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欠债4.7亿,博郡放弃造车,夏利的告别演出如何收场?

李卓玲
2020-06-22 19:39:56
如无意外,夏利不久将告别资本市场。不过,在与博郡、拜腾的资金纠葛中,夏利的前路或仍波折不断。

6月22日,*ST夏利(000927.SZ)复牌涨停,股价报3.95元/股。

股市这一强劲表现得益于一汽夏利经调整后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及相关议案披露。

相比去年12月,此次与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铁物股份”)的重组事项,在经过调整后,最大的不同或在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标的及资产范围,由此前的中铁物晟科技98.11%股权,变为中铁物晟科技100%股权、天津公司100%股权、物总贸易100%股权。

经此调整,铁物股份主要盈利的经营资产将悉数“装入”上市公司,而此前盛传的借壳上市方或将由中铁物晟变为铁物股份。

“目前重组事项主要由一汽夏利在主导,相关程序还在推进中,目前还是以公告为准。”22日,铁物股份内部人士对时代财经回应称。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jpg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无意外,夏利告别A股进入倒计时。不过,其与博郡的重组在资金纠葛中正面临破裂,而拜腾汽车4.7亿元欠款目前似乎亦难以“落袋为安”。

“如若与博郡混改不成功,夏利又回到一汽手中,下一步如何处理又是难题。”6月22日,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与此同时,国泰君安首席汽车分析师张欣对时代财经表示,与博郡的合作一开始就是“病急乱投医”,如今双方的“如意算盘”或将落空。

时代财经多次就重组事项,以及与博郡、拜腾的资金问题采访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其均称“在开会”。

重组生变

此次交易方案调整,主要涉及13项内容,涵盖整体方案、拟出售资产范围、拟出售资产对 价支付主体、拟出售资产承接主体、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标的及资产范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对方、募集配套资金发行对象等。

其中,在整体方案方面,仍维持由上市公司股份无偿划转、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四部分组成,但提及重大资产出售中,鑫安保险17.5%股权转让尚未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不过,这不影响整体方案中其他组成部分实施。

与此同时,拟出售资产对价支付主体由一汽股份变更为一汽股份指定资产承接方;拟出售资产承接主体调整为一汽股份关联方一汽资产。

此次交易方案调整构成重大调整,主要在于涉及新增交易对方。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标的及资产范围一项中,中铁物晟科技98.11%股权调整为中铁物晟科技100%股权、天津公司100%股权、物总贸易100%股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交易对方则调整为8家,在原来的铁物股份、芜湖长茂等基础上增加了中国铁物。

一汽夏利公告.png图片来源:一汽夏利公告

对此,有意见认为,此举或意味着将借壳一汽夏利上市的对象将由此前盛传的中铁物晟变为铁物股份。

据了解,截至目前,铁物股份直接持有中铁物晟科技33.41%股权、物总贸易100%股权、天津公司100%股权,为后三者的控股股东。时代财经查阅公告获悉,上述有望被注入上市公司的三家公司2018年至今的财务数据可圈可点,2019年净利均实现盈利。

对此,时代财经采访了铁物股份方面,但未得到回应。“未来若重组成功,可以进一步沟通。”铁物股份方面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如今的夏利正在跟时间赛跑。”张欣对时代财经称,一汽夏利目前正处于业绩退市边缘,重组完成前先要保住上市公司的“壳”。今年4月10日,受经营业绩影响,一汽夏利已“披星戴帽”变更为*ST夏利。

资金纠葛 所托非人?

“购买方买了一个(上市公司)壳,夏利汽车今后发展还是非常困难。”贾新光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其与博郡的混改面临变数,若混改不成功,夏利又回到一汽手中,下一步如何处理又是难题。

前几日,博郡汽车CEO黄希鸣发布公开信坦诚,该公司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为此,博郡员工正全员待岗。而夏利与博郡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更面临“娘不疼爹不要”的局面,据媒体报道称,由于博郡未履行对合资公司的现金出资义务,从一汽夏利过去的超800名员工已“断粮”4个多月,甚至出现社保断缴。

而按照协议,博郡需要在合资公司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注入10亿元,6个月内取得整车生产资质后,再注入10.34亿元。不过,博郡目前仅向合资公司注资了1410万元。

一汽夏利此前在回复深交所2019年报问询函时称,其已向南京博郡发送了2次公函、3次律师函,并约谈了负责人。若博郡未能按照股东协议履行出资义务,夏利有权要求赔偿甚至终止协议等。

博郡iV6.jpg图片来源:博郡官网

张欣对时代财经表示,两者的合作双方各有算盘,一汽集团欲“甩包袱”,为整体上市打算,或导致一汽夏利“病急乱投医”,而博郡则急需生产资质,一个欲卖、一个要买,遂“弱弱联合”。

而由于如今博郡陷经营困境,20亿元增资或成“空头支票”,亦引发诸多波折。此前,由于怀疑在推进有关夏利与博郡合资的混改过程中涉及国资流失问题,百余名夏利员工还向有关部门提出举报。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场一开始就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婚姻,似乎隐隐已走到了末路。而夏利或终究是错付了。

而“错付”的另一对象或还有同为造车新势力的拜腾。2018年9月,一汽夏利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同时,南京知行需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等,上述款项分期在2019年9月30日前全部偿还完毕。交易完成后,拜腾将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不过,目前南京知行仅代一汽华利支付了3.3亿元债务,仍有4.7亿元债务未按期偿还。

而在拖欠了8个多月后,拜腾明确了还款时间。按照本月2日的公告,拜腾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前付清剩余欠款4.7亿元,其中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 亿元。“如南京知行逾期偿还,仍应当按照相关约定承担违约责任。”一汽夏利在公告中称。

6月22日,时代财经就拜腾本月底需到位的2.35亿欠款,博郡20亿注资、836名员工权益保障,以及后续会否撤销与博郡汽车的重组协议等问题采访一汽夏利方面,但未取得回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天安财险踩雷新时代信托 西水股份再告急
豆制品第一股七年波折上市 祖名股份能否出圈江浙沪?
营收遭腰斩,商誉存隐患,科达股份如何脱困?
上海莱士股权质押危机不断,医药行业股份质押市值超7000亿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