国经济“可能已经触底”,这是针对当天稍早美国商务部所公布的、较为乐观的5月零售数据。

5月零售数据较前一个月猛增17.7%,创下自1992年开始统计这项数据以来的新高,较彭博社预测的增长前值(8%)大增一倍有余,结束了自2月以来连续3个月的负增长。这表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不顾疫情形势,极力提速“重启”,对美国经济尤其是零售商业的复苏,产生立竿见影的作用。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在“重启”方面走在前头。在防疫和经济复苏两大难题上力求平衡,美国的前鉴、鲍威尔的评估,都具有参考价值。但如许多分析家指出的,在“凡事偏重数据”的美国,关键数据尤其短期数据,在选举年往往会出现有利于执政党一方的“偏差”。

从中长线数据看,美国商务部给出的数值并不乐观:一季度GDP年化负增长5%。

鲍威尔在参院银行委员会的证词只是重复了美联储此前的观点,即经济和就业的复苏是漫长而复杂的过程;“高度不确定性”的“不确定”在于二次疫情是否出现,政府将如何应对,以及疫苗和特效药的开发情况。

照鲍威尔的看法,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疫苗和特效药迟迟不得要领,包括美国在内,世界各国难以断言防疫“战争”取得根本性胜利,各种疫情应对措施不得不长期存在、不断反复,势必会对经济复苏产生直接和巨大的制约作用。

事实也如此。6月22日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当晚,美国累计确诊数已逾227万,累计死亡数则突破11.99万。特朗普倘若为选情和政绩一根筋推动“重启”提速,意味着有所控制的疫情可能再度一发不可收拾;反之,初绽曙光的经济复苏也将大打折扣,甚至戛然而止。

鲍威尔此番表态,可以说“话里有话”。他力图让自己、美联储恢复“独立性”人设,与特朗普及其政府的“经济复苏基调”拉开安全距离。因此,他直截了当反驳特朗普的“V字反转说”,点破复苏和疫情间无法回避的联动、因果关系。同时,他继续附和特朗普的“见底说”,并重申“支持政府提振经济的一切金融财政手段”。如此一来,若特朗普的措施行之有效且副作用有限,他和美联储同样功不可没;反之,倘副作用巨大而效果不彰,他可理直气壮地强调“在不停提出忠告”。

鲍威尔对美国经济的总体判断是一脉相承的,即认为“总体情况良好,应保持财政金融政策的连贯性”。他的“话里有话”,实际上是其和美联储试图从特朗普手中重夺“美国经济状态评判权”和“美国金融政策话语权”:疫情考验下的美国需要相对中长线的,超脱于现政府选情之外的经济、财政评判和金融政策决断机制——这个机制原本正是属于美联储的,只是被“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所干扰,如今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