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移动一季度营收腰斩,押注AI任重道远

史成超
2020-06-11 17:50:46
“要依托AI业务实现商业变现,还任重道远。”

猎豹.jpg来源:视觉中国

北京时间6月10日晚间消息,猎豹移动公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其交出的成绩仍然难言乐观。其中,总营收5.281亿元,同比下滑51.4%;净亏损为1.04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710万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9770万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380万元。

从具体业务板块看,受疫情和谷歌下架风波影响,Q1工具业务收入为2.11亿元,环比下降29.4%;移动游戏业务总收入环比基本持平,为2.85亿元;猎豹移动AI业务收入逆势上涨至3176万元,环比增长12%。

在随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猎豹移动还大幅调低了第二季度的收入指引,给出的区间在3.4亿至3.9亿之间,相较一季度5.3亿元的收入下滑至多35%。

出售海外业务聚焦国内,押注机器人赛道,猎豹移动转型自救仍在进行时。但资本市场未对进展表现出信心,截止发稿,猎豹移动股价跌4.78%,收于3.19美元。

业务收缩,存粮过冬

财报发布后,猎豹移动CEO傅盛出席分析师电话会议,他直言,受疫情和海外两大合作伙伴终止合作的双重影响,一季度猎豹的移动互联网业务面临相当大的压力。虽然一直在与谷歌和Facebook沟通,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与这两家公司的合作,导致海外商业化和用户获取承受巨大压力。

近年来,Facebook和谷歌对猎豹的态度相继转变,对于猎豹的海外业务造成了致命打击。

2018年11月,海外广告监测平台Kochava通报,7款由猎豹移动提供的安卓应用存在广告欺诈,导致猎豹与包括和Facebook合作在内的部分海外业务被中断,产品MAU和收入大幅下滑;2020年2月,谷歌以违反“平台广告政策”为由下架了谷歌商城中近600款安卓应用,涉及猎豹移动旗下的45款App,包括“清理大师”、“安全大师”、“LiveMe”等。

猎豹移动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其与谷歌团队协同,积极进行自查,梳理了所有工具产品广告位,之后一直向谷歌中国询问审查结果,始终没有得到美国Policy团队的明确信息。此外,猎豹移动在声明中质疑谷歌并未提前告知合规标准,“新的判别标准使我们在此前和谷歌中国的所有积极沟通和结论,都被认为不符合谷歌总部所认定的标准与意见。”

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19年收入中有21.9%来源于谷歌,即便重新上线,更改的广告策略也可能对应用产品利润造成影响。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指出,由于工具类应用主要收入为广告分发,其中又以游戏及推广类广告为主,最容易与应用商店规则相左。随着平台政策趋严,工具类移动应用业务在海外市场会持续受到挤压。

另外,工具类应用产品对于谷歌、Facebook等渠道存在过于依赖的情况,通过转型或者增加其他收入降低风险,是整个行业的大势所趋。

海外业务受困之下,猎豹移动选择了收缩开支、出售股份,甚至低调裁员的方式来过“紧日子”。

财报显示,猎豹移动一季度营收成本为 1.477亿元,同比下滑59.7%。整体运营开支为 5.284亿元,同比下滑28.2%。研发开支、销售及营销开支、总务及行政开支则分别下滑27.6%、30.7%、16.3%。毛利率则为72.0%,相比上年同期的66.2%,有所提升。

今年5月份,曾有猎豹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公司已经完成两轮裁员,“听说有一整片办公区域,要退还给物业”。据其了解,除机器人部门以外,包括手表、翻译棒、广告、海外工具、游戏等To C业务线均有人员优化,保守估计裁员比例在30%左右。

节流的另一面是“开源”。

5月20日,猎豹移动宣布,出售所持字节跳动公司(Bytedance)所有剩余股份。这项交易预计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带来约6600万美元的投资处置收益,并带来约1.3亿美元的现金流。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猎豹移动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投资23.44亿元(3.31亿美元)以及长期投资25.56亿元(3.61亿美元)。这为猎豹移动继续在AI业务和智能服务机器人落地奠定基础。

业绩分析会上,猎豹移动管理层介绍,由于疫情和为改善用户体验推出的付费订阅服务影响,国内移动互联网工具收入一度出现短暂下滑,但目前已经趋于稳定,付费用户和收入创下新高;另一方面,游戏业务将更加聚焦,谨慎考虑新题材的开发。

AI商业化仍待破解

一季度,虽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猎豹移动AI业务收入仍逆势上涨至3176万元,环比增长12%,成为最亮眼的业务板块。

公司资料显示,疫情期间,猎豹移动旗下猎户星空机器人实现了在两大实体场景的突破。

在医疗场景,猎户星空智能服务机器人实现了远程诊疗、医疗物品递送等功能。在新零售场景,猎豹移动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在全国33个城市,823家商场部署了近6300台智能服务机器人。

傅盛表示,“随着更多的消费者在商场使用我们的机器人,也吸引了更多的商家加入我们的平台。为此,我们搭建了一个在线系统,使得商家可以实时填写、更新他们的商业数据。最近,我们尝试给一些商家流量倾斜,尝试流量变现。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我们会把商场机器人的商业变现作为工作重点。”

一名猎豹相关业务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商场部署的智能服务机器人多以出租或免费进驻的方式进行。从服务机器人成本看,一款机器人的模具开发费用在100-200万元,量产后一台制造成本仅几十块钱。前期业务成本在于模具,后期则主要花费在运营、技术团队的人力成本。

在上述人士看来,猎豹依靠服务机器人变现还存在很大问题,背后原因是AI 2B业务极度依靠个人或组织资源。

猎豹AI业务落地的阻碍还来自组织架构的制掣。据悉,公司内部在AI定制服务上,目前没有一个清晰的组织规划流程,以至于出现前端销售谈好的业务合作,后端技术人员反映无法实现的情况。

从财报数据看,猎豹AI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巨额亏损。2019年猎豹AI业务收入1.43亿元 ,同比增长72%,运营亏损录得3.60亿元 ,全年亏损率为251.3%。2020年Q1,AI录得亏损1.49亿元,亏损率达到468.9%。

但猎豹押注AI决心未减。

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随着AI业务的一步步推进,由猎豹投资成立的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未来极有可能成为猎豹移动的主要经营主体。

2016年,为顺应公司All in AI战略,猎豹移动投资成立了猎户星空。公司资料显示,猎户星空为“真有用”机器人而生,是一家拥有服务机器人行业全链条AI技术、以互联网基因做机器人的“新物种”公司,目前已有自主研发的机器人平台 OrionStar OS和一系列自研产品,包括智能服务机器人“豹小秘”、小豹AI家教机器人、智能新零售机器人“豹小贩”、机械臂咖啡亭“豹咖啡”等。

2019年初,为推动AI技术的C端落地,猎户星空与喜马拉雅联合成立了合资公司小雅星空,其中,猎户星空占股35%。通过合资公司,猎户星空以授权的形式,助推喜马拉雅在音频内容分享方面的升级。小雅星空推出的全新内容型语音OS——小雅OS,也内置在喜马拉雅小雅音箱中。

“智能音响产品大火,合资公司的成立是为了实现AI技术和内容业务的互补。”一名接近猎豹的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指出,“同时也反映了猎豹AI产品线以互联网产品人才居多,缺乏垂直领域的业务人才。要依托AI业务实现商业变现,还任重道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腾讯音乐二季度净利微增,与网易云同日官宣新合作,在线音乐硝烟再起
搜狐二季度扭亏为盈,畅游扮演“现金牛”,短视频或成增长极
搜狗“易帜”前的双面成绩单:营收增长停滞,但亏损在收窄
百度景鲲出席2020 CCF-GAIR:AI助手“破圈”,智能生活新机遇
扫码分享